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医生怎么可能和什么大人物扯上关系?”

  “先不要管这个,排查所有的堕胎护士和黑诊所,每个站街女聚集地都要收集信息,不能漏过任何一个医生。”

  “是。头。”



  排查进行了三天,

  查到黑诊所13个,堕胎护士和医生30多人,

  没有具有共济会背景,符合条件的。

  案子卡住了。

  “要不要再去找那个画家问问?头。”

  “他那样的怪人只会更看轻我们,绝不会给我们答案。”

  “那怎么办?”

  刘廷沉吟一阵,

  “五个死者,第二个死者什么特征你还记得么?”

  下属找出资料:

  “第二死者马丽安,42岁,与一个煤矿工人有四个孩子,最小的9岁,最大的19岁。

  七年前离婚,在法庭上表示自己没有赚钱能力,不肯抚养自己的孩子。

  之后主要在救济院靠施舍过日子,

  中间多次靠出卖肉体为生,根据朋友的证词,又说这样也‘太累’,

  但到救济院又要从事重体力劳动,

  经常发誓说要改变自己的状况,

  嘴里缺少五颗门牙,长得很怪异,

  但也有人说是面相老实,

  今年4月时候马丽安交好运找到了一份有钱人家女佣的工作,

  但6月因为偷主人家300港币现金被捕,

  后来那家人改口说是给她钱买东西忘了要回来,马丽安被释放,但也丢了工作。

  当时如果被抓起来,也许她就不会死。”

  刘廷皱着眉头,抽了一口烟。

  “之后她住到最廉价的臭水沟旁的小旅馆里面,一港币可以住三天,十五六个人一个屋子。

  她和一个叫贺兰丽的妓女分享一张床,这样还可以省一半钱。

  (刘廷去过那里,整天一股无法飘散的粪便味)

  死亡前最后一次被人看到是在凌晨两点,

  房东说她喝的醉醺醺,走路不稳,

  很胖,身上的肉乱颤,

  说她几乎把通道都塞住了。

  房东让她交钱,已经拖欠两块钱,

  马丽安一点也不着急,使劲地拍桌子,

  说床必须给自己留着,欠的房钱回来就给。

  自己交好运了,发达了,

  回来就给钱,还让房东看她新买的帽子,

  好看么?超级贵!要十块钱!

  然后再次被人发现时,

  她已经被分解了。

  颈部被淹着下巴的曲线割开,

  眼睛大睁着惊恐的看着天上。”

  下属拿出尸检照片,

  马丽安和另外几个人一样,被铁钩子钩住背部,身体直立悬吊在墙边方便照相机拍照。

  眼睛仍然圆睁,

  “这个表情象征着死亡前的惊恐和难以置信。

  据说凌迟的人面部表情就会很丰富,

  但停留在脸上时间最长的表情就是这个。”

  下属咽了口吐沫:“脖子上的刀口把皮肤、脂肪、血管、肌肉、还有软骨统统划断,

  方向上是从左到右,验尸官有一个模拟的犯罪画像,

  凶手从上面用右手压住死者嘴,

  然后割死者的脖子,

  有些地方呈锯齿状,

  说明凶手用的刀并不十分锋利,

  割的速度很慢,极度用力以求效果。

  不过这不是死因。”

  “死因是什么?”

  “死者左侧有割伤,右侧肚子下部有斜刺向上方进去的几个刀口,肚子上有很多比较浅的刀伤,

  验尸官认为腹部失血及内脏破损是真是死因。”

  “为什么不是割破喉管断气?”

  “因为脖子伤口几乎没多少血。所以推断割喉时颈动脉已经停止工作,否则应该喷的到处都是血,据说能喷到几米远。

  而且脸上有手极度用力的压痕,

  应该是凶手捂住死者防止对方叫喊时候留下。”

  “死者身体很强壮,就算他醉了,要把她推倒,又只靠一个手的力量按住她,然后用另一只手先脱掉她的衣服,然后拿刀捅她,她在已经面临死亡时,刀刀都插到深处却还不挣扎,老老实实配合凶手要自己的命。

  肚子上这些伤口要多长时间致人死命?”

  “起码要十几二十分钟。”

  “要杀人最基本的原则是什么?”

  “除非在极度安全的私密场所,

  否则必须速战速决。”

  “所以要么尸体被转移过,那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要么死者的死因,是在背后被人偷袭。

  应该是突然被人从后面捂住嘴,

  然后反手一刀割开喉咙,

  速度并不是很快,

  因为要用力。

  但割的仍然不是很深,

  只是割开喉管。

  所以没有很多血从脖子流出来,

  马丽安醉酒后感官麻木,

  可能还没有搞清楚情况,

  只是觉得突然脖子很凉,

  整个过程就结束了。。。

  她明白过来时已经无法呼救,而且很快丧失抵抗能力,缺氧昏倒在地上,

  因此推断,凶手力气并不是很大。

  不是青壮年。”

  “但这样推断,凶手从后面攻击就要而是使用右手。。。

  这几个案子一会左手一会右手。

  他在迷惑我们?”

  “就算是双手都很灵活的人,在这种需要全力进攻的时候仍然只会用特定的一只手。。。

  这个问题一定有合理的解释。。。

  一定有合理的解释。

  马丽安躺倒后,

  凶手在她还活着时,拼命的用刀从正面捅她,

  满怀极度的恨意,

  对她的特定的恨意。

  疯狂无休止的捅她,

  直到她真的死亡。

  然后凶手检查尸体时,觉得脖子的伤口太浅,

  可能会暴露自己体力不足的问题,

  就在原来的伤口上再次切割,

  甚至连软骨都切断,

  拉锯一样一直切到颈椎骨位置。

  但没有新的血喷出,

  于是留下这样的一个现场。

  但凶手做得太过了,

  这样深的伤口,连体力非常好的人也不可能一次完成,

  典型的欲盖弥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