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女孩眼睛直视着刘廷,慢慢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刘廷心脏猛地一跳:“。。。为什么这么问?”

  女孩笑了一下,突然亲了刘廷一口,问道:“懂么?”

  刘廷感到浑身都在颤抖,呼吸剧烈起来,

  猛地将女孩按倒在床上,

  开始解女孩的扣子,

  手一下子在领口摸进了女孩的胸部,

  又滑又软,

  用力捏,

  女孩疼得叫了一下,

  刘廷再用力,

  女孩喘息起来,说道:“等一下。”

  刘廷按住胸部,

  把脖子抬起来了一些,

  女孩脸上带着红晕,

  说道:“。。。我每次要3000。。。”

  刘廷大口喘着气,

  再次把女孩按倒。



  完事后,

  刘廷和女孩躺在床上,

  女孩看着刘廷,嘿嘿笑了起来,

  “你很迷恋我是么?”

  “。。。”

  “为什么?”

  “。。。因为你像一个人。”

  “什么人?”

  “。。。”

  女孩冷哼了一声,从床头柜拿起了烟盒,给刘廷点了一棵烟,

  看到刘廷手指时,女孩惊叫了一声,

  脸孔有些扭曲,

  又看自己的身体,

  刘廷立即也看自己的手指,

  刚才在林延恩小屋里被扎的那个地方,

  溃烂了一小块,

  里面涌出粘粘的红色液体,

  但没有痛觉,

  女孩厌恶的连忙从床头柜拿手纸擦自己的身体,

  好多地方都蹭上了粘液,

  有一点腥味,

  也可能是精液的味道,

  刘廷看着自己的伤口,

  那个针上面是什么东西?

  还有秦佩佩用她肉乎乎的身体藏在身后的那个小盒子,

  里面白色的,蠕动的东西,

  又是什么?。。。



  刘廷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

  开始穿衣服,

  “你这就要走?!”

  “你叫什么名字?”

  “车曼妮。。。”

  刘廷点了点头,

  又回头看了一眼车曼妮,然后把裤带系上,

  从口袋里又掏出两张一千港币的钞票,

  “你在哪出柜?”

  车曼妮故意把被子掀开了,

  露出自己的身体,

  下面黑色的三角,

  巨大的有些下沉的胸部,

  乱糟糟的头发,

  刘廷把钱给她时,

  在下面狠狠摸了一把,

  又潮又粘又热,

  “讨厌。。。我不是小姐。”

  刘廷眼角一跳,

  “我是港大的学生。。。这个算是我的副业。。。”

  刘廷点了点头:“我回头再找你。”

  然后转身走了。

  车曼妮拿着钱,

  看着刘廷把门关上,

  得意的嘿嘿笑了一下。

  然后看了一眼墙上海报的大标题:

  被压扁的魔术小姐。



  刘廷到达铜门街时,正是下午,

  四周一片燥热,

  老旧的欧式弄堂,

  一个五层公寓,

  外面青砖青瓦,

  走进去后,

  淡淡的霉味,

  光线很好,

  螺旋式青木楼梯盘旋而上,

  最上面一个有年头的水晶吊灯已经发黄,

  楼梯一踩枝丫作响,

  楼道内有粤剧的声音,

  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一样。



  上到五楼,最里面一间就是林延恩师傅谭振海的公寓,

  房门也是青木雕漆的,

  没有锁,

  刘廷轻敲了几下,

  没有人回应,

  刘廷小心的把房门推开了,

  一股浓烈的福尔马林味道,

  屋子挂着厚厚的窗帘,

  刘廷的手指包着胶袋,

  有点痒,

  胶带已经被粘液浸透,

  本能的感觉到危险,

  刘廷摸向腋下,

  空的,

  妈的,已经不是警察了。

  刘廷咬紧了一下牙齿,

  轻轻的迈步走了进去,

  黑色窗帘最上方有一个空隙,

  只有一束阳光照射进来,

  两旁墙壁黑暗中仍能看出发黄,

  挂着一排图片,

  一些黑白照片,

  几个图片,

  一个是人站在舞台上,

  左手拿着人头,

  人头眼睛被挖出,

  眼球在右手里,

  被捏得将近爆炸的瞬间。

  另一张是一个人被夹具固定住,

  正在被抻长身体,

  同时手里拿着一副手术剪刀,

  正在剖开自己的肚子,

  旁边则整齐排列着自己的内脏,

  心、肝、肾、脾、胃,

  还有肠子。

  两幅画里的人头都是一样的长相,

  另一边摆放着一些魔术道具,

  其中一个是刚才那个手术夹具的缩小模型,

  还有一个是人的手骨模型,

  指着前面的走廊,

  好像一个箭头一样。

  刘廷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房间,

  一样的昏暗,

  还有股不能自理老年人特有的尿臊气,

  突然那个手骨的食指弯曲了起来,

  刘廷看到了吃了一惊,

  手掌整个弯成了一个握手的姿势,

  刘廷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把手慢慢伸了出来,

  刚靠近那个手掌,

  突然手骨紧紧握在了一起!

  同时旁边一块黑布突然被揭掉,

  里面挡住的,

  是一个满脸布满肌肉条纹,没有皮肤,

  好像医学院教具一样的人头!

  眼睛圆睁着,

  恶狠狠的盯着刘廷。

  刘廷心脏狂跳起来,

  突然那个屋子里面传来一声重重的金属撞击声,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然后立即安静了下来,

  只有不知道什么东西发出来回摆动的声音,

  那个人头没有眼皮,

  眼睛显得更加突出,

  紧紧盯着刘廷,

  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醒目,

  人头上面密布的肌肉条纹,也显得格外狰狞。

  刘廷尽量不去看那个人头,

  而是小心地向屋内走去,

  推开上面带着磨砂玻璃观察孔的老式木门,

  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是挂钟的钟摆摆动的声音,

  反衬的屋内更加死寂的可怕,

  突然咚咚咚的响起了整点报时声,

  下午3点,

  挂钟也是个骷髅头造型,

  也带着白色的眼睛,

  也盯着刘廷,

  会转动!

  刘廷小心的向屋子另一边张望,

  黑漆漆的屋内,

  尿骚味刺鼻,

  一个破旧的轮椅,

  一个几乎已经秃顶,

  后脑头发却格外长的老头,

  皮肤几乎都已经脱离开肌肉,

  浮肿在一边,

  脑袋无力的搭在脖子上,垂向地面,

  轮椅顶在墙角,

  刚才的声音,

  应该就是轮椅的撞击声。

  刘廷四周观察了一下,

  屋内空荡荡的,只有最里面有一张破铁床,

  被子乱堆在床上,

  显得恶心肮脏。

  “谭振海先生?”

  刘廷尝试去叫醒老头,

  没有反应。

  刘廷小心地走了过去,

  身后的骷髅头眼球仍然在紧盯着自己。

  刘廷再问了一声,

  还是没有回应,

  老头身上气味简直让刘廷昏厥,

  突然毫无征兆的整个身子向刘廷倒了过来,

  刘廷立即去扶住老头,

  眼睛紧紧的闭着,

  似乎也没有呼吸,

  突然嘴动了起来:“快。。。快走。。。快走。。。”

  “快走?!。。。什么意思?”

  “有人要。。。要杀我。。。给我吃东西了。。。东西。。。东西有毒。。。”

  “他在哪?什么人要杀你?快告诉我!”

  “刚。。。刚走。。。快。。。快追。。。快追。。。”老人艰难的说完最后一句,身子突然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