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鉴证科刚刚给我们送过来,

  他们这几天详细的一点一点检查塑料布上的痕迹,

  希望能找到除了徐娇娇外其他人的痕迹,

  让我们找到了!”

  杨志云:“决定性的证据!

  给我看看!”

  打开文件夹,

  上面写了一个人的名字,

  没有人说话。

  几秒后,

  杨志云:“这回我们该怎么解释?”

  没有回答。

  抬头看墙上的石英钟,

  “还有一个小时,就到午夜。。。”



  五个小时前,

  董纹儿和张弛生被逮捕前,

  刘廷穿着妈妈新买熨平整的西服,

  开着父亲的宾利gtc到焦雅言楼下

  下车后,

  刘廷打电话,

  焦雅言:“你来得这么早,我还在修改裙子,再等我十分钟好么?

  或者你先进来吧。。。”

  “不用着急,时间还够。

  (刘廷想进去焦雅言家里,

  但担心碰到她的父母)

  。。。我在外面等你。”

  挂了电话后,

  刘廷有些坐立不安,

  下车仔细看鞋子的光洁度,

  穿得过于整洁正式,

  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突然感觉身后不对,

  刘廷回头,

  砰!

  一阵天旋地转,

  刘廷摸向后脑,

  自己被攻击了?

  不敢相信,

  晕倒的瞬间,

  刘廷突然脑海中浮现出那张照片的,

  那张徐娇娇在山顶的正面照,

  脑海中仿佛有闪电击过,

  难道照片的秘密,

  是。。。

  不会的!

  这不会是真的!

  这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刘廷重重摔到地上,

  眼前景物慢慢变黑,

  视线模糊,

  最后失去知觉。。。



  刘廷再次醒来时,

  是在医院里,

  头还有些晕,

  自己的父母,

  焦雅言都在旁边,

  焦雅言穿着白色的公主晚礼服裙,

  外面套着外套,

  脸上眼泪已经哭花了。

  看到刘廷醒来表情立即兴奋起来:“伯母,伯母,刘廷醒了!”

  “你怎么样?”

  “没什么。。。

  (后脑被袭击的地方剧痛,

  摸到厚厚的纱布)

  。。。对了几点了?

  舞会结束了么?”

  “十点半。”

  刘廷看到焦雅言的眼泪,

  突然有这个女孩是自己的,

  那种强烈的归属感,

  亲密感,

  以及幸福的狂喜。

  刚才被袭击那个人,

  不可能是焦雅言,

  之前刘廷有好多对焦雅言的怀疑一直没有解开,

  但自己被袭击,

  反倒证明了她不可能是凶手!

  那自己和焦雅言就不再有障碍了!

  自己和徐娇娇在仓库冲突杀人的嫌疑也已经洗清,

  马上就可以摆脱徐娇娇的阴影,

  两个人在一起。。。

  焦雅言看着自己,

  哭得好伤心。

  这个喜欢自己的,只是有时候有一点点刻薄,

  其余都接近完美的女孩子,

  可是同泽女校今年的公主,

  同一届中,

  最好的女孩才有的荣誉,

  “我没事了,

  我们赶快去学校,

  十二点的致词还来得及。。。”

  “可是你的伤?”

  “还是头晕,不过应该没大碍。。。

  要是不去学校,

  那将来我们的回忆当中,

  会留下遗憾。”



  简单录完口供,

  医生也批准后,

  刘廷和徐娇娇下楼找了辆出租车直奔学校,

  父母一直护送到学校门口,

  到处都为今晚的舞会灯火通明,

  挂满装饰,

  上午警局,

  中午两个人卿卿我我,

  下午遇袭,

  晚上又带伤赶到舞会,

  突然刘廷觉得这才是最完美的,

  最刺激的人生,

  只要最后的结局是好的,

  不就没有问题了么?

  走到一半台阶的时候,

  已经可以听到大厅里面嘈杂的舞会气氛,

  刘廷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突然抓住焦雅言的手,

  猛地把她摔到自己怀里,

  两个人接吻,

  焦雅言突然又要哭。。。

  她的吻好香甜。。。

  刘廷几乎要融化了一样,

  那种轻飘飘几乎不现实的幸福感,

  立即用理智判断,

  一切都是真的,

  没有问题!

  “凶手可惜还没抓到。。。”

  “一定是张弛生。。。

  也许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事情败露,

  所以袭击我。。。

  刚才不是警察也说了他已经被抓起来了么?

  他不会有好下场的。”

  “那警方给你录口供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

  “我要是明确说出来,

  警方可能会没完没了地问口供,

  会耽误我们时间,”

  “那你看清袭击你那个人的脸了么?”

  刘廷叹了口气,摇头:“发生的速度太快。。。

  先不管他了,

  我有预感,

  一切都要结束,

  而且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可能我已经解开徐娇娇山顶照片的秘密!

  还有徐娇娇的生死,

  我也已经知道。。。”

  “什么?!你已经破解了?!”

  焦雅言表情极度震惊!

  “嗯是的。。。

  (刘廷低头看表)

  还有五分钟就要午夜了,

  我们快进去吧!

  你的致词结束后,

  我就告诉你所有的答案。”

  焦雅言点了点头:“那徐娇娇会不会在十二点整,

  也在这出现?!”

  “对哦,

  用她的出现判断她是否还活着,

  岂不是比我的推测更准?”



  两个人快步上到四楼大厅,

  外面的人看到焦雅言突然出现,

  都疯了一样:

  “好担心你,正说你被袭击了呢!”

  “袭击我?谁啊?”

  “徐娇娇啊!”

  “刘廷,你的头怎么了?”

  “没事。。。

  一切都结束了!”

  “演讲就要开始了!

  你赶快进去吧!

  我们也进去。。。”



  12点整,

  同学们看到焦雅言突然出现,

  一片震惊的声音,

  焦雅言紧紧抓住刘廷的胳膊,

  脸上带着摄人的光辉,

  向讲台上走去,

  主持人大喊:“十二点已经到了!

  下面,

  有请我们同泽女校今年的公主大人!

  (下面大笑)

  焦雅言上台致辞!”

  同学们一起鼓掌欢呼,

  真的好像众人拥簇的公主一样!

  突然有人喊:“公主应该是徐娇娇!”

  “午夜到了!徐娇娇要复活了!”

  是两个外校被请来做舞伴的男生,

  不知被什么有嫉妒心的女生挑拨。

  大家有人很不高兴的替焦雅言反驳,

  也有人议论纷纷,

  焦雅言已经站上了舞台,

  微微皱眉,

  抓住刘廷的手轻轻颤抖。

  刘廷刚想说句鼓励她的话,

  突然已经紧锁的大门,

  开始来回摆动,

  有人在推那扇门!



  众人立即安静下来,

  都回头看那个大门!

  有人。。。

  要进来!

  那个人。。。

  会不会是徐娇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