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林延恩呢?她喜歡自己的兒子麽?”

  “她有時候很喜歡。。。但有時候。。。”

  秦佩佩說到這裡,臉上帶著奇怪的笑容,

  “有時候怎麽樣?”

  “我有一次,見到林延恩抱著他的寶貝兒子,站在我們飯堂的蒸鍋前面,蒸鍋裏面全都是滾燙的熱水,熱氣繚繞,那個小畜牲不停的哭,擺動四肢,可能是熱吧,還有害怕。。。”

  “林延恩要做什麽?”

  “可能是在考慮,要不要把他的兒子扔到鍋裏煮成熟肉。。。”

  劉廷眼角一跳:“那個小孩不是他親生兒子麽?你在暗示我,趙娜的死,是因爲林延恩發現她不忠?”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你們可以去騐dna,不過我沒懷疑過那是他的兒子,dna報告一定是他的兒子。。。”

  “你這麽肯定?”

  “對。。。我了解趙娜,她對林延恩很忠誠,不可能出軌。。。不過。。。好多事情,不是表面看起來那麽簡單,她不會出軌,也可能在無意中背叛。。。”

  “背叛什麽?”

  “我只是說一種可能性。。。”

  “什麽可能性?”

  “我說不明白。。。或者林延恩不喜歡他的兒子,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爲他的師傅?”

  “他的師傅?什麽人?”

  “。。。一個老怪物。。。聽説他也在香港,你也許應該去見見他。”

  “不懂不要緊,要不你拿我的dna去騐騐,也許也一樣啊。”

  “你到底要說什麽?”

  “我要說的話都已經告訴你了。。。”

  “她真要把自己的兒子煮了?”

  “應該是真的。。。因爲第二天,他召集我們開會時,就提出了一個新的魔術表演項目。”

  “是煉鋼爐煉人朮麽?”

  “對,他一定是瘋了,那個煉鋼爐我去看過,我們拿小動物做實驗,距離鋼水上面30米時,小動物就烤成炭棒了,他根本就是要找死。。。對了,魔術已經預定在明年年初在上海表演,你會去看麽?”

  “那就看那個時候,你們魔術團還在不在吧。”

  “一定會在!”

  劉廷身後,突然出現一個男人的聲音,

  劉廷立即警惕地回頭去看,

  是林延恩。

  “親愛的。。。你回來了!?”

  秦佩佩的聲音,立即變得無比嬌羞,跑了過去,手臂纏住了林延恩,

  林延恩臉色鐵青,緊盯著劉廷,問道:“你在和他發春?”

  “開開玩笑麽。。。討厭,吃醋了?”

  “她是我的女人!離它遠點。”

  林延恩一邊說著,一邊把手繞過了秦佩佩的腰部,摸到了胸上,

  然後來回揉搓著,

  肉在胸罩裏,積壓擺動。

  林延恩在挑釁劉廷,

  “你的女人味道不錯。”劉廷冷笑了一聲,

  從林延恩身邊走過,

  故意身子重重撞了林延恩肩膀一下。

  然後剛出門口,

  劉廷聽到身後啪的一聲響,

  是林延恩打了秦佩佩一個耳光,

  “你爲什麽打我!”

  “教訓你一下!”

  啪又是一聲,

  然後是摔東西的聲音,

  劉廷正想回頭去看看,

  突然看到陳平站在自己面前,

  “好玩麽?”

  “你怎麽來了?”

  “送林延恩回來,順便來看看你。”

  “你知道我一定在這?”

  陳平冷笑了一聲,拿出一支煙點着了,抽了一口,

  後面還有摔東西的聲音,還有高聲的咆哮,

  陳平說到:“被壓扁的屍體,只是這種死法,就會讓你瘋狂。。。我說的對不對?”

  劉廷立即感到一股熱血上湧,

  向前猛的一步,一下子把陳平的領口抓緊了,惡狠狠的説道:“不要這麽和我説話,聽到了麽?!”

  陳平呼吸困難,立即臉色有些發紅,

  但仍然一副無所謂戯虐的表情,把手擧了起來,

  説道:“好吧,我求饒。。。咳咳咳。。。把我放開。”

  劉廷猛地一推,

  陳平向後跌倒,然後撞倒了後面桌子上,

  屋内這時候開始傳來秦佩佩淒慘的叫聲,

  應該是林延恩正在毆打秦佩佩,

  劉廷回頭看了一眼,

  有些猶豫是不是要進到屋内制止,

  陳平大口呼了兩口氣,説道:“這兩個都是瘋子,這個魔術團裏面,沒有正常人。。。”

  這時候,屋内突然安靜了下來,

  劉廷和陳平都靜止了下來,

  仔細去聼屋内的動靜,

  突然聽到了什麽東西撞墻的聲音,

  很規律,

  然後傳來了秦佩佩的喘息聲,

  劉廷向前走了兩步,

  門縫邊角上,

  能看到屋内,

  秦佩佩衣服仍然穿著,

  下面的三角褲已經被撕到一邊,

  正在和林延恩做那個事情,

  劉廷立即感到體内一陣強烈的興奮感覺,

  林延恩手撕扯開秦佩佩胸前的衣服,

  粗暴的捏住秦佩佩的胸部,向後扯去,

  秦佩佩喊道:“好疼。。。好疼。。。用力。。。”

  眼神迷離,

  突然轉頭看向劉廷,

  臉色帶著紅暈,

  突然一笑。

  劉廷感到一股熱血上湧,

  這時候旁邊的陳平也已經走到劉廷身邊,

  説道:“你明白我說他們變態的原因了吧?”

  劉廷沒有説話,

  陳平指了一下外面,説道:“我們出去說。”



  兩個人向外走去時,

  劉廷看到那個怪物一樣的小矮子不知道什麽時候進來了,

  向劉廷噁心的呵呵笑了一下,

  然後快步跑到了裏面房門那裏,

  開始扒著門縫,津津有味的偷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