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秋盈吓得已经脸色发白,

  手都在微微颤抖,

  刘廷抓住她的手,

  又冷又滑腻的触感。。。

  秋盈慢慢走过去,

  刘廷开车在后面跟着。

  终于顺利通过。。。

  “还好有惊无险。。。”

  冬月还是不放心:“地图上特意标出来,一定有特别的用意。。。难道只是难走一些?”

  夏至冷笑:“没事还不好。。。我们继续前进吧。。。”

  然后突然跑到最前面,

  “刘廷!我要骑你的巡逻车。”

  “为什么?!”

  “谁知道你是不是坏人。。。

  万一你把我的车做过手脚呢?

  车子是你挑选的。。。

  我骑你的可以保证安全。。。”

  “那你领头?你认识路么?”

  “没事。。。再往前走一段等路开阔时候,我们再换位置。。。”

  刘廷心里有些厌恶,

  不过总不能和女孩一般见识。

  冬月和秋盈都不说话,

  可能她们也在怀疑自己,所以看热闹?

  刘廷刚准备上第三辆车,

  突然听到夏至一声惨叫!

  然后车子猛地向路旁的树丛中冲去!

  夏至慌忙避让粗壮的树干,

  地面起伏,

  巡逻车剧烈颠簸,

  猛地被弹起来,

  咚的一声侧撞到一棵树上,

  立即着火,

  夏至人型玩具一样被横甩出去,

  摔到地上不省人事。。。

  冬月立即浑身颤抖着说:“春夏秋冬的顺序,

  换车都没有避免?!”

  刘廷:“先别瞎想了,赶快过去看看!”

  立即向夏至方向跑去,

  车子油箱起火,

  夏至双眼紧闭,

  脑袋上和衬衣上全都是鲜血,

  “她还活着!”

  “刹车。。。刹车失灵。。。”

  夏至下意识地说话,

  “换车也跑不掉。。。”

  刘廷:“先把她拖开这里,巡逻车爆炸就完了!”

  夏至被树枝卡住,

  刘廷拼尽全力掰树枝,

  手划破出血,

  夏至呻吟惨叫,

  被刘廷猛地抱起来,

  向旁边急跑,

  躲开安全距离后,

  刘廷大口喘气,

  巡逻车那里火越烧越大,

  却没有爆炸。

  “虚惊一场。。。

  快看看夏至的伤。”

  夏至:“刘廷。。。你肯定是凶手。。。换车前你做手脚了?”

  “这怎么可能?!

  我哪有机会,除非我能猜到你要骑我的车。

  先别说废话,

  你伤的严重不严重?”

  “求求你别把我丢下悬崖。。。”

  冬月突然露出恐怖的表情:“坏了。。。”

  “怎么了?!”

  “秋盈呢?秋盈不见了。。。”

  刘廷立即四处去看,

  发现秋盈的车上一片血迹!

  地上有拖拽的痕迹,

  向来路一直拖过刚才那个悬崖。。。

  “杀人顺序应该夏至先死,

  她现在还活着,怎么回事?!”

  夏至:“你说点好话行么?

  也许是凶手以为我死了。。。

  所以对第三个人下手。。。”

  “不。。。

  凶手给车做手脚,

  是为了让我出车祸,

  然后拖走在最后面的秋盈,

  你和我换车了,

  对他的计划没有影响。。。”

  “可是这不符合春夏秋冬的顺序?”

  “也许这个顺序,不是凶手的安排,

  而是有其它的含义。。。

  也许秋盈现在还没死。。。

  不行。。。

  (刘廷的肾上腺素疯狂分泌)

  我要去救她。。。”

  “你疯了!”

  夏至一把抓住刘廷,

  脸上手上全都是伤口和泥土,

  头发散乱,狼狈不堪,

  却神经质一样:“她已经死了你现在去就是送死,

  你现在的任务是保护好你自己和我们两个。。。

  你走了,只有我和冬月,

  凶手来了怎么办?!”

  这时候冬月突然指着下面喊道:“你们看远处岸边!那里有人!好多人!

  我们可以向他们求救。。。”

  刘廷立即向下面望去,

  码头上有渔船,

  有就地贩卖的渔民,

  还有好多游客。。。

  看到他们,刘廷感到仿佛岛上一下有人气。。。

  心理安稳一些。

  “我没事。。。

  我是警察,受过训练,

  只有这一滩血迹,

  应该是秋盈被割开了一个伤口,连着动脉。。。”

  夏至:“出了这么多血应该已经死了!”

  “不一定。。。

  血量还不是很夸张。。。也许只是丧失反抗能力。。。

  凶手应该只有匕首做凶器,

  我可以应付。。。

  如果就这么不知道秋盈死活转头就走。。。

  我做不出来这种事。。。”

  夏至尖叫:“那我们呢?!”

  “凶手拖着秋盈去那边了,只有这一条路,

  你们不会有危险。。。”

  夏至还要反对,

  刘廷立即拔腿要向前跑,

  这时候突然心里一个声音响起来:“做得好,刘廷,

  不过你这么做可能是因为你不会长久的和秋盈形成联系,她不会形成你的负担,

  所以当英雄的快感支配了你的行动,你没有犹豫。。。

  这未必说明你已经变了,

  未必说明你已经不自私。。。

  未必说明,你已经发生你期待的那种变化。”

  刘廷疑惑的看向四周,

  是男人的声音,

  而且不是耳朵听到的,

  是脑海中响起的。。。

  刘廷看冬月和夏至,

  冬月脸色异常难看:“我也听到了,那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