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等水流下去差不多了,

  在地板上,小心地打开那张纸,

  看到上面就写了四个字。。。

  “春、夏、秋、冬”

  三个人面面相觑,

  刘廷再仔细检查,

  就这四个字,

  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夏至:“这什么意思?”

  冬月:“应该指的就是我们四个。。。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突然下面传来女人的惨叫声,

  尖利刺耳!

  不停止!

  三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夏至:“是春或者秋的声音!”

  然后转身就向下跑去,

  刘廷和冬月立即跟上去,

  向下跑一层楼梯,

  一个穿着短裤短袖运动衫,

  头发却披散着的女孩,

  皮肤很白,

  眉眼清晰,

  满脸恐惧的看着前面的大门方向。。。

  身体不停颤抖,

  眼眶通红,眼泪流出来,

  刘廷他们跑过去,

  才发现那是一间客房,

  大门敞开,

  一个女孩躺在里面,

  穿着睡衣,

  没有系上带子,

  半裸肉体露在外面,

  雪白的皮肤甚至发灰,

  夏至:“哭的是秋盈,躺着的是春日。”

  刘廷四处看了看室内,

  地上一大滩血,

  心脏位置上插着匕首,

  地上有脚印,

  刘廷对比了一下大小,

  不是她们四个的,

  和自己的脚印大小倒是差不多,

  而且鞋底的印迹也一样?

  脚印正中有一个标记,

  两条蛇旋转在一起,互相咬着对方的尾巴。

  中间有两个字:“循环”。

  夏至:“看这个脚印证明了我的推测,

  凶手就是你!刘廷。。。”

  刘廷迷惑:“我没做过?

  (仔细搜索记忆)

  至少在我记忆中,我没做过。。。”

  冬月:“这个拖鞋应该是旅馆的。。。

  循环酒店。。。

  好奇怪的名字。。。

  不过拖鞋只是大小一致,

  还是不要这么早下结论,

  你是警察吧刘廷?”

  “你怎么知道?”刘廷立即警惕起来,

  “你不是什么都记不起来么?”

  “奇怪。。。

  我说你是警察是脱口而出的,

  是啊。。。

  我怎么会知道?”

  夏至:“你要是警察,现在这种情况你看看现场,

  能得到什么结论?”

  刘廷发现自己的专业技能似乎还在记忆里。。。

  小心的转到尸体另一边,

  春盈的眼睛圆睁,

  惊恐的看着地板前方,

  脸孔肌肉有些扭曲,

  夸张的睫毛贴在上面,

  厚厚的粉底,

  身上一股清香,

  头发打过摩丝,

  “应该是刚洗完澡,

  化了浓妆,

  然后出来时,

  突然被人从后面袭击,

  所以有吃惊的表情,

  而心脏被刺穿后,

  一刀致命,

  剧痛和失血麻痹让她迅速丧失抵抗能力,

  肌肉抽搐就是这个原因,”

  “这里这么怪异,

  她还有心情洗澡,

  还要化妆,

  难道要上台表演?”

  一旁的秋盈说:“我知道什么原因。

  她对我说过自己是一个模特,

  不化妆不愿见人,

  刚才她说自己要出去跑步,

  我说这里这么奇怪你还出去?

  她说反正总会有答案,

  自己没做亏心事,不怕,

  然后就出去了。

  我不敢和她一起出去,

  不过我就住在旁边那里,

  听到一声惨叫,

  出来时,

  就看到她倒在这里了,

  然后你们就来了。”

  夏至冷笑:“原来是模特,怪不得胸部大得这么夸张,

  也许是隆过。。。”

  冬月:“乳房形状自然向两边扩散,

  应该没有整形过。。。

  这个你嫉妒的没有道理。

  不过你得也不小。”

  夏至翻了冬月一眼。

  “不怕死的女人,结果真死了。”

  秋盈:“我们是不是应该报警?”

  “她说记得自己是模特,

  你们三个呢?都还记得自己的身份么?”

  夏至:“我是公关小姐。。。在哪上班我就不记得了。”

  说完自己厌恶的撇嘴。

  秋盈:“我是大学生,

  专业是物理。”

  学物理的美女大学生?

  其他三个人都有些惊讶,

  秋盈尴尬地笑了一下。

  冬月:“我是心理医生。。。

  我们是不是应该报警?”

  “电话你们都试验过吧?

  有能打通的么?”

  都摇头。

  “刚才我们看到过服务员,”

  夏至:“那是鬼好吧?”

  刘廷感到后背发凉,

  立即向后面走廊看了一眼,

  总感觉有人在窥视他们。。。

  “怎么可能有鬼,

  还不是自己吓自己。。。

  我们先下楼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人,

  如果不能的话,

  就麻烦了。。。”

  秋盈:“那尸体怎么办?就放在这里?”

  “这是案发现场,不要碰。。。”

  “会不会发臭腐烂?流脓水?

  还有尸斑?”

  秋盈有些惊恐。

  “还要几个小时。。。

  我们走吧。。。”



  四个人踩着枝丫作响的木质楼梯下楼,

  穿过黑暗的欧式走廊,

  到了大厅里面,

  破旧的地板,

  灯都没有亮,

  四周阴森,

  前台是一个黑色的木头吧台,

  里面的架子上已经结了蛛网,

  一个人都没有。。。

  四个人都感到莫名的恐惧慌乱,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们会不会被困在这里了?”

  刘廷:“应该不会,

  春日死之前不是还出去跑过步么?”

  “你们看地板中央!”

  一个巨大的和刚才拖鞋底上的标记完全一样的双蛇互相循环的图案!

  蛇嘴吐着长长的芯子,让人很不舒服。

  “循环是什么意思?”

  “四季循环?春夏秋冬?”

  冬月:“会不会是死亡顺序?

  按照心理学,

  如果我们是被什么变态杀手盯上了,

  人有一种表现的欲望,

  对自己安排的特别得意的事情,会忍不住表达出来,

  春夏秋冬就是一个提示。”

  秋盈:“可是为什么选择我们?”

  “也许只是因为我们名字里面有这四个字。。。”

  几个人沉默下来,

  夏至:“那他呢?(指刘廷),

  他为什么在这里?”

  冬月:“答案就两个,

  或者他就是凶手,

  或者他是必须在这里的某种关联人,或者道具。。。

  不论是哪个答案,

  刘廷(转过来看着刘廷),

  按照预设,

  你都会看到我们四个一个一个在你眼前死去。。。”

  秋盈声音颤抖:“会不会这么变态啊?!”

  刘廷:“还是小心点好。。。如果你们相信我。。。

  现在开始。。。

  我们四个人必须一直在一起,

  同时寻找离开这里的办法,

  直到联系上外界,

  或者找出真相为止。”

  夏至:“我们该信你么?”

  刘廷:“你们自己选择。。。”

  三个人都不说话。

  “那好,

  如果真有变态杀手,

  这个旅馆应该是他动手的地方。。。

  我建议我们到外面,

  你们有意见么?”

  还是沉默。

  刘廷点了点头,

  向宾馆大门走去,

  然后推门,

  心里一个想法,

  大门会不会已经被锁住,

  无法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