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凶手你认不认识?”

  不。

  “你认识马丽安么?”

  手指好像要向上翘,

  突然落下。

  “她怀孕了,肚子里有一个婴儿你知道么?”

  是。

  “是不是你的?”

  手指犹豫一阵,

  落下,不是。

  “马丽安案发现场你去过么?”

  刘廷预期医生说没有,

  他是凶手的话,就算去过现场也应该说没有,这样合乎逻辑。

  但手指向上,答案是:是。

  “然后去过他们的旅店?”

  是。

  “你到他的旅馆,是看或者拿什么东西?”

  张成伦艰难的点了点头,示意要笔。

  刘廷把笔塞到了他的手里。

  歪歪扭扭写了半天,

  勉强能辨认出来:“纪念品”。

  “什么纪念品?”

  照片。

  “两个人的合影是么?和马丽安合影的另一半女人你认识么?”

  写了三个字:“撕掉了。”

  “只要马丽安的照片?为什么?”

  张成伦没有任何动作,

  只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但情绪很激动。

  “案发在两个月前,可你老婆说你在三个月前中风?

  你在撒谎还是你老婆在撒谎?”

  笔写:都是真话。

  “那是什么意思?”

  张成伦勉强呜呜尝试说话,但说不清楚。

  “凶手是不是你?”

  不是。

  “那是什么人?”

  认识的人,

  刘廷一阵兴奋。

  “把她的名字写出来。”

  张成伦呼吸艰难急促起来,

  手在空中犹豫,

  犹豫,

  最后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

  是:“我不敢说”。

  “为什么不敢说?怕我们查不清楚然后遭到报复?

  很厉害的大人物?”

  还是:“我不敢说。”

  “你们不要费力了。

  由于某些原因,

  他不能告诉你凶手的名字。。。”

  突然身后响起来说话声,

  刘廷和下属立即向后看去,

  是张成伦的三姨太连奇丽。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悄悄靠过来的,

  和鬼一样没有声响,

  不自然的微笑一下,走到张成伦的床头,

  对张成伦说道:“我说的对么?你不敢说这个名字。”

  张成伦眼泪居然流出来了,

  连奇丽抓住张成伦的手,

  也流出了眼泪,

  吸了一下鼻子,

  “我也不能告诉你们凶手是谁。

  不过有些我知道的情况可以说,

  我先生身体不好还要休息,

  我们到隔壁吧好么?”

  刘廷点了点头。



  三个人落座后,

  连奇丽:“你们来这里,是因为那个马丽安的室友吧?”

  “你认识她?”

  “不认识。。。不过我老公在案发后去过现场,那个女人认出了我老公,所以来过这里。”

  “你们家里?”

  “对。”

  “为什么?”

  “敲诈。。。她要一笔钱,1000港币,如果我们不给出这笔钱,她就要向警方举报我们。。。”

  “之后呢?”

  “我处理的这件事情,我证明给她看我老公不可能是杀人凶手,还警告她可能真正的凶手也在盯着她,因为某些原因,她就被吓跑了。。。

  可能现在她还活着,没事了,

  以为上了我的当,所以把我老公的名字说出来报复我们。”

  “为什么?”

  “事情比较复杂。。。

  怎么说好呢?

  马丽安,

  还有其他几个死者,实际上死于一个大人物之手。

  大人物的名字我不能说,

  不敢说。

  他和一个普通的女店员有染,

  然后偷偷和那个人结婚了,

  甚至有了孩子。”

  “女人是五个死者其中之一么?”

  “不是。。。

  是一个普通的信天主教,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

  那个大人物是英国人,

  本来可能继承家族的。。。”

  “财产?”

  “这么说不够准确,但也差不多。。。

  那个家族男丁不兴旺,所以这个继承人虽然只有第三顺位,但仍然被看作是家族的希望。

  而和一个出身低贱的信仰也不同的华裔女孩结婚生子,

  则将会毁灭这一切。

  所以他们家族的家长,一个女长者找到了我老公。

  这让我们家里十分惊恐。”

  “为什么?”

  “因为那个女人生产的时候是秘密进行的。

  接生的人就是我老公,

  当时他就对我说过这次可能惹麻烦。

  对方对我老公提出了要求。”

  “什么要求?”

  “他们会安排人把私生女强行带走,

  但剩下的那个华裔女人是个麻烦。

  而且毕竟是私生女的妈妈,”

  “要给她灭口?”

  “不。。。比那个可怕得多。。。

  他们要。。。

  要。。。”

  连奇丽的声音开始哽咽,

  “要什么?”

  “我老公是脑科大夫,他们要我老公给那个女人做一个手术,

  割出那个女孩脑子的特定部分,

  让她失忆,忘掉这一切。”

  “你老公答应了么?”

  “没有。。。

  他说自己对脑科手术已经生疏。。。而且觉得这简直是疯狂的行为。。。

  但很快他还是听说有人给那个女孩做了那个手术。

  女孩不但失去记忆,而且完全丧失正常的自我,

  一刻也离不开别人的照顾,只能在医院里度过余生。

  然后不久,开膛手杰克杀掉了第一个人。。。

  我老公听到一种说法,

  就是有五个妓女,她们也和这件事情有关,

  为了某种原因,必须让这五个女人死掉。

  我觉得这一切太扯了,也不知道五个妓女和被摘除部分大脑的女人有什么关联,

  但我老公深信不疑,第一个女人果然如预言般死去后,他就更加相信,

  然后就是第二个死者马丽安,

  之后一个接一个女人死去,

  然后五个女人都死了后,

  案件不再发生。”

  “你老公从什么地方拿到的名单?”

  “不知道。。。

  我问过很多次,他没有说过。

  现在就更不可能说了。”

  “你老公三个月前中风,但又在两个月前能自己活动去马丽安的小旅馆,怎么回事?”

  “你们不用死抓住这个疑点不放。

  他三个月前确实中风过,

  之后没有彻底丧失运动能力,

  只是右半边身子有些麻痹。

  而第二次中风。。。

  就有些可怕。。。”

  “怎么说?”

  “从马丽安的家里出来后,

  他没有直接回家。

  我们发现他的时候,是第二天在屋门口,院子正中央。

  他躺在地上,

  头上缠着纱布,

  抢救后就是现在的样子。。。

  至于头上的纱布,你们可以随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



  三个人再次进入张成伦的房间,

  连奇丽直接走过去,

  小心的扒开张成伦的头发,

  脑后一道七八厘米长的伤口在头皮上清晰可见,两边是几条缝合斜线的留痕。

  张成伦满脸惊恐,

  眼睛睁到最大,

  一动也不敢动。

  “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但我有个猜测。。。

  就是他的大脑,可能也被人动过手脚,

  原因就是那些人发现他在调查妓女死亡的案件。。。

  (突然低头转向张成伦)

  老公,我说的你认为有道理么?”

  张成伦立即点头,

  大口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