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这个人已经跑了。”

  里面东西整理的很整齐,

  几本书,

  医学方面的,

  一个医疗箱,

  刘廷打开,

  药丸,几样中药材。

  手术刀,

  大概15厘米长,

  只有一把,

  上面没有血迹,

  一张行医执照,

  一张照片,

  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穿着军官装,

  漂亮的军帽,

  剑眉大眼,

  英气逼人,

  手里握着军刀,

  眼神带着目空一切的嚣张。

  助手:“看来他参过军。民国的部队?”

  “不,他应该是个职业骗子,

  你们看他的照片,胸前别的这几个徽章方向反了,戴在了右边,

  医疗证上面写的是西医,

  可里面的药材都是中医的,

  只有这把手术刀还有点意思。”

  胖女人:“他来这后做过治疗,

  用这把手术刀给一个得霍乱的人放血,

  从腕动脉这里。”

  “治好了么?”

  “当时说很快就好,不过后来听说死了。”

  “医生的身份如果是假的,也不排除他具备基本的医疗知识,最少了解人的这几个器官的位置在哪里。。。

  但毕竟是假的,所以实际切割时候,

  伤口又粗又钝,完全没有专业感。

  (回头看那个女人),

  他带来过女人过夜么?”

  “没有见到过。”

  “那天夜里,他还带什么包裹、箱子之类的东西么?(指可能携带死者器官)”

  “没有,他空手回来的。”

  刘廷仔细检查屋内,

  没有任何血迹或人体组织。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太爱说话,显得很职业。。。看不出来是个骗子,从来不和我打招呼。。。不是那么有礼貌。”

  “你不喜欢他?”

  “早觉得他有问题,不过他是那个杀人狂。。。没想到。”

  刘廷点头。。。留下一个电话字条:

  “如果他再回来,

  稳住他,然后立即给我们报案。”



  离开旅馆后,

  “把一夜双死亡这两个死者资料给我。”

  助手慌忙照办∶

  “一夜双死亡”

  指系列谋杀案第三、第四个死者。

  上个月29日凌晨一点,

  第三个死者被人发现死于一个马车夫家附近,

  喉管被割开,左边动脉被割断,

  死于无法呼吸以及失血过多,

  现场有一张白天留下的照片(当时技术条件无法夜间拍照),

  地上基本的人型轮廓,

  脖子部位大量血液流成一个扇面,

  但死者并未被切开腹部。

  然后1点45分时,

  相隔1.5公里的另一处地方主教广场,

  又被人发现第四个死者,

  颈部有一道六、七英寸长的刀口,从左耳下方开始,一直延伸到右耳下方几厘米。

  划破了喉管、声带和颈部所有深层组织,轻刮过颈椎间软骨。

  嘴唇上部分划过时,

  刀刃切透嘴唇切割开牙龈,

  显示凶手极度用力发泄,

  脸孔正面也被割开,

  从鼻梁开始,直到下巴部位,

  脸被露出的骨头和红色血液分割成两部分,

  鼻尖彻底被切掉,

  还有两刀在脸上切起一个三角形的伤痕,

  死者穿了多层衣服,

  棉、麻,

  凶手可能无法一次用刀刺穿,

  一层一层切割后,又用手粗暴的撕开,

  从节省时间的角度来说,解开扣子可能速度更快,

  但凶手可能极度焦躁急于发泄,

  等露出死者的腹部后,

  凶手连刺带剖把腹腔划开,

  清洗后发现死者左边肾脏被割掉带走,

  还有半个子宫也被乱切掉并被带走。

  胰脏和脾脏被割过,

  还有一刀从阴道直接划到直肠,

  右边大腿的刀痕因为用力深度甚至割断了韧带,

  做这一切时候,

  连环杀手一定处于极度疯狂状态。

  发泄,不顾一切,

  怒气冲冲。

  肠子从腹腔抻出,

  拽到了右胸上,

  “那个广场每25分钟就有人巡逻一次。

  一点半的时候曾经有警员巡逻经过主教广场,

  因此可以确定第四个死者是在一点半到一点四十五之间被杀害,并完成解剖过程,

  当夜因为连续发现两个死者,

  警方立即开始在附近街区进行大搜索,

  结果在距离主教广场几百米的一条小路上,

  发现第四死者沾满血迹的半条围裙。

  资料里还夹了尸检照片,

  两个死者都全身赤裸,

  肥壮的身体被吊起来,

  照的全身黑白照,

  第四个死者的肚子开天窗,

  两边的皮呈四边形敞开,

  里面黑乎乎一片完全看不清细节,

  肠子被塞回去,但又不完全在原来的位置上,

  不过可以想象到里面的内脏挤在一起的混乱情况,

  刘廷感到反胃。

  “这尸检照片怎么照的?”

  “刚从英国引进的技术,

  用一种高级的木制暗室相机拍照,

  但这种相机必须垂直放置,

  不能倾斜,

  所以就要用一个透明的玻璃容器把尸体装进去靠墙放好。。。

  不过我们这只有一个容器,

  第三死者出了脖子没有外伤,

  所以用铁钩子代替把她给吊起来了。”

  刘廷看着两具尸体喉管上的断面,

  浮肿的眼睛一个人睁着,好像还活着,

  另一个人紧闭着却鼓出眼球的形状,

  第一次真切感受到这个案子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