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同时我社建议警方,在距离第一宗凶案已经过去5个月毫无进展情况下,请尽快抓住本案凶手,从凶手处才能获得信件真实情况,才能还我社清白。

  谢谢警方。

  明星报报社

  总编:***

  刘廷心里极不痛快,把报纸轻轻放回原处,

  “立即停止调查他们报社!你刚开始查这个案子,我不希望很快又要被迫向新闻界宣布案子毫无进展,我们却又换了一个负责的,这个案子他妈的烂透了!你能办就办,不能办也别再给我找麻烦?!

  明白没有?”

  刘廷点头。

  “说话!明白没有?!”

  “明白了。”

  “你出去吧。”

  刘廷脸色极为阴沉,

  沉默着转身出去。



  离开办公室后,刘廷去资料室查找副主编陈汉威的资料。

  陈汉威45岁,香港人,

  20岁时到欧洲留学,24岁回来,之后一直在明星报工作,

  有殴打妻子的纪录,

  三次.

  专业方面,在开膛手杰克案发生前,并不知名。

  案件的受益人。



  下午三点,

  副主编住所外面。

  一栋英式风格别墅,

  暗灰色的外墙,

  小园形的玻璃,

  好像哥特式的教堂,

  或者古堡。

  刘廷走上去刚想敲门,

  看到侧面一个人穿着睡衣在浇花。

  身材意外的瘦弱,

  细长眼睛阴森森盯着刘廷。

  手里拿着管子正在给草地浇水。

  是个工人。

  阴沉的天气就要下雨了有必要么?

  刘廷继续敲门,

  那个人走过来探头:“你找谁?”

  手里的水管换了方向?

  刚才是左手,

  现在是右手。

  “明星报副总编陈汉威。”

  “有什么事?”

  “你就是吧?”

  对方沉默了几秒:“你是警察?”

  刘廷点头。

  “进来吧。”

  屋内有淡淡的潮气味道,

  陈设很整洁,

  但窗帘都挡住,

  很阴暗,

  墙上挂着一幅女人尖叫的油画,浑身赤裸肥胖,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身体脸孔全都扭曲,

  嘴张得大极了!

  嘴张得大极了!

  “找我有什么事?”

  “这幅画好有感觉,和那些死者气质相通,”

  “是我们香港最好油画家华西格的作品,叫做黑暗中死亡前的女人,他说是那些被杀死的女人给他的灵感,描述的是已经知道自己将要死亡的女人的状态。。。”

  “你身体怎么样?”

  “什么意思?”

  “有人说看起来瘦弱的人,力气却可能非常大。。。”

  “。。。”

  “你玩过掰手腕么?有没有兴趣?”

  “你不是怀疑我吧?昨天报社已经做了声明,你还来调查我?”

  “上午我上司狠批了我一顿,

  不过我这个人性格很别扭,不知死,

  玩么?!”

  那个人在桌子前坐下,伸出手。

  刘廷握住对方,

  “两只手不如都试试。”

  那个人眼神中有点凶光,

  然后又刊向后方,

  那幅画的方向。

  刘廷有些紧张。

  对面可能是真正凶残的杀人。历史上最凶残的杀手。

  “开始!”

  突然用力,

  刘廷一下子把对方按死。

  “哈,我没有嫌疑了吧?我心脏不太好。。。经常看医生,你可以调查。”

  刘廷有些失望,

  “你习惯用哪个手?”

  “右手。”

  “给我写一句话好么?”

  “要核对笔迹?什么话?”

  “英国女王万岁。”

  对方似乎在评估,

  然后找出纸笔写完递给刘廷。

  英字和墙上还有书信中的不一样。

  “左手能写字么?”

  “不会。”

  “总能写出来,来吧。”

  歪歪扭扭几个字写出来,

  一笔一画,仍然不像。

  刘廷故意很认真地收好。

  “谢谢。那就告辞了。”

  “我会把你又来调查我的事情告诉总编,希望回头你上司反应不要太大。

  也许我们很快会推出连续报道,核心内容就是为什么警察那么无能,一直抓不到凶手,到底能不能保护我们这些良好市民。”



  晚上十一点,笔迹鉴定专家坐在刘廷对面,

  “抱歉,刚有别个案子调查结束,让你等到这么晚。”

  刘廷:“不要紧,你看看这两个文字怎样?”

  鉴定专家戴上放大镜,仔细对比文字和开膛手邮寄的信件,

  五分钟后:“右手写得很自然,找不到毛病。也和新建的笔迹明显不同。”

  “左手呢?”

  “他说自己不会用左手是吧?”

  “对。”

  “根据经验,左手不会写字的人,书写的时候会努力控制,也就是在笔画的末端会更用力,但这个人在故意写得乱一些,每笔的结尾都故意放松拉长,写成歪歪扭扭,但字体仍然有一定的规整性,也就是比较成型,

  我可以肯定,他的左手能写出一笔好字。”

  “这个英字呢?”

  “和现场的文字相比,没有典型的草头凸起,但可能是他把连笔故意拆开的结果,

  下面的左、右撇两笔基本的力度走向极像,书写的习惯光靠故意掩饰是很难不留痕迹的。”

  “可以在法庭上作为证据指控他么?”

  “这个不行。顶天也就是有60%的相似性。不过可以证明他有嫌疑,值得你调查。”



  一个小时后,

  刘廷再次来到陈汉威家门口,

  刚把自行车停到马路对面,

  突然他家门开了。

  这么晚!?

  刘廷立即躲到树后,

  陈汉威穿着长风衣,

  把领子紧了一下,

  转身关好门快步走开。

  刘廷立即跟上去,

  陈汉威右手一直插在口袋里,

  应该是拿住什么东西,

  熟练的穿过一个小路,

  转过去,

  到了长芬街,

  好多小姐聚集的地方。

  寻找目标?

  走上去和一个很胖的四十多岁的女人交谈,

  女人放肆的哈哈哈笑,

  然后拉了拉报不住屁股的旗袍,

  搂住陈汉威的胳膊,

  两个人一起离开。

  刘廷立即跟上去,

  转过几个小路,

  越来越阴暗偏僻,

  直到走到一个下水渠旁带院子的一栋废弃破房子后面,

  一块小空地,

  两个人说了几句什么,

  女人转头,

  这时候陈汉威似乎要从手里拿出什么东西,

  刘廷立即冲出去拔枪:“不许动!”

  女人一声尖叫,

  陈汉威手轻轻一松,东西又放回到口袋里,

  刘廷上去绕道他身后猛地向膝关节后面踹了一脚,

  陈汉威惨叫一声蹲下,

  “手背过去!”

  用手铐锁好,

  然后去拿他口袋里的东西,

  一个瓶子,

  里面红色的液体,

  打开盖子,

  一股熟悉的腥味,

  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