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你们听过黑暗神么?

  黑暗神的传说。。。”

  “黑暗神?什么东西?”

  “他指的不是一个如同基督耶稣那样的神。。。

  它指的是我们内心的神。。。

  或者叫神我。

  通俗的说法类似于灵魂,

  又不完全相同。

  之所以叫黑暗神,

  是因为人的神我一般都是黑暗的。

  神我在出生的婴儿中存在于我们的大脑之中,

  人最高的顶端,

  但在人生当中,

  人会受各种的诱惑欲望色情与暴力侵蚀,

  肉体会变质不纯,

  神我会渐渐变质而堕落,

  人躯干中的器官从上到下越下端越肮脏,功能越污秽,

  人因黑暗神的诱惑加倍堕落,同时慢慢走向毁灭,

  肉身的毁灭,

  之后神我会再次轮回,

  按照前一世的恶业人会堕入六道,

  神、人、阿修罗、鬼、畜、地狱,

  再次轮回。。。

  人类的罪孽有限,一般轮回还是进入人界和阿修罗界。。。

  这两界和神界叫所谓的善三界,

  但仍然是痛苦多于欢乐,

  只有在一世中不受肉体的欲望支配,

  断人欲,静心,

  才能让神我避免堕落黑暗,

  从此逃脱轮回。

  而我们的轮回,就是在这个孤岛上的轮回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们静心修炼么?”

  春日:“不。。。

  实际上静心修炼是无用的,

  六道轮回认为,

  世界是消极的,

  这一世的所有行为都有天定,

  都是上一世的因种下的果,

  不论你如何做,

  我们的行为都是按照既定的脚本,

  来为上一世还债,

  作努力,和不作努力是一样的。

  就好像我们,

  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

  不论我们挣扎,或者行动,

  上一世的行动也会影响这一世,

  就好像你(指刘廷)和冬日为什么知道上一个循环的事情?

  那不过是上天为了影响和控制你这一世的行为,

  而你们还以为拥有先知先觉的能力,就可以改变结果,取得优势,

  甚至避免死亡。。。

  我觉得,也许我们根本逃脱不了。。。”

  就好像你(指刘廷)和冬日为什么知道上一个循环的事情?

  那不过是上天为了影响和控制你这一世的行为,

  而你们还以为拥有先知先觉的能力,就可以改变结果,取得优势,

  甚至避免死亡。。。

  我觉得,也许我们根本逃脱不了。。。”

  夏末:“我们刚认识,互相也不熟悉,也许我有些话不该说,

  不过我觉得你是不是神经不正常?

  神神道道说这些事情。。。

  按照你的观点我们该怎么办?

  反正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还不如什么都不作更省力气?

  就趴在这里,等那什么杀人犯把我们都给解决掉?!”

  春日:“你当然可以怀疑我说的。。。

  只是这个岛的形状,让我想起来那个六道轮回图。。。

  还有你说的人的命运都安排好了,为什么就不需要做任何事?

  相信宿命论的人,会努力去按照心中的路线实现上天对自己的安排或者叫使命,

  为的是让上天看到自己的顺从,祈求上天的赦免和垂青,

  早日摆脱痛苦的轮回。。。

  还有你这样完全不相信一切注定的人,

  你们会以为在用自我的意识去挣扎,奋斗,

  实际上努力的过程中仍然实现着预定的轨迹,

  只是你们的执迷不悟,会让你们永远摆脱不了自我的悲剧宿命。。。”

  夏末:“你别这么多废话了。。。

  你是准备躺在这里念经等着超度了?”

  “不。。。我要努力寻找答案,

  下一步。。。我要去那个工厂。。。

  这一次循环,就算我再次死亡,

  我也要再解开地图上的一个点,

  这样下一次循环,我们找到答案的可能性就要大很多。”

  夏末撇嘴讽刺:“好积极的人生观。。。”

  冬月摇头,转头问刘廷:“你要去哪里?”

  “这四个地点。。。

  打猎屋会发生泥石流,

  码头没有船,

  山洞和工厂也许有解密的关键,

  不过要是我们分成两路太危险,

  所以我赞成去工厂。。。”

  冬月:“可是你的巡逻车被破坏了不能走?”

  春日:“你和我骑一个好了。。。”

  刘廷有些惊讶,不知道春日为什么有这样的提议,

  春日在向自己微笑,

  刘廷犹豫一下,点了点头。



  四个人分别上了巡逻车,

  到达那个悬崖旁边的窄路时,

  大家都很紧张,

  那个杀人的人,可能就埋伏在附近。。。

  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三辆车顺利通过,

  刘廷和春日在最前面,

  春日紧搂住刘廷的腰,

  胸部紧贴在刘廷后背上,

  好柔软,

  似乎能感觉到那种让人喷血的曲线。。。

  春日:“刘廷,

  我有一句话说出来可能会有些冒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我对你感觉好熟悉。。。

  我们是不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刘廷上车后也有这种奇怪的熟悉感觉。。。

  “也许吧。。。

  不过在上一个循环里面,

  我对冬日也有这种熟悉的感觉,

  难道我是和你还有冬日都曾经有过什么关系?”

  “可是我看你不像是那种花心的人。。。

  你不会和我们四个都曾经有历史?”

  “我隐隐约约确实觉得曾经和某一个女人有什么关系。。。

  也许就是你们四个当中的一个。。。

  但我可以确定,

  应该只有一个女人。。。

  只有一个!

  可是为什么我又对你感觉熟悉,

  又对冬月感觉熟悉?

  我解释不了。。。”

  春日:“也许只是我们的思维在这里受到了影响,所以有些混乱?”

  “不一定。。。

  也许我们的感觉没有错,

  而我只有一个女人的记忆也没有错,

  只是有什么原因在里面,

  能合理的解释这一切。。。”

  春日还想说话,

  突然紧跟在后面的夏末一声凄厉的尖叫,

  刘廷立即回头,

  就看到夏末的车子再次刹车失灵,

  无法减速,

  先是向山坡上冲去,

  夏末惊恐的转弯,

  车子掉头向山坡下冲去,

  几次猛烈颠簸,

  扬起沙土,

  车头砰的一声重重撞到树上!

  夏末被甩出巡逻车,

  刘廷心脏一阵狂跳,

  刚才的一幕,

  和上一个循环发生的车祸,

  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