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第二天上午九点,明星报报社。

  “对不起。。。我们社长不在。。。你们不能硬往里面闯!”

  下属拦住门口秘书,

  刘廷在工作人员目光注视下直接走进办公区,

  里面一个走廊,

  最尽头房间没有挂牌子,

  刘廷把门打开。

  “你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西九龙重案组刘廷。”

  已经秃顶,眼神很不友善,

  穿着灰色西服,

  脸上凹凸不平三角眼放光,

  “你就是总编?”

  对方很不情愿点点头,伸出手握手表示友好:“孙学明。”

  刘廷没有回应,看着对方几秒钟,

  做到办公桌对面,

  “我们为开膛手杰克的案子。最开始的两封信都邮寄给你们,

  你给我讲讲细节。”

  “你们问无数遍了,

  第二个死者出现后几天,

  当时你们警方封锁消息,外面并不知道,

  这时候我们报社突然收到了一封信,

  按照程序,信要经过收件时粗审,去掉广告信、然后进行分类,”

  “怎么分类?”

  “读者来信、投稿、还有控告信、搔扰信。”

  “当时负责的人呢?”

  “就在前台旁边的小房间,分拣的人是我们这退休的一个老编辑,并不是为钱,而是找点事情做。”

  十分钟后,那个编辑被找来,

  穿着粗布唐装,年龄很大精神却很好,

  眼睛有些浮肿,

  开始介绍情况:“那天我打开信,”

  “信封看了么?”

  “我都不看信封,没有什么必要,信的内容有用的我才装回信封分拣给不同地方。

  文字一下子就让我感到不对劲,

  因为是在暗黄色的页面上,用红色的墨水写的,

  我看的信多了,有时候能感觉到对方写信时候的心理,

  这个页面上全都是狂乱的字迹,

  很愤怒,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我以为是一封投诉信,

  再读内容,

  我吃了一惊,立即就送给了总编。”

  第一封信的内容:

  亲爱的老板:

  最近的妓女谋杀案是我做的!对,是我做的。用这个写信的手,亲手割开了两个妓女的肚子,热热的,粘粘的,血从四面溢出来,鼻子闻到很咸的味道,好像还在冒着热气。

  我很喜欢她们盯住自己肚子的样子,虽然已经死了,但也会很震惊吧?

  肚子剖成两半后向两边扯开,居然会变得那么大体积,

  好像破开的饺子。。。

  肚子里面的东西都向两边堆开,

  完美的艺术品!

  可惜不能长时间欣赏。

  两个案子后,我总觉得没有发挥好,技法和方式都有遗憾,

  我还会动手,杀掉妓女。

  这是一个预告。

  请将信刊登,

  并转给警方,

  他们如果问你们这是不是凶手对警方的挑战?

  请代替我回答:是!

  我迟早会被逮捕,

  我在被捕前,不会停止犯案。

  你的,

  开膛手杰克

  主编:“这封信里面的署名,就是杀手称呼的由来。

  开篇的称呼‘亲爱的老板’则作为这封信的代号。”

  “收信日期按照邮戳是9月25日,但你们刊登和报警的日期是28日,怎么回事?”

  “我最开始只把它当作恶作剧,当时我们并不知道真的已经死了两个,类似的信件对我们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老编辑对我说信上显现出强烈的杀意和疯狂的感觉,

  而且在署名杰克上,

  有一个红色的指纹印记,

  (该指纹印记警方和所有能找到的嫌疑人都进行过对照,

  没有一个能够匹配,信的其他地方没有任何指纹留下。)

  信封上面只有邮寄地址,

  因此我立即让人和你们警方联系探听消息,

  结果确认真的有凶杀案。

  当时你们警员还询问我们消息来源,

  我们没有告诉,而是决定再用一天调查背景,然后在28日突然公布信件和案件详情。”

  “第二封信呢?”

  “是一日双死亡案发生第二天我们收到的,

  一封明信片,”

  “没有信封?”

  “对,没有信封,

  内容直接写在背面。

  一般邮局邮寄明信片是在三天左右,

  也就是投寄日期是在案发的前一天。”

  第二封信的内容:

  大家好,我是调皮的杰克,

  等我的信等得要发疯了吧?

  满足你们。

  这是个预告,

  我准备后天再干两件事,

  然后其中一个死者的耳朵,

  我会割下来邮寄给笨蛋警察,

  啊。。。

  快点来抓我吧!

  我好像剖开人的肚子!

  欲望冲击!

  停不下来。

  开膛手杰克

  (该封信代号“调皮的杰克”)

  “我们早就预期凶手会再邮信件,立即安排在第二天头条,然后报警给你们警方。”

  刘廷属下:“第四个死者的耳朵确实如信件一样受到了破坏,但我们认为信里指的不是耳朵,而是。。。”

  刘廷立即回头不满的看下属,示意他闭嘴。

  “负责这个事件报道的记者在么?”

  “他不在,出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我们的记者不坐班。。。用不用让他和你们电话联系?”

  刘廷摇了摇头,起身告辞。



  出了报社大厦,

  一股热浪袭来,

  四周太阳直射白花花的。

  下属:“和以前的口供完全一致,没有什么疑点。。。要不要继续去调查第三封信。”

  “不。。。我们去邮局。”

  下属吃了一惊:“为什么?”

  “第二封信没有信封,上面红色墨水写的恐吓文字等于谁都能轻易看到,你认为邮局分拣的那些人会没有发现不对劲么?

  。。。我怀疑那封信是伪造的。。。”

  “报社做的?目的是什么?”

  “可能只是为了促进销量,也可能凶手,就是报社的人。。。”

  “我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