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这我不知道,昨天要不是你们把那个塑料袋翻出来,我连赵娜已经死了都不知道。。。”

  “你是说,昨晚的表演是一场意外?”

  “应该是吧。。。以前我们排练过,和昨晚的表演流程完全一样,只是结果不一样。。。你昨晚看到表演了吧?”

  刘廷回想起巨大的水压机压下来的那一瞬间,

  点了点头。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过瘾?。。。可惜我他妈忙别的事情,没看到。。。可惜。。。可惜。。。”

  刘廷看着那个人,心里一阵恶心:“你不喜欢赵娜?”

  “你这么问我?是在怀疑我么?。。。我可不是杀人凶手。。。”

  小个子怪人声音尖利刺耳,突然把手捂住了嘴,小声说道:“在这里,最烦最恨赵娜的人,可不是我。。。”

  刘廷眼角一跳:“那是谁?”

  “你猜呢?”

  “那个秦佩佩?”

  小个子眼睛立即睁圆了,说道:“你看秦佩佩骚不臊?。。。告诉你。。。她连我都勾搭过。。。”

  刘廷看着小个子神秘兮兮的样子,立即一阵恶心,问道:“真的?”

  “当然。。。”继续神秘的口气,“。。。你们没在警局审审她么?。。。你要是单独审她。。。说不定还能借机会摸摸她那两个大奶子呢。。。还有下面的毛,又黄又稀,不过手感一流。。。”

  “你摸过么?”

  “当然!”小个子一幅得意洋洋的表情。

  “那我回头找机会问问她是真是假。”

  小个子听到刘廷的回答,脸上表情立即难看了一下,说道:“。。。那是我们两个的隐私,你问不出来。”

  “她和林延恩有没有一腿?”

  “我没见到过,不过秦佩佩那么骚,怎么可能放过我们老板。。。”

  “她和赵娜矛盾深么?”

  “关系不怎么样。。。”

  “你们老板和秦佩佩关系怎么样?”

  “不了解。。。看不出来什么。。。”

  “昨天林延恩眼看着秦佩佩被压死,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是因为我们老板有病。。。”

  “什么病?”

  “什么病不知道,但大家都这么说。。。这里(指自己的脑袋),他这里有病,对谁都没他妈感情。。。”

  “冷血?”

  “对。。。”

  “那些骷髅和人体模型怎么回事?”

  “是我们的道具。”

  “就这么简单?”

  小个子听到刘廷的问题,突然嘿嘿笑了起来,说道:“老板当初买的时候,说是道具,实际上,我看就是他喜欢那些东西,从来没用过这些东西,但是到哪都带着,特别是那个孕妇的塑雕,真你妈恶心,但他经常站在那个雕像那里,摸着孕妇肚子里哪个小孩子,一边摸着,一边在那里发呆。。。你摸过那个东西么?。。。软绵绵的,像肉又像面包,又有些像橡胶,我一想那个感觉,就忍不住想吐。。。”

  刘廷凭空打了个冷战,问道:“你胳膊怎么回事?”

  “表演魔术时断的。”

  “什么魔术?”

  “把胳膊放入绞肉机里面绞动。。。预演时出的事故。”

  “是你不小心?”

  “是他设计的防护道具没起作用。”

  “你恨他么?”

  “当然恨。”

  “那还和他在一起?”

  “没办法,只有他要我。。。出事后,他还给我长了薪水,我很满意。”

  刘廷看着眼前这个人,

  这个人眼光中瞬间那种恶作剧的情绪消失了,

  目露凶光!

  “秦佩佩被绞死了,你怎么想?”

  “我要说看着她死,我很兴奋,你会不会怀疑我是凶手?。。。”

  “会。。。”

  “凶手不是我。。。”

  小个子说完,咧开嘴哈哈笑了起来。



  屋内一阵风吹过,

  婴儿床后面一道门吱呀一声,咧开了一条缝。

  “哪个是什么屋?”

  “老板的办公室。。。”

  刘廷犹豫了一下,转身向那个办公室走去,

  小个子在刘廷身后尖厉的说道:“那个屋子,老板一般可不让进!”

  “为什么?”刘廷回头问道。

  “我也不知道。。。哈哈哈哈。”

  笑声诡异。



  刘廷推开房间,

  屋内挡着窗帘,异常阴暗,好像洗照片的暗房一样,

  墙壁上方一个黑红色的暗灯,

  刘廷过去,想把窗帘拉开,

  可立即发现窗帘后面不是窗子,

  而是一面墙壁,贴满了照片和图片。

  刘廷凑近了看左边的照片,

  全都是各种烧伤的脸孔,

  脸色全黑,肉部外翻,

  斑驳不堪,痛苦的表情,

  下面一张白纸上面,画着一个人被拴在柱子上,

  另一个人打扮和林延恩很像,左手拿着一个瓶子,

  右手拿着一根导管,正在将瓶中的液体喷向那个人,

  下一张图则是液体喷到脸上,

  另一个人脸上冒出白烟,

  下面写着魔术的名字:“被泼硫酸的人脸”。

  刘廷想起来自己好像听到过这个魔术的名字,

  当时表演时引起巨大争议,

  还有观众因为过于惊悚恐怖而昏倒。

  右边画的是另外一个魔术的图形,

  一个巨大的炼钢炉,

  有人被吊到空中,

  绑成十字架形,

  下面滚烫的岩浆将那个人整个朝向钢水的一面全部烧焦。

  还有很多液体从那个人身上滴落下来,

  旁边小字有注解:“大量烧焦分泌出的粘液,增加舞台效果。吐吐吐吐。”

  底下一个魔术的名字:“炼钢炉炼人术”。

  表演日期是2013年1月1日。

  还有不到三个月时间。

  这个人一定是个疯子。

  刘廷后退了一步,

  满墙上都是各种烧伤人的脸看着自己,

  刘廷重新拉上窗帘,

  那种变形的压迫感立即消失了一些,

  窗帘帘角似乎打到了什么东西,

  一个盒子翻落了下来,

  里面掉出了几个人偶,

  大约一个半手掌的人偶,

  刘廷一看到人偶,就感到心跳猛地跳动加快了。

  人偶显然都是按照魔术团里的人员对应做好的,

  刘廷看到林延恩的人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