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我觉得是巧合,遇到点不好的事情,然后就要找理由,不敢和家里说自己自己招过鬼,越来越觉得是自己造成的。

  还有种可能,就是自己故弄玄虚。

  多说几句,有人老说有报应有鬼什么的,实际上我觉得很扯,包括早期我刚开始写小说的时候,有人说老写这类的怎样怎样,

  我是自己鼓励自己的,

  老毛害死多少人?

  新闻联播骗了多少人?

  斯大林差点把乌克兰人全都饿死。

  林彪差点把长春人都饿死,

  可人家都活的幸福着呢,

  我差距很大,还要努力。

  你担心做点坏事招惹谁的时候,

  自己有点自知之明找找差距吧。。。

  一般来说都是做的不够狠。哈哈哈哈。

  开玩笑的一家之言啊。其实有时候我也很怕。。。
  刘廷拿出怀表,开始计时。

  因为两地不可能直线到达,

  最快路径到达第二个分尸现场要大约2两公里,

  快走耗时20分钟,

  而实际上凶手还要重新寻找妓女,

  耗时可能更长。。。

  或者还有个凶残的可能性,

  既然第二个死者死于开放的巡逻广场,

  则凶手和她可能只是碰巧在这里偶遇!

  简单上去搭话,

  突然杀人!

  动机呢?

  第三死者没有杀尽兴?

  或者有其他原因?

  比如认识对方。。。

  凶手是否知道此地有巡逻警经常经过?

  在时间的压力下会否更刺激?

  好像在容易暴露的野外偷情更易高潮?

  “你会在这接客么?”

  “不会。。。这里过于明亮。。。没有那种气氛。”

  “如果你路过时,我上来搭话呢?”

  “那不会有问题,”

  “然后我突然卡住你的脖子,在背后掐住,”

  “和刚才一样?。。。我会慌乱。。。”

  刘廷拿出匕首,突然在背后比划一下,

  和那个人在这个死者身上留下的刀刃,完全一样。

  背后攻击的话,

  就是右手?!

  现在就是午夜1点半左右,

  喷水池停止工作,

  四面五条放射性通路都在黑暗中看不清细节,

  只有眼前这一块地方有光。

  “你躺下!”

  女人犹豫一下,还是照办。

  “你现在已经被我割开喉咙,

  血流出来。

  脑海中浮现出玻璃容器中被迫立起来的肥重的尸体。

  刘廷猛地举起匕首,

  向下捅去,

  几乎碰到衣服停下,

  全力攻击时,

  人会有本能的嗜血快感,

  就好像开玩笑一样掐住某个人脖子,

  再正常的人都会突然有一种想全力掐死对方的诱惑冲动,

  会让人兴奋和恐惧,

  同样的冲动正在刘廷的体内流动,

  尸体被捅了多少刀?

  边割边捅,

  根本无法停止!

  “你伤到我了!求求你停下来!”

  刘廷猛然清醒过来!

  自己感到满身杀气,

  女人在痛苦的哀嚎,

  好像开膛手杰克附身在自己。。。

  那种快感,

  让自己几乎陷进去。

  突然身后有人吹哨,

  跑过来一个巡警,

  却不敢靠近刘廷:“你在干什么?!快起来!来人!来人!”

  “别叫了!我是重案组刘廷,在做那个凶案现场模拟。”

  掏出警官证。

  “她没受伤。”

  刘廷站起来,

  突然看到女人满脸是泪,

  却一动不敢动,轻微抽搐,

  “你刚才是不是真想杀了我?。。。”

  “怎么可能,只是模拟一下心情,不可能真下手。”

  刘廷撒了谎。

  刚才的状态让自己感到恐惧。。。

  “把钱拿好,滚吧。”

  女人手剧烈颤抖,拿着钞票抹眼泪疯了一样跑开,

  四周乌云密布,

  刘廷心里感到极度的阴暗。。。

  这种刺激的屠戮感,

  不靠外力,

  凶手绝对不可能停手,

  为什么杀到第五个人突然消失不见?

  章瑞英如果是凶手的话,

  是否已经逃亡离开香港所以没有新的受害者?

