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对了。。。

  是。。。

  时间上也刚刚好。。。

  会不会这件事情也被改变?

  冬月和夏末看着空空的楼道刚想询问刘廷。。。

  就听到楼下一声惨叫,

  女孩的惨叫。。。

  只是声音,

  不太像刘廷印象中秋盈的声音?

  刘廷脑海中立即一道闪电划过,

  那么就是说,

  发生的事情真的被自己的记忆影响改变了,

  这次的惨叫声,

  是。。。

  活着的另一个女孩,

  冬月:“发生了什么事?”

  刘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春日在叫,

  而秋盈,

  可能被人杀死了。。。”

  夏末难看的表情勉强笑着说:“你开玩笑?”

  “我们快下去看看。”

  又是一声惨叫,

  三个人下到下面,

  看到一个运动打扮身材极为匀称,胸大的女孩,

  穿着白衬衫短裤,

  长头发盘在后面,

  脸上还带着薄汗,

  是春日,

  这次她活着。。。

  正在看向和上一个循环相反方向的房间,

  秋盈,

  背朝上躺在那里,

  后背上插着一把刀。。。

  死法和上一个循环的春日一样。。。

  夏末惊恐的看着秋盈的尸体,

  然后突然回头看刘廷:“你怎么知道谁死亡?

  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难道你是凶手?”

  刘廷还没等说话,

  冬月:“不是这个原因。。。

  春日,你刚从外面回来?

  去跑步了?”

  刘廷疑惑的看着冬月:“你也有之前的记忆?”

  夏末:“你们说话什么意思?我完全不明白?”

  春日仍然浑身颤抖:“我刚刚回来,

  就看到这个场景。。。”

  刘廷:“你在外面有见到可疑的人么?”

  “没有。。。一个人都没有。。。我只跑到一个峭壁上的窄路那里,

  有些害怕,

  还有点危险,

  我就跑回来了。。。”

  夏末:“你们回答我问题啊?

  你俩到底知道什么事情?”

  刘廷:“解释起来很麻烦,你们也未必会相信。。。

  总之现在这里很危险。。。

  我们要先离开这里。。。”

  冬月:“离开这里?

  上一次我们不是都死在外面么?”

  “这次我们知道要发生什么,

  也许有机会改变。。。”

  “那去哪?还是码头?

  我们是不是应该先留在这里?看看情况再说。。。”

  “这里没有办法联系外面,

  在这里就能阻止那个人了?

  而且这次死的人和上一次不一样,

  我们有机会改变历史。。。”

  夏末和春日目瞪口呆的看着刘廷和冬月。。。

  冬月点了点头。。。

  刘廷对夏末和春日:“我们正被人追杀。。。你们的记忆中有没有恨不得致你们于死地的20多岁的男人?”

  两个人都摇了摇头。。。

  “那你们认识我么?”

  仍然摇头。。。

  刘廷有些失望。。。

  “算了。。。

  我们先出去。。。”

  几个人跑到楼下,

  大堂一切景物都没有变化,

  刘廷熟练的拉左边大门的把手。

  右边是锁着的,

  大门打开,

  到外面,

  刘廷直接领着大家到右边停车场,

  巡逻车果然还在那里,

  刘廷低头看自己上一次用的第一辆车子下面,

  刹车油管被切开了一点,

  正在往下滴油。。。


  刹车油管被切开了一点,

  正在往下滴油。。。

  冬月和夏末在看布告牌上的地图,

  北边的工厂和西边的山洞上面的文字仍然被划掉,

  东边的打猎屋和南边的码头文字却留下来了!

  和上一个循环不一样。

  打猎屋:“山顶有泥石流危险请勿靠近”。

  码头:“早上7点下午一点各有一班船,遇台风风暴停航”。

  夏末:“下午一点,我们可以坐这个船去。”

  冬月:“。。。可能不行。。。

  (指天空,天空已经开始乌云密布)

  大概在半个小时后,就会开始暴风雨。”

  “那我们怎么办?”

  这时候刘廷走过来了,

  “那个连环杀手杀掉秋盈后,

  到停车场把我的油管切断,

  按照漏油的时间,正好到达那个悬崖旁边的窄路时刹车会失灵。。。”

  夏末大大的眼睛看着刘廷:“要让你摔死?”

