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刚。。。刚走。。。快。。。快追。。。快追。。。”老人艰难的说完最后一句,身子突然软了下来。。。

  怀里一个饭碗掉了出来,

  里面有糊状的食物,

  就好像人的呕吐物,

  老头身子栽在了那堆东西上面,

  脑袋一下子栽到了糊状物里面。

  刘廷立即转身向外面追去,

  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大敞开了,

  难道那个人还在门外面?

  会不会是林延恩?!

  刘廷追到门口,突然大门毫无征兆的猛地关上!

  刘廷心叫不好,

  立即用手去拉那个门把手,

  大门紧锁住了!

  拉不开,也扭不动。

  这时候,

  刘廷突然身后有人喊道:“你完蛋了!”

  刘廷听到那个声音,心里一凉,

  坏了。。。

  是他。。。

  同时刘廷立即感到手柄传来一阵电流,

  好像被怪物狠狠咬了一口,

  刘廷瞬间就被电流弹开,

  猛地撞向后面,咚的一声巨响,

  然后倒向地面,

  把那个桌子上的骷髅撞到了地上,

  躺倒在刘廷眼前,

  然后突然被人一脚踢到了一边,

  在地上滚到了角落里,

  一个人站在了刘廷的面前,

  嘿嘿的冷笑,

  同时刘廷感到浑身无力,

  心脏被激的狂跳,

  手臂被电流打穿的部位已经变黑,

  传来类似烤肉的焦糊味道。



  那个人一下子把刘廷抗了起来,

  力气很大,

  然后突然刘廷感到自己胳膊一凉,

  似乎被注射了什么液体,

  然后刘廷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不知多长时间之后,

  刘廷渐渐清醒过来,

  四肢仍然无力,

  想要把胳膊抬起来,

  却发现自己被紧紧绑住了,

  固定在一个床架上,

  上面一个巨大的无影灯,

  “你醒了?”

  “。。。”刘廷深吸了几口气,“。。。你为什么。。。攻击我?”

  “你是林延恩派来的吧?”

  “不。。。我是警察。。。”

  “你唬我?。。。我已经搜过你的东西了,根本没有警察证件。。。我反倒找到了一个魔术协会的顾问证。。。刘廷。。。我怎么没在圈子里听到过你的名号?”

  “你徒弟要攻击你?”

  “。。。只是为了小心点。。。他刚杀了他老婆?。。。谁知道他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我。。。”

  “他为什么要杀你?”

  “那原因可多了。。。”

  潭镇海冷笑了一声,

  把擦自己脸上食品碎渣的抹布扔到了一边,

  胡子上仍然混合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脸也很脏,似乎很长时间没戏了,

  头发都粘在一起,

  往手上吐了口吐沫,

  来回搓了一搓,然后突然得意的站了起来,

  说道:“好了。。。不它妈和你废话了,现在开始做手术!。。。”

  刘廷立即紧张起来,

  身上所有地方感觉还都正常,

  应该还没受伤,

  “给我做?”

  “嘿嘿。。。”潭镇海打开身后的柜子,

  从里面拿出一个瓶子,问了一下,说道:“液体抗生素,应该还没过期。”

  “等等!。。。你怎么就说我是林延恩的人?”

  刘廷感到自己肾上腺素疯狂分泌,

  一转头,

  看到墙上挂着一堆瓶子,

  里面都是模糊不清的类似身体组织的东西,

  泡在淡黄色的福尔马林里面。。。

  “。。。你的手指头。。。没想到你和林延恩有一样的爱好。。。那些小虫子可爱么?”

  “什么小虫子?”

  刘廷立即想起来秦佩佩隐藏的那个透明盒子,

  里面来回蠕动的,难道就是他说的。。。

  “还不承认?。。。”

  潭镇海又拿出一个铁皮盒子,

  里面装的东西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放到桌子上,打开了,

  拿出一把手术刀,

  用自己的手指试了试,

  “该磨一磨了。。。”潭镇海说到这里,

  把上面的无影灯突然打开,然后说道:“告诉你个好消息,这是我第一次给人做活体解剖。。。以前都是些小动物。。。你看到墙上挂的了么?那都是我的作品。。。你看哪个造型好看,可以随便选一个。。。”

  “你他妈疯了!!!”

  刘廷大骂道。

  “你混进我们这个圈子里的时候,没有人告诉过你。。。我们都是变态么?。。。林延恩是我教导出来的。。。你看到他,就应该想到我是什么样的人。。。”

  “要是林延恩也是我的仇敌呢?。。。”

  潭镇海已经开始给刘廷前胸口抹酒精溶液,

  冰凉的感觉,

  刘廷感到浑身都因为恐惧在剧烈颤抖,

  “你怎么证明?。。。或者你说实话,告诉我他为什么要杀掉他的老婆?。。。还是那个无脸人干的?”

  “无脸人?”

  刘廷眼角剧烈一跳:“他是谁?”

  “。。。你演戏真好,看不出破绽。。。”

  潭镇海脸上带着专著的表情,

  把手术刀渐渐降下来了,

  放到了刘廷胸前的皮肤上,说道:“以前我给小动物解剖时,他们会叫,牙都张开,拼命的叫,我想那一定是因为很疼,但我想问他们到底有多疼,他们却不会说话。。。一会我给你解剖时,你要是好心的话,最好能告诉我一声到底疼到什么程度,好给我下次做手术做个参考行么?”

  “我真的和林延恩是仇敌。”

  手术刀突然停下来了。

  “你到底要给我怎么手术?”

  “我的计划是把你剖开,然后看看还在跳动的心脏是什么样的?还有肺叶,看科普频道里面,肺叶来回收缩放开时,体积变化会很大,就和气球一样。”

  “你剖开我,胸腔一打开,肺叶就不会动了。。。必须有呼吸机才行!”

  “是么?。。。那很遗憾。。。我这里设备简陋,我也不怎么懂医学,这个我就没办法了。。。希望我开始缝合时,你还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