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当你彻底明白这里的游戏规则后,

  你会怎样?

  会不会和我一样,

  走向疯狂。。。

  我很期待看你的下场。。。”

  那个人冷笑起来,

  然后突然站起身,

  向来路走去。。。

  “这是一场竞赛,刘廷,

  看我们谁先获胜。。。”

  竞赛?!

  他一定是去追杀剩下的两个人。。。

  为什么不对自己动手?

  刘廷疑惑不解,

  自己的体力在慢慢恢复,

  但还是无法动弹。。。

  只能看着那个人慢慢消失在自己眼前。

  走路歪歪扭扭,处于疯狂之中。。。



  二十分钟后,

  刘廷艰难的回到大路上,

  扶住岩壁走过窄路,

  自己的车子还在那里,

  夏至和冬月人和车都不见了,

  她们去哪了?

  出没出事?

  有没有被那个连环杀手抓到?

  地上没有发现新的血迹,

  也许还没有出事,

  她们迟迟等不到自己,因为害怕就先离开了?

  如果这样最好了。。。

  可是。。。自己这个推断有问题。。。

  凶手没有看到开车来这里。。。

  如果凶手到这里时她们两个已经跑走,

  凶手最合逻辑的反应,

  应该是把剩下的唯一一辆车开走才对。。。

  现在车子还在这里,

  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

  刘廷紧张起来,

  立即上车,

  刚想发动车子,

  又立即下来,

  艰难的蹲下来检查油管,

  如果车子留在这里,是一个陷阱怎么办?

  天空乌云越发浓密,

  太阳接近落山,

  风大起来,

  海面开始狂暴,巨浪冲刷岩壁,

  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刹车油管完好无损,

  刘廷立即上车向山下码头开去。。。



  十五分钟后,

  刘廷车子冲出小路,

  前面豁然开朗,

  码头。。。

  木头拼接成的船坞已经腐败老化溃烂,

  两艘木船停在那里,

  油漆都已经大片脱落,

  年久失修,

  一个人都没有,

  刚才明明在上面看到好多渔民,

  水泥地上没有任何买卖海鲜交易留下的痕迹或者垃圾。。。

  刚才的难道是幻像。。。

  到这里后,一切都好象很不正常。。。

  特别是时间线。。。

  有点不对,

  刘廷刚才就一直有一个想法,

  之前看到的下楼梯的服务生,

  还有这个码头上的人,

  是真实存在的,

  只是不在这个时间线上,

  刘廷他们看到的是以前的痕迹。。。

  突然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很好的推断。。。刘廷,

  大胆的设想,寻找答案。。。

  刘廷,给你看到的一切一个合理的解释。。。

  包括我,这个一直在你的脑海中说话的人,是谁?。。。”

  刘廷立即紧张得四处去看,

  风刮得更紧。。。

  什么人都没有。。。

  太阳接近完全落山,

  突然一个从天空直劈海面的巨大闪电,

  似乎四面突然陷入黑暗中,

  又突然被闪光照亮。。。

  沙滩上四道粗壮的车辙。。。

  四道车辙。。。

  意味着只有一辆车。。。

  刘廷立即跑回车子上沿着车辙向前开去。。。

  沿着海岸狂奔。。。

  暴雨突然倾盆而下。。。

  刘廷瞬间浑身都被浇湿。

  沙滩上完全没有躲避的地方,

  又向前开了一阵,

  突然前面出现一个石屋,

  对了,

  地图上标记了这里,

  自己刚才是绕着岛外围走了四分之一,

  一辆车停在那里。

  可是只有一辆车。。。

  会是谁?!

  夏至?

  冬月?

  还是那个凶手?

  刘廷从车上跳下来,

  天空已经全黑。。。

  闪电不停划破天际,

  刘廷猛地砸门。。。

  “是谁!?”

  尖厉惶恐的女声。。。

  “我。。。我是刘廷。。。”

  “刘廷?!。。。”

  女人似乎精神放松下来,

  立即开门。。。

  是冬月。。。

  刘廷立即走进去,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夏至呢?”

  “我。。。我不知道。。。”

  “发生什么事情?”

  “我们在原地等你,

  突然看到一个男人拿着匕首冲过来。。。

  我们两个都被吓坏了,

  我立即上车发动,

  发现那个男人是冲向夏至的。。。

  夏至慌乱中上了一辆车,

  发动后却发现跑不出去。。。”

  “跑不出去?”

  “她上了最后一辆车,

  路太窄,前面那辆车挡住她了。。。”

  刘廷倒吸一口气。。。

  “后来呢?”

  “我就听到她的尖叫,

  我太害怕,

  就先跑了,

  最后只看到她跳到第二辆车上,

  发动时候,

  那个男人朝天高喊:‘不要让她跑掉,

  我在执行你的规则!’

  然后,然后夏至的车似乎就熄火了!”

  “什么!?”

  “我太害怕,开着车一直向下走,

  走到分路口的时候,不敢去我们预定计划中的码头,

  因为我以为你也被杀了。。。

  于是我随便找了一条路跑下来,

  就到了这里。。。

  之后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

  “我的身体不舒服。。。

  胃很痛。。。”

  “到这里开始的?”

  “嗯。。。

  之前就隐隐有感觉,

  到这里后,更痛了。”

  刘廷发现冬月的脸色苍白如同死人一样,

  大粒的汗珠滴下。

  同时自己有一个奇怪的感觉,

  “我好像知道你的胃有问题。。。”

  “啊?!。。。”冬月咬着牙强忍,

  勉强坐了下来。。。

  “你知道?”

  “嗯。。。我总感觉我以前就认识你。。。

  你说胃痛,

  我好像也有一点点预感一样。。。

  但我又说不明白。。。”

  “那是。。。”

  冬月正想再说话,

  突然刘廷和冬月两个人同时听到脑海中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这次的答案全部错误。。。

  你们还有五分钟。。。”

  这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都愣住了。。。

  “是什么人在说话?”

  “不知道。。。似乎有人在观察我们。。。”

  “什么叫答案错误?

  五分钟。。。五分钟后会发生什么事?!”

  刘廷摇了摇头。。。

  突然刘廷呼吸急促起来:“是那个连环杀手。。。

  我也对他有熟悉的感觉。。。

  我们脑袋中的声音似乎在评估我们,

  让我们解开什么谜题,

  离开这个岛的谜题,

  除了评估,似乎他对我们还不错。。。

  至少目前为止还没表现出恶意。。。

  他说的五分钟,

  也许指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