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和自己心理学教授的对话:“一个高中二年级的女孩,

  为什么能那么残忍的分解自己同学的尸体?”

  “确实有少数人天生残忍,以折磨别人,看别人痛苦为乐。

  但你可能想不到的是,

  几乎没有人,

  能从切割已经死亡,没有办法提供自己痛苦应激反应的尸体身上,

  找到快乐的感觉。

  就算有,

  也要在心理模拟想象,

  刺激并不够强烈。

  而对正常人来说,

  分尸,

  确实能带来强烈的心理刺激,

  不过只有无休止的痛苦,

  没有快乐。

  所以杀人后的分尸,

  几乎都是在理智进行计算后,

  觉得将会给自己带来的心理恐怖冲击这样的坏处,

  也比罪行被人发现后被审判的坏处要更能接受,

  为了掩盖罪行而采取的行动,

  动机是理智,

  而不是什么变态的心理快感。

  但是焦雅言这个案子,

  并不是这样。

  她是一半理智选择,

  一半则是心理有做这种变态事情的欲望。。。”

  “你是说。。。

  她精神有疾病?”

  “你给我的卷宗我已经看过,

  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

  不过应该非常微小,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心理案例,

  任性是焦雅言自己感到厌恶,

  而又无法克服的性格特质,

  好多女性都有这个特点,

  就是在特定场景下,

  体内激素水平迅速升高,

  情绪开始走向失控,

  表现出强烈的执拗和任性,

  必须别人按照自我要求,

  甚至就算这样做了,

  仍然不能让她感到满足,

  而对自己喜欢的人爆发频率更高,

  特别是在喜欢对方而无法确定关系,

  或者自己对恋爱关系极度不自信,

  潜意识担心对方会因为不相配而嫌弃自己时,

  会经常控制不住用这种方式反复试探,

  最后反倒导致关系破裂。

  所以任性的基本模式,

  就是和自己重视或喜欢的人在一起,

  情绪突然爆发,

  必须达到目的,

  往往以不愉快收场,

  过一段时间一般以对方妥协恢复关系,

  当事人实际会极度讨厌自己这种特质,

  但很快就又不受控制开始新的轮回。

  而且随着次数增长,

  任性强度会越来越大,

  自我厌恶情绪,还有负罪感也会越发强烈。

  焦雅言10岁时候情窦初开,

  突然做出这种事情非常正常,

  而过激行为,

  则是逼迫对方就范的方式,

  而且这样的突破性带有危险的行为,

  本身就会给她带来强烈的刺激,

  让她有冲动去冒险,

  完全失去自控能力,

  她当时的理智应该会提醒自己,

  一般来说不会真有事情发生,

  而情感上,

  则又有如果真的出事了,

  我死了,

  看你后不后悔的报复丁伟嘉的带快感的受迫想象,

  当丁伟嘉被救上来后,

  焦雅言会有震惊感,

  遇到危险,或者几乎不会发生的小概率事件时,

  人首先会产生怀疑和震惊,

  难道真的发生了?

  脑海中会有空白期,

  然后开始接受现实,

  进行评估,

  焦雅言的评估就是,

  如果救过来,

  以后再也不会任性了,

  当然她不知道这种情绪是无法控制的,

  发誓一般都没有什么用,

  但当丁伟嘉真的活了后,

  她首先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然后习惯性地会开始担忧。

  担忧难道结局真的会就这么美好么?

  自己犯了这么大的错误,

  却只是虚惊一场?

  因为人一般都有个经验,

  就是面临未知结果的时候,

  往往最后的答案,都是最差的那个,

  所以这种怀疑是一种经验带来的恐惧感,

  当发现丁伟嘉已经变傻后,

  焦雅言会有预言真的实现的绝望,

  然后就是负罪感,

  不停的回忆事情的每一个部分,

  不停的假设如果其中某一个环节没有出现问题该多好,

  然后就是负罪感带来的补偿心理,

  我要还债。

  如果丁伟嘉需要我付出沉重的代价补偿他,

  那我一定会不顾一切,

  甚至不管自己的生死。

  但实际上又有什么事情能让她真的有机会报偿?”

  “分尸?”

  “分尸绝对超过一般人承受的极限,

  但在这种时候,

  焦雅言实际上完全由别的方式,不那么激烈的方式来替丁伟嘉脱罪,

  仍然选择最极端的形式,

  因为这样的方式,

  才会让她觉得终于为丁伟嘉奉献了自己的一切,

  包括恐惧的体验,

  包括变态行为日后带来的心理冲击,

  越超过常规的东西,

  才能越让她觉得这个债还得更好,更彻底。

  分尸,

  对她是一种救赎。

  为任何人都有的任性带来的偶然的悲剧,

  毁了丁伟嘉,

  也毁了焦雅言。。。

  他们两个,

  都是可怜的人。”

  “我当年举报丁伟嘉,

  揭开真相,

  焦雅言会不会恨我?”

  “你还想和她在一起?”

  “这个我不奢望,

  我确实喜欢焦雅言,

  但她最喜欢的,

  肯定是丁伟嘉。”

  “她们的感情已经变了,

  不是男女之情,

  只是负债和歉疚,

  感情要依托在正常的外貌和行为上,

  这也是毁容后,为什么配偶往往发现自己不受控制的对对方失去感情,

  这不是冷血,

  而是身份认同消失,

  丁伟嘉变傻后,

  在焦雅言心中的位置从暗恋对象,

  变成了某种符号或者图腾,

  欠债的图腾,

  她的心里,是有位置喜欢别人的,

  尽管这种喜欢,

  可能让她更加增大对丁伟嘉的负罪感,

  而你现在还对焦雅言念念不忘,

  甚至为了解她选择学习心理学,

  又何尝不是类似的补偿心理,

  两个人经过极度刺激的事情后,

  你对对方产生感情,

  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曾经刺激的一种快感怀念,

  不过这就和拍拖留下美好记忆、对第一次接吻,抚摸,或者上床过程的回忆一样,

  是健康的。

  焦雅言快释放了吧?”

  泪水在刘廷眼中打转,

  说不出来话,

  点头。

  “她对你的感情也许还在,

  是否能接受你,

  我就无法预言了。。。

  两个人,不是只有感情,

  就能冲破一切障碍的。”



  6个月后,

  栏湾女子第二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