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后半夜三点,审讯室。

  “我很困,不能明天再问话么?”

  刘廷担心上司知道抓了陈汉威后再出手阻拦。,

  “不能。”

  打哈欠,腿叠在一起,身子向后靠,

  有点满不在乎。

  左看看右看看,

  “你凭什么想到我是凶手?”

  “本来没想到是你。。。只是觉得你们报社有问题。”

  “怎么说?”

  “支开你们老编辑,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要给信造假,只是具体的手法怎么通过邮局在指定的日期送到,以及为什么用明信片而不用信件,还有为什么不担心邮局的人看到明信片上杀气腾腾的内容,这几个疑点我还没想明白。”

  “就凭这个?”

  “不。。。其实最让我起疑的,是你们的态度。。。

  我只是随便到你们那看一看,你们就在第二天发声明抗议。

  你们的老编辑说了一句话让我非常认同,

  就是反应过激,说明一定有问题。”

  “那也可能是总编有问题,你又没见过我?”

  “那只能怪你自己。。。

  我第一次到你家,只是想常规问问话,并不是已经怀疑你。

  但你用左手浇花,看到我后立即改用右手,

  我回来后找了几个警察做了模拟,

  一个人天生哪只手最好用,就会下意识用那只手握住水管浇花。

  这是不经大脑的本能活动,

  你一定是要掩饰什么。。。

  造假的字体,你要掩饰你的左手能写字。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当天夜里再去你家么?”

  “不知道。。。”

  “因为开膛手杰克五次犯案的时间,都和今夜一样,是星期六的晚上。。。

  只是我没想到有这么好运气,

  正巧碰到了你要犯案。”

  陈汉威冷哼,

  “你主要的证据,就是那瓶血吧?

  不过你下午非要和我掰手腕时,我说过我有心脏病,不能持续的用力,

  是真的。

  我无法掐死别人。”

  “我找过女警模拟现场,一个女人的力气,要掐昏受害者都绰绰有余,

  这个你抵赖不掉。”

  “那瓶血不是人血,是菜市场买的猪血。。。里面也没有人的器官。。。我带着它,是为了。。。伪造现场。”

  “什么意思?”

  “那个妓女你们可以审问,不是我刚刚认识准备下手的人,而是我安排的内线。。。

  我也在找开膛手杰克。

  我叫她是为了询问这几天有没有嫌疑人出现。”

  “那为什么要到那么偏僻的地方?说几句话用得着走这么远么?”

  “那个地方是我准备在那埋伏的地点,

  如果今夜有符合凶手特征的男人出现,

  我就让那个女人引到那块空地,我会在那保护她,同时揭破凶手的真正面目,”

  “你保护她?你有这个能力么?

  。。。哦。。。那瓶血。。。

  你是要用来伪造现场?!

  就像第四个死者死后,墙上留下的那句话?

  开膛手杰克如果出现,你根本就不准备救你的线人!

  你要亲眼看看他的杀人过程,看看他是什么人?

  然后再在凶案现场,代替凶手留下恐怖的血书文字,

  这样你就又有新闻了是不是?!

  或者根本就是你准备杀了那个妓女!

  然后留下文字,

  这样同样有轰动的新闻!?”

  “我只是伪造文字,

  (突然得意地笑)

  开膛手杰克这个称呼,

  还是我发明的。。。

  两个月前,我偶然听其它记者说最近白教堂附近出来两起命案,都是四十多岁特征相近的妓女。

  凶杀案的报道一直都非常促进销量,

  我去采访时被你们拒绝提供消息,

  我回来时,

  突然想到一个新点子。。。

  你说如果凶手来信挑战你们警方,会不会更轰动?!

  还从来没有人这么玩过!

  于是我精心准备了第一封来信,

  自己通过邮局邮寄给我们报社。”

  “为什么起名叫杰克?”

  “杰克是小丑的名字。。。是讽刺凶手被我利用。。。好像我的傀儡一样。”

  “你胆子倒是真大。那第二封明信片呢?”

  “销量提高的幅度实在出乎意料。。。但很快又降回去了。。。我们需要新的刺激。”

  “总编知道你的计划?”

  “最开始就知道。。。

  我们决定准备第二封信。。。

  要比第一封更轰动,只是像第一封一样喊喊口号,就不够。

  我又有了新的点子,

  用信件预言谋杀。”

  “什么?!你不是不知道凶手是谁么?怎么预言?”

  “原理非常简单。。。那周每天我都会给报社通过邮局邮寄一张明信片。。。空白的明信片。

  平时我们明信片也很多见,这样邮局和我们那个老编辑看到了也根本不会有疑问。”

  “为什么非要用明信片?”

  “因为每一封信那个老头都要拆开看,

  要写预言信就要造假,也就是邮寄空白信然后后写内容,

  只有收信人的空白的风景明信片很常见,

  但如果邮寄一封空白的装在信封里的信纸,

  一定会引起他的怀疑。”

  “那你们直接伪造信件?”

  “不可以。。。

  你们警方一定会调查信件的来源,

  只有邮局也经手过才安全。。。

  我不在乎是不是真有这个连环杀手,

  只要再有新的谋杀案,我和总编商量好了,新的谋杀案,我们都算到开膛手杰克身上,把案发前一天发出的,三天后才能收到的空白的明信片拿到后,在上面用我的左手写上有对应线索的文字,这样预言信就做出来了。

  但这个计划实行了几天,我就发现了漏洞。

  那个老编辑太负责任,

  每封信都认真看,

  每张明信片都要登记。

  而我们一直盼不来新的案件,

  总编和我商量后,决定不等新案子了,先让老编辑休假,然后把那天收到的明信片内容随便胡乱写一通,然后刊登出来。。。

  就算没发案,相信也足够轰动。

  总编找到老编辑,让他第二天休息。

  没想到他要求周日休,不过无所谓,

  反正天天都有明信片。

  总编一口答应。

  然后时间到了星期六晚上,

  我回家后,突然我的线人来敲门,

  当时已经凌晨一点十分。

  她很慌张,

  我问怎么了?

  她说你找的开膛手杰克又出现了。

  我吃了一惊。

  又是星期六,

  线人说被杀的还是四十多岁的酗酒的妓女,

  和线人一样。

  她很怕成为下一个目标。

  其实我只是希望她能随便找到哪个新的凶案,

  但她对我的报道深信不疑,

  以为真有开膛手杰克存在。”

  “你现在相信开膛手杰克真的存在么?还是仍然是你编造出来的?”

  “我之前是偶然的作出了正确的结论,

  开膛手杰克,虽然名字是我起的,

  但一定真的有这个人。。。”

  陈汉威口气阴森,

  刘廷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线人要求到我家里躲避,

  我兴奋极了,

  时间上和老编辑请假的日子刚好配合,

  只要我看看现场,就可以写预言信!

  那时候报纸的销量。。。

  我立即出去到凶案现场,

  那是第三个死者,

  只被人割开了喉管,

  我很失望,”

  “失望什么?不够凶残不能挑逗起你读者的欲望?”

  陈汉威低头阴郁的沉默了几秒,

  “。。。然后突然又有人来说又发现了第四具尸体!

  我跟着你们警方赶到新的案发现场。

  我知道我找到了,绝对足够轰动的报道!

  大喜过望,

  作了现场描述后,

  我就往家走,

  完全没想到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我!”

  “又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