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一阵本能的恐惧,

  手紧紧握住枪,

  在口袋里朝向前方,

  随时准备射击。

  慢慢向前走,

  转角过去第一个门是厕所,

  里面苍蝇嗡的一声四散飞开,

  尿臊和下水道的臭味,

  排泄物在黑暗中似乎没有冲掉。

  再往前是一个水泥地面墙面的厨房,

  灯泡悬挂在半空,

  玻璃破损,随着吹进来的风轻轻摇摆,

  没有任何灶具,

  但在窗下面一个大水池,水龙头没有关紧,还在滴下水滴。

  旁边一个满是黄垢的肮脏浴缸,

  中间一张医用行军床,

  上面空空的,但有大片的血迹。

  墙上也有血液喷溅的痕迹。

  行军床后面角落堆着一堆不知道什么东西,

  但好像活体组织的废弃物。

  墙上钉着一个挂架,

  下面整齐的斜挂着几样刀具。

  地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什么液体。

  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咸味。

  浴缸中深色的液体充满,窗外一点点光亮照进来表面泛着油光。

  分解尸体的地方?

  刘廷的手开始颤抖。

  心脏狂跳,

  手心冒汗,

  深吸一口气,

  继续向屋内模模糊糊的站立的人体走去。

  人体的肚子,确实是被剖开的!

  里面的内脏清晰可见。

  里面的内脏清晰可见。

  再往前走,

  隐藏在黑暗中的脑袋也露出来,

  一半是完整的,

  一半被剖开,

  成断面状,

  眼球还塞在眼眶内,

  嘴张着,

  一层一层可以看清楚皮肤、肌肉、血管、以及下面的头骨,

  最里面的脑子。

  另一边眼睛圆睁,

  下面的身子也都是一样的结构。

  一个一个内脏清晰完整,

  手臂也被剖开,

  同样的分层结构。

  是模型么?

  塑胶模型?

  刘廷靠过去,

  和真人一样大小,

  皮肤带有弹性。

  器官也都软软的带有弹性!

  是真人的组织做成的标本。。。

  对面的沙发从中间的画布后面露出来,

  上面也躺着一个女人,

  没有被分开,

  身体完整,

  脑袋上带着极假的假发套,

  腹部被剖开,

  内脏看不清楚,

  因为上面洒满了鲜血,

  只有模模糊糊一大滩。

  脸上露出狂笑的表情,

  和《开膛手杰克的小屋》中的那个小女孩一模一样。

  画布上面已经写了名字:《第一个死者》。

  突然屋门吱呀一声关闭。

  刘廷心脏几乎跳出来,

  浑身颤抖一下立即转身,

  一个人站在阴影当中,

  摘掉头顶的帽子,

  一边说道:“哈哈哈。。。你果然找到了这里。”

  “华西特,你就是凶手?!”

  “你怀疑是我?。。。

  你们警察都是白痴。。。我如果是凶手,

  会引导你们来抓我么?”

  说完,向前走过来。

  门被关上后,

  屋内更加黑暗,

  刘廷本能向后退了一步,

  好距离两个人体标本,

  还有中间的怪异画作远点。

  同时防备华西特突然攻击。

  枪瞄准前方。

  “那你怎么解释你的画,还有这些变态的东西?”

  “我是艺术家,喜欢这些东西,

  大家喜欢我的画,也是因为这些东西。。。

  没什么奇怪的,

  每个人都可能是开膛手杰克,

  每个人都有阴暗的一面。。。

  我用我的画,把他们的残暴引出来,

  他们喜欢这种感觉。。。

  这两个是尸体标本,

  尔柯南卖给我的,

  他把福尔摩斯写死后,整天研究的就是这些东西。

  女人尸体我用来创作这部最新的作品,

  上面用动物的鲜血淋上的,不是人血。

  动物都是我亲自解剖的,

  就在这个厨房里。

  我不敢杀人,

  却想体会一下那个人把刀捅进人的肚子里,

  看着活蹦乱跳的人在自己眼前死去的感觉。。。

  那感觉很让人惊悚,害怕,

  不过好着迷。

  我每天开始画画前,都杀一只动物,然后尽量带着这种狂暴的感觉去画这幅画,”

  “这就是画里的女人眼睛睁到几乎从眼眶凸出来的原因?”

  “对!

  而且我用了全新的手法,

  不论你看这幅画时在什么角度,

  她都好像在死死盯着你,

  让你感觉到她发自内心的恐惧!”

  “为什么不把肚子里的内脏画得更清楚?这样才更吓人?”

  “那就不真实了。

  我看过真实的解剖,

  内脏挤在一起根本没有什么颜色的区分,

  都是被血红的液体涂满了看不出来谁是谁。。。

  所以我只是简单的用红色和黑色涂满伤口,

  你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

  你就会更努力的去分辨,

  同时感到更恶心恐怖。

  奇怪的是我是随便涂抹的,

  但画完后却感觉似乎能看出来她的子宫和肾脏。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是我真的下意识画出来的,

  还是只是我的潜意识的体现?”

  华西特已经走到画布旁边,

  爱惜的来回抚摸自己的作品。。。

  “我准备把自己也画到里面,

  坐在这个沙发上,

  画的名字也改成《杀手卡姆登?汤》。”

  “卡姆登是什么人?”

  “一个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的名字,我不知道来源。。。

  画布上现在的名字是我临时起的,

  也可能改叫另外一个名字,

  《屋里的火光》,不过如果叫这个名字的话,

  我就需要把这个女人的半边脸全都重新画一下,画成残破不堪。”

  “为什么?”

  “这样才像第五个死者。。。”

  “你引导我到这里,不是只为了说这些吧?”

  “哦。。。差点忘了正事了。

  我现在就要告诉你,

  开膛手杰克的秘密。”

  “你也在研究这个案件?已经找到凶手了?”

  “不。。。

  我确实知道凶手是谁,

  不过不是推断研究出来的。

  而是我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里面所有的,渊源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