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张成伦的私人医生叫傅振伯,

  你查他,只要发现张成伦装病的证据,

  这个案子就破了!”

  刘廷沉默一阵:“你为什么要把这些说出来?”

  “因为我厌恶自己。。。”

  “什么意思?”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精神世界,

  我沉迷于这些东西,

  那几个死者,现在我家里这些变态东西,

  画布上的怪物,

  连梦里都是这些,

  可我又感到害怕,

  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样下去我会崩溃,

  画家都爱崩溃发疯,

  还有作曲的,

  写书的。。。

  情感比正常人更强烈,

  也更容易被自己的欲望支配,

  走向毁灭。

  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有时候恨不得杀了自己。

  可笑的是,

  这个想法也让我着迷,

  病得不轻。。。

  我想摆脱,

  我觉得我有罪,

  我说出真相来,

  是为了让自己好受一些。”

  “所以连自己的朋友也要出卖?”

  “他和我真的很好,几乎像一个人一样的好,

  所以我也像恶心自己一样的,对他感到恶心。

  把案子破了,刘廷,

  让他身败名裂。

  那时候我也许会发疯,

  也许会被皇家的人杀死。

  不过那是我活该!

  如果我死了,我的遗嘱里希望把这里保持原样,

  这是最接近我心理本源的地方,

  看到这里,就知道我是怎样的人。”

  “改成你的纪念馆?让别人讨厌你?”

  “他们会害怕我,不过也会对我更着迷。。。

  你说是么?”

  华西特躺倒在那个标本旁边,

  开始控制不住的阴森的笑。

  刘廷心里感到恐惧。



  离开华西特住所后,

  刘廷赶回警局,

  档案室,

  亲自查找皇家档案,

  检索里面没有。

  和自己预想的一样。

  再找那个给张成伦治病的外科医生傅振博,

  有一个地址,

  住在高档富人区。



  之后是一连串挫折的开始,

  刘廷发现自己开始对7%浓度的海洛因上瘾,

  有时候会出现幻觉,

  长时间的浸泡在无休止的血腥案件里,

  和变态压抑的人打交道,

  压力和无处排解的愤怒让人崩溃,

  自己越来越经常喜怒无常,

  而且不想对自己加以控制。

  华西特、尔柯南,

  这一对怪物。



  傅振博五天前离开香港去了菲律宾,

  刘廷强行搜查了傅振博的诊所,

  不合规矩,

  但刘廷控制不住自己的享受这种危险的滥用权力的感觉,

  也没有人敢阻拦。

  张成伦的病历没有问题,

  两次中风日期全部符合描述,

  询问护士,护士记不清楚细节,

  问傅振博去菲律宾做什么,

  护士说不清楚,回来日期也不清楚,

  “应该是外逃。。。应该是外逃。。。”

  刘廷脑海中反复播放这个声音,

  直觉告诉自己这都是他们的事后掩饰工作。

  病历里面,

  意外地发现华西特的档案。

  他也是傅振博的病人。

  只有一个简单的检查单,

  “陈年手术瘘管破裂流脓,

  手术封口加抗生素治疗已经痊愈。”

  就简单几句话。。。

  华西特和自己一样,也饱受病痛折磨,

  需要宣泄的渠道。



  阿维王子的资料,

  刘廷想到了一个渠道。

  官方出于皇室法律规定的原因,

  尽管皇室已经变成表演性质的存在,不再掌握实权,

  但仍有豁免权,警察部门相关档案都要加密封存,

  香港这边一点都没有也非常正常,

  但有一个人可能有资料,

  未必准确,但可能有猛料。

  《明星报》的总编。



  “你又来干什么?”

  刘廷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

  脸部肌肉不受控制,

  拿出一根烟点着了,猛吸了几口,

  妈的能说话了:“皇室的新闻你敢登么?”

  总编瞬间眼睛发亮:“他们现在不过是高级宠物而已,

  议会和首相有权力,”

  “敢不敢?!”

  “敢。”

  “我有未经证实的消息,开膛手杰克可能是皇家阴谋论,

  但我缺少证据,

  你给我提供阿维王子的情报,

  如果我确认了真相,

  我保证第一个让你登出来。

  但调查未结束前,不能有任何消息见报,不能告诉任何人,

  怎么样?”

  “可以。。。

  阿维王子是凶手?”

  刘廷详细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告诉总编,

  总编很兴奋,

  突然疑惑:“让我查他我有渠道,

  需要伦敦的朋友帮忙,打个电话而已。。。

  但我公布出来后,你还怎么抓人?”

  “就算查清了,他们的身份还有背景,

  永远也无法抓起来他们。。。

  你的新闻,可能是他们唯一的惩罚。”



  三天后,总编打电话来:“我们晚上报社后面拨利道有一家咖啡馆,说话比较方便,7点在那见面。”

  “有什么消息?”

  “我查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信息,

  但是不是能确认凶手,

  我很矛盾。。。”

  “矛盾是什么意思?!”刘廷烦躁。

  “见面再说。。。你还是先亲耳听一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