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但凶手做得太过了,

  这样深的伤口,连体力非常好的人也不可能一次完成,

  典型的欲盖弥彰。”

  “之后根据尸检报告,子宫被整个剖开。。。

  有一个细节,子宫里面,有人的头发。”

  “什么样的头发?”

  “没有详细报告,就是头发。。。或者毛发。

  死者同样没有被性侵犯。

  头,你为什么对这个死者特别感兴趣?”

  “因为她是第一个被割除子宫的人。也许她有特殊的意义。”

  “也可能只是凶手杀人凶残程度逐步升级的结果?”

  “和死者一起住的那个妓女的口供给我看看。”

  “。。。”

  下属没有动作。

  “怎么了?”

  “当时她失踪了,我们没找到。”

  刘廷立即想发作,

  忍住了。

  “后来呢?找到没有?”

  “。。。要调查的。。。线索太多。。。我们给。。。忽略了。”

  刘廷皱眉头强忍怒火,

  “我们现在去找找。”

  “好。。。头。”



  臭河沟地处九龙下风口海边一片平民区,

  紧挨居民下水排水口,

  始终一股说不清楚的难闻味道,

  让空气更湿热沉闷,

  刘廷每次到这里都感觉汗液完全不起作用,

  而且头始终昏昏沉沉,

  离开后经常第二天似乎到处闻道的仍然有粪臭的味道。

  因为地价便宜,

  乱七八糟密密麻麻的木板简易房,

  聚集了大量游民、妓女、鸦片烟客,

  香港最肮脏的地区。

  左转右转到了一个香美宾馆,

  刘廷亮出证件后,

  “常宜美(和第二死者住在一起的女人)住在这里么?”

  老板四十多岁,又瘦又黑又矮小,头发打着发蜡,口里一股蒜味。。。

  态度很客气:“是。。。是。”

  “现在呢?”

  “应该在里面睡觉。二楼三号。”

  刘廷和下属互相看了一眼,

  “谢谢。”

  两个人走上去,

  楼道里一股鸦片味,

  有人放粤剧,

  三号屋木板门已经变形,

  破窗子用胶布粘住,

  里面挡着发黄的布帘,

  女人巨大的打呼声。

  刘廷咚咚咚奋力敲门,

  玻璃的声音让人烦躁,

  呼声继续两下突然停止,

  楼道里安静下来,

  都在听什么人来找麻烦。。。

  刘廷用更大力气砸门:“警察!开门!”

  几秒钟后,

  脚步声走过来,

  门锁打开,

  一个女人一边套衣服把肥大的胸部塞进紧身衣,

  一边拢头发:“什么事?”

  “马丽安以前和你一起住?”

  眼光闪烁一下,轻轻点头。

  “她死后你失踪了?”

  “我看了报道后怕也被杀了,就躲起来了。”

  刘廷眼睛一亮:”为什么?“

  “没什么。。。”

  女人有一点欲言又止,

  把刘廷和下属让进来,

  点燃一根烟。

  屋内肮脏混乱,

  昏暗的一点点阳光照进来,

  和外面的景色味道高度统一,

  常宜美坐在油腻的被子上:“我也是妓女。”

  “她生前和什么人接触过?”

  “没什么人,就是嫖客之类的。。。”

  “就这些?有没有什么医生?或者堕胎护士之类的?”

  女人身体明显颤抖一下:“我不知道。”

  “开膛手杰克的案件有悬赏,1000块钱。”

  女人冷笑一声:“你认为我知道?”

  “你敢回来这里,威胁应该已经消除了?”

  “不。。。只是因为这里生活成本最低。。。别的地方,我这样的大龄妓女都不够钱。。。

  (深吸一口烟,脸上露出哀伤)

  妓女活到我这个年龄,比死了还要惨。”

  “你和马丽安私交怎么样?”

  “不好。”

  “一起住了多少年?”

  “三年。”

  “你想看看她死亡的照片么?看看她被凶手折磨成什么样?

  然后可以再想想是不是就这么让她死不瞑目。。。“

  刘廷低头从口袋里拿照片。。。

  常宜美突然不再动弹,

  然后突然眼泪慢慢流出来。。。

  “不要拿。。。我不想看。。。拿了也不完整。”

  “你知道她某些器官被切了。”

  “听说了。。。不过我的意思是,

  你们的照片上,没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什么?!”

  刘廷震惊:“她死时候怀孕了?”

  “只有几个人知道。。。我。。。还有。。。”

  “还有谁?”

  “。。。”

  女人似乎在权衡。。。

  “还有谁?!告诉我!”

  突然下决心:“他妈的死就死!

  我逃出去躲的就是这帮人。。。

  是一群人。。。不是一个。。。为首的是一个医生,

  叫做张成伦。。。一个妇科大夫。。。”

  “你怎么知道的?”

  “大概十个月前,马丽安对我说自己两个月没来月经。。。

  可能自己怀孕了。

  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总有些嫖客不肯采取避孕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