  打发了巡逻警后,

  第三死者的死亡时间只能笼统确定是在一点之前,

  第四死者则非常确定在一点半至一点四十五之间,

  然后凶手还要行走大约300米丢弃沾满血迹的裙摆,

  然后再行走200米到达旅馆,

  300米距离大约用时4分半钟,

  丢弃后,凶手在墙壁上留下挑衅字体:“清朝汉人不是二等人不应该受英国人统治”。

  第一个发现字迹的巡警仔细按照比划描摹下来一个样张,

  但要照相时当时的负责警员说木盒密室的笨重相机只能在白天工作,

  不能让附近的居民看到,

  否则凶杀案可能变成小范围暴乱,

  凶手是在挑唆?

  样张字迹再标准,也不能真地用来核对凶手,

  妈的!

  章瑞英留学过美国,

  他对西方世界和封闭的清朝是什么看法?

  再向旅馆前进,

  到达时用时3分钟,

  可以在2点前完成整个晚上行程,

  从客观条件上,

  章瑞英具备杀人可能!



  空无一人的街道,

  刘廷恍惚中总看到自己手起刀落,

  不停的捅向刚才那个肥胖的恶心女人,

  脂肪从伤口涌出来,

  白色的泥状物,

  让人兴奋,又想呕吐。



  警局,

  助手:“头。。。章瑞英我们已经调查过所有附近地区,

  最后看到他的人就是旅店老板,

  出入境地区没有记录,

  暂时他失踪了。。。”

  “他早年的资料呢?”

  “广东人,汕头出生,清朝公派留学生,到美国后第五年消失,只查到这些。”

  “搜查令发下去了么?”

  “发。。。”

  下属刚说到一半,

  有人跑进来,气喘吁吁:“刘长官,章瑞英被找到了。”

  “在那抓获的?”

  “白沙滩警署,”

  “要在那偷渡?”

  “不是。。。头。。。被捕原因你想不到。。。是。。。是猥亵男童。”

  “什么?!”



  章瑞英被带来后,

  40多岁,已经发福,

  表情很镇定,

  甚至还带点微笑。

  白沙滩警局半个月前接到报案,有一个留过洋的西医大夫被人看到在树林里和男童发生。。。

  告知了男童父母,

  男童父母把孩子毒打后,

  说是用糖交换做的事情,

  还说村里还有另外三个男孩,

  年龄在5至8岁,

  都干过同样的事情。

  报警后,

  章瑞英在“一夜双死亡”第二天白天再去那里,

  被当场抓捕,

  之后一直关押在那里,

  直到通缉令到达,才被告知刘廷。

  这样他那天消失就不是因为畏罪潜逃?

  “你在29号夜间的行踪?”

  “在外面喝多了,想找个男孩没找到,后来摔倒了酒洒到胸前。”

  “我的肾脏在那里你知道么?”

  指刘廷的后臀部,

  “从这里割开应该能看到吧?我记得书上是这么画的。”

  “你不是西医么?”

  “假的。。。骗点钱花。”

  “为什么还没问你就交待自己是个骗子?是不是还有隐瞒的?”

  “我听关我的人说了你们怀疑我是开膛手杰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是左撇子还是用右手?”

  章瑞英左手条件反射式向后缩了一下,

  然后又好像突然想通了:“左手。。。不过我用右手也能写字。。。小时候用左手别人把我当怪物我被迫练的。”

  “我问你这个问题知道是什么意思么?”

  可疑的犹豫起来,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人仍然有嫌疑。

  自己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凶手可能用左手,也可能用右手,两个死者脖子的割除方向并不一致。

  手法也不尽相同。

  “两只手都很有力量?”

  “也不是。。。呵呵。。。呵呵。。。(莫名其妙的尴尬的笑)。。。还可以。”

  “娶过妻子么?”

  “没有。。。我不喜欢女人。”

  “小男孩?”

  脸孔抽动一下。

  “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这个爱好的?”

  “我小时候被别人也给。。。后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就开始了。”

  对女人没兴趣,

  无法解释凶手破坏女人性器官以及有性暗示的各种奇怪举动。。。

  “你的政治观点是什么?”

  “大清好还是香港好?。。。我个人喜欢香港。。。虽然也不怎样,总比内陆自由点。”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开,

  “我在审犯人,不是不让你们进来打扰么?”

  下属惶恐:“对不起,头。。。(耳语)。。。来了个重要的客人。。。你必须要见一见。”

  “总不是港督来了吧?”

  “不是。。。是侦探小说《弗莫斯》的作者,尔柯南先生。。。”

  “他来做什么?”

  “他说对案件有些想法,想提供给我们警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