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尸体那个也是那么拽下去的么?”

  “我们在尸体的面片上找到了一个手铐,虽然也被压扁了,但手铐鉴定后,整个轮廓全都是金属做成的,因此那个倒霉的魔术小姐,应该是想逃跑的时候被真手铐拴住了,所以。。。”

  “你们准备起诉那个变魔术的么?”

  “那个变态还被关押着。。。但起诉看起来很难。。。”

  刘廷眼角一跳,声调立即愤怒起来:“为什么!?。。。”

  陈平摇了摇头,说道:“根据现在得到的证据,应该只能确定换手铐的人是谋杀,但陈平在手铐上找不到指纹,其他的只是正常魔术表演,包括突然提前把水压机降下来,都是预订好的表演环节,陈平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起诉。。。”

  “那只猫呢?”

  “林延恩说只是个意外,我们没有相应法律可以告他,就算能告,要证明他设计和主观意愿也很困难,所以只能找动物保护协会,让他们下次看紧点。”

  “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希望我继续调查么?”

  “没什么。。。抽烟时闲聊天,你不要多想。。。不过你这个人,不是一贯都爱惹麻烦么?”

  “你想利用我?”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林延恩来自大陆,很多事情我们都不方便做,有时候要变通一下。。。听说你是魔术协会新请的资格审查员?”

  刘廷听到这里,猛地把烟头扔到了地上,狠狠踩了两脚,说道:“关你屁事!”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陈平看着刘廷的背影,脸上表情阴晴不定,最后冷笑了一声。



  半个小时后,刘廷来到了昨天表演的造船厂。

  现场水压机附近仍然被警方封锁着,

  水压机后面200米,有一个二层办公楼,临时给魔术团办公。

  造船厂已经接近废弃,

  按照原计划水压机表演后,这块地将进行拍卖,

  临山近水,据报纸说十分适合开发成私人豪宅,地价预估大约在18亿港币左右,

  出了这次杀人事件后,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



  刘廷推开办公楼的房门,

  门上墙角一个巨大的蜘蛛网,

  叉烧包大小的一只蜘蛛趟在网中央,

  身体巨大,黑色的胖身子,身子上的绒毛,

  两只眼睛,似乎在看着刘廷。

  突然一个飞石从走廊前面飞了过来,嗒的一声,

  蜘蛛网打了个破洞,

  蜘蛛消失不见。

  同时走廊里传来有些嘶哑尖厉的男人的笑声,

  似乎在为刚才的恶作剧嘲笑刘廷。

  刘廷立即转头向笑声方向看去,

  一个只有一米三左右,很胖的小矮子站在走廊的尽头,

  一只手萎缩不见,只有半只剩下的胳膊裸露出袖子,还能来回摆动。

  真他妈恶心。

  另一只手拿这个金属弹弓,然后突然用牙咬住弹弓的弓弦,向后扯去,

  一松口,立即又一个子弹发射出来,

  刘廷连忙侧身,

  子弹从自己刚才脑袋的位置飞了过去。

  刘廷心里一阵恼火,

  立即向前追了过去,

  那个人一看不好,转身向里面跑去,同时把门咚的一声大力关上,

  同时继续肆无忌惮的大声嘲笑刘廷。

  刘廷冲过去,一扭门板手,

  锁住了,

  刘廷向后一退身子,

  猛力揣向那到大门,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猛地弹开了,

  屋内有些烟雾弥漫,

  很黑,

  一点声音都无。

  里面左边堆放着一排骷髅骨架,人体高度,

  每一个都朝向刘廷方向,看着刘廷,

  右边则摆放着一个塑化的人母怀孕模型,

  孕妇整个肚子背剖开,

  里面的婴儿大约八九个月大,

  大脑也被剖开一半,

  孕妇表情安详,眼睛半睁半闭,看着,双手抚摸着肚子旁边。

  “你来抓我啊?!”

  刘廷正在看着这些东西时,

  突然屋内那个人声音再次传来,

  刘廷立即又向屋内冲去,

  不小心碰到最外侧的那个骷髅骨架,

  骨架失去平衡,猛地摔倒在地上,

  骨头碎裂,

  边角犬牙交错,异常锋利,

  这是真正人骨的特征。



  刘廷又追到前面房间,

  刚想踹门,

  突然屋内传来尖厉的婴儿哭声,

  刘廷吃了一惊,

  条件反射似的下意识去掏腋下的枪,

  掏了个空,

  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已经不是警察了。

  刘廷反身猛地向那扇门撞去,

  却不料门没有锁上,

  自己冲得太猛,

  一下子摔倒在屋子地上,

  那个小个子怪人立即拍手哈哈大笑,

  刘廷心里恼火极了,

  立即翻身一把把那个小个子抓住,

  反手一扭他唯一的胳膊,

  向后抓住他两根手指,

  一用力,

  那个小个子立即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连连求饶说道:“长官,长官,放开我,我和你开玩笑呢。。。我和你开玩笑呢。。。”

  “小孩哭声是那传来的?快说!”

  “哎呀呀呀。。。在那。。。在那。。。”

  小个子怪人指向后面的角落,

  刘廷透过阴暗的灯光努力向那边看去,

  看到了一个木制的简陋婴儿车,

  婴儿车上面吊了一个骷髅面具,

  底色纯黑,异常狰狞,

  小孩子对着那个面具狂哭不止。

  刘廷立即上去把面具扯掉,同时回头喊道:“你们他妈变态么?给小孩子看这个?”

  那个小个子笑嘻嘻的说道:“不是我给他那个面具的,是她父亲。”

  “她父亲是谁?!”

  “我们老板,被你们抓起来的林延恩。”

  刘廷没有告诉对方自己不是警察,而是又问道:“那小孩的妈妈是谁?是不是那个秦佩佩?”

  “不是。。。是昨晚被压扁的那个赵娜。。。”

  “是她?。。。”

  刘廷倒吸了一口凉气,问道:“他们是夫妻?”

  “登没登记我不知道,应该算是夫妻吧?”

  “那自己老婆被压死了他怎么毫无反应?还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