  刘廷摇头:“不。。。

  事实上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循环,

  上一个循环我们都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上一个循环的记忆。”

  冬月:“我也是。。。”

  “在上一个循环,你(指夏末)不信任我,非要骑我的摩托,

  结果因为刹车失灵撞树,”

  “我死于车祸?”

  “不。。。你撞树后,我们下车去看你的时候,

  秋盈落在后面,被凶手用刀刺中心脏,然后拖到后面树林里面。。。

  现在那个连环杀手应该还埋伏在那里,

  等你出现车祸。。。”

  夏末:“那我怎么死的?”

  “我们没有人看到你的结局。。。因为我去找秋盈下落时,

  你和冬月又被追杀逃亡,

  两个人分开了,

  之后我只找到冬月,就在这个打猎屋,被凶手困在屋子里,然后三个人一起被泥石流掩埋,

  而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不清楚。。。

  你可能逃亡成功,

  不过更可能的是,

  你在分开后先遇到了凶手而且被杀,之后凶手才找到的我们。。。”

  夏末脸上浮现出惊恐的表情:“你们没开玩笑是么?”

  刘廷摇了摇头。。。

  夏末似乎感到胃部不舒服,蹲到了地上,

  “我的胃好疼。。。”

  额头冒冷汗,

  冬月:“我上一个周期似乎也痛过。

  胃一阵一阵绞痛。”

  乳房从前面的胸口露出来,

  刘廷本能的扫视到,

  立即把头抬起来,

  夏末感觉到,用手立即捂住胸口,

  “看什么看?讨厌。。。”

  刘廷感到有些不对劲,

  公关小姐不应该太在意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自己觉得不好已经转移视线,

  “夏末,你是什么职业?”

  “公司的财务文员。。。”

  刘廷吃了一惊:“为什么职业也变了?。。。”

  “职业也变了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我不想冒犯你,不过上一个轮回你的职业是。。。公关小姐。。。”

  “什么!?”

  夏末吃惊,然后极为厌恶的表情。。。

  冬月:“对。。。我记忆中也是这样。。。”

  “冬月,你什么职业?”

  “我是高中的英语老师。。。

  可是我上一个循环里面,好像自己是物理老师?”

  “春日,你呢?”

  春日似乎无法吸收刚刚对话的内容:“我是。。。田径运动员。。。上一个周期我自己说是什么职业?”

  “模特。。。而且不是你说的,

  上一个周期里面,第一个死在宾馆里的人。。。是你。

  你好像和秋盈换了一个身份。。。”

  夏末:“没有船。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这里是一个谜题,

  我们这一次仍然面对死亡的威胁,

  好消息是,

  就算死了,似乎也会再一次复活。。。”

  冬月:“我觉得不对。。。

  如果这真是一个谜题,

  那是不是谁解开正确答案,谁就能离开这个循环?

  而如果离开循环的人算是优胜者的话,

  其他人是不是就失败了?

  失败的人,是不是就。。。

  永远真正死亡?

  死亡的人,只是有机会复活,

  但也可能真的永远不会苏醒。。。

  而且还有问题,

  就是为什么这一次,有残留记忆的人是我们两个,

  其他人脑海中一片空白?

  是不是有什么触发条件我们才保留了记忆?

  如果真的有触发条件的话,

  我们两个也可能在以前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触发过,

  每一次循环没有残留记忆,

  就可能意味着每一次循环都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们以为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就像现在的春日和夏末一样,

  如果我不告诉你们两个之前还有循环,

  你们会怎么认为?”

  春日:“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对情况完全搞不清楚。”

  夏末也点头表示赞同。

  刘廷:“你的意思是说。。。

  也许我们已经循环了远不止两次。。。

  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正确答案,

  所以一直在这里。。。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冬月:“对。。。也许下一个循环,我们又什么都记不住了。。。

  没有经验积累,没法逃出去。。。”

  “那个杀手有没有记忆残留?”

  “我不知道。。。我倒是希望他也有。”

  几个人都不说话。

  突然夏末:“会不会根本没有什么破解的答案?

  而是我们不论怎么做,都永远的循环在这里?”

  “那我们循环的意义是什么?就是一遍一遍被杀死么?”

  几个人沉默。。。

  春日:“这个岛的形状,有点像祭坛。。。

  你们听过黑暗神么?

  黑暗神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