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突然冬月在后面尖叫,

  刘廷回头去看,

  看到窗子外面,

  那个杀人狂,

  阴森的看着小屋内。。。

  突然笑了笑,然后又向上面的山坡看去。。。

  冬月:“他不是应该两分钟后再出现么?

  怎么现在就在这里?!”

  刘廷:“那么时间指的就不是他。”

  “那是什么?!”

  刘廷抬起枪对准外面,

  砰的扣动扳机。。。

  子弹立即把玻璃打碎,

  那个人躲闪到一边,没有打中。

  这时候突然传来地动山摇的声音。。。

  “门是被他从外面锁住。。。”

  “什么声音?刘廷?”

  刘廷摇了摇头:“地震?”

  那个人又出现在窗口,

  这次带着让人不安的笑,

  指山上面,

  刘廷走到窗前,

  “山上有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不是要杀我们么?进来动手啊?!”

  那个人得意的看着刘廷,

  刚想说话,

  刘廷突然毫无防备抬起枪来同时开火,

  砰!

  稍微开枪时间早了一点,

  那个人躲闪不及,

  右大腿上部被散弹枪打中,

  立即跌落到泥水一样的地上,

  痛苦的惨叫。。。

  那个人的样子,

  让刘廷突然想起来似乎以前在一个房子里,

  也曾经有类似的一幕。。。

  只是那时候自己打中的人是他么?

  那个人拼命向下面爬去,

  完全不顾自己的伤口,

  同时巨大的低沉轰鸣声越来越响,

  大地都在颤抖。。。

  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杀不了我们了!我们得救了!”

  “把你枪给我,我把门锁打碎。。。”

  刘廷接过散弹枪时,

  发现手腕上的手表显示,

  时间还有几秒钟就到了。。。

  抬手对准门锁砰的一枪,

  大门猛地被弹开。

  “我们快走!”

  刘廷拉住冬月,

  刚刚跨出门口冲入雨中,

  就看到山上巨大的泥石流卷曲着泥沙巨石已经淹没到眼前!

  瞬间,刘廷几乎难以相信,

  自己被泥土压到下面,

  立即埋住,

  四周立即漆黑一片,

  泥水不停地往嘴、耳朵里灌入,

  舌头、鼻子里都是泥土的味道,

  动弹不得,

  无法呼吸,

  身体几乎被巨大的重量压裂。。。

  血管都好像要爆炸一样,

  痛苦到恨不得立即死去。。。

  冬月的手和自己分开,

  不知道被冲到哪里。。。

  那个时间,原来是死亡的倒计时。

  刚才听到的答案错误,

  难道是说自己做错了事情,所以会遭致这个结局么?

  还有没有机会,纠正答案?



  刘廷再次醒来时,

  未知时间,

  未知地点,

  头痛欲裂,

  精神恍惚:“是在做梦么?比梦还要真实。。。

  这是哪里,

  先弄清楚这是哪里。。。”

  贴着壁纸的墙壁,

  窗户,

  有阳光射进来,

  自己现在躺着,

  躺在床上,

  泛白的床单,

  有消毒水的味道。

  窗子旁边挂的空调,

  是一个旅馆?

  外面有声音,

  海浪的声音。

  眼前的景物更加清晰起来,

  这不是梦。。。

  刘廷头仍然感到剧痛,

  但慢慢坐起来。。。

  空气有些潮湿。。。

  观察四周的景物,

  床旁边一个柜子,

  上面一个标准的宾馆电话,

  拿起来,

  没有声音,

  枕头旁边是一个手机,

  拿起来,

  开机,

  上面显示“2014年4月1日早上8点”。

  没有信号,

  拨打出去也是忙音。

  刘廷挪动身体下地,

  到窗口,

  外面绿树遮挡,

  有鸟的叫声,

  透过树丛能看到环绕的大海,

  宾馆在一个峭壁上,

  海鸥在海面上飞翔,

  海浪卷积。

  刘廷努力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

  泥石流。。。

  冬月。。。

  被自己打断腿的杀人狂。。。

  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还是一场梦?

  这时候刘廷注意到房门旁边有一个鱼缸,

  里面漂浮着一个纸做的飞机。。。

  纸在水里不会变形么?

  好像无法确定,

  上面好像写了文字,

  刚才的梦里有印象,

  应该是春夏秋冬四个字吧?

  可是鱼缸上面有清洁罩,

  可能要费些力气才能捞出来。。。

  这时候突然房门被敲响了,

  刘廷被吓了一跳,

  敲门声很温柔,

  刘廷立即开门,

  昏暗涌长的走廊,

  一个女人站在门口,

  梳着披肩发,

  穿着白色的宽松衬衣,

  黑色的短裤,

  腿好修长,

  “冬月?!”

  冬月被吓了一跳,

  “你认识我?我们见过面么?

  请问,你是刘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