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你和林延恩到底有什么仇?!就因为当年的官司么?”

  潭镇海把手术刀放到了一旁,表情轻松的从旁边的铁皮箱子里拿出来了一个微型开刀电锯,

  一按开关,

  翁。。。翁。。。

  高频啸叫,

  “我们的仇有好几个。。。你知道无脸人么?”

  “不知道,他是谁?”

  “看来你不是林延恩核心圈子的人。。。这是他的一个秘密。。。在火上烤一个人的脸,你说会不会把一个人的脸烤掉?”

  “不会!”

  “可是外面都是这么传说的。。。”

  “无脸人就是林延恩么?可我看他的五官很全!”

  电锯开始向下压下来。

  刘廷想要躲避电锯,

  大腿和肚子发痒,

  这是肾上腺素分泌的症状。

  但麻药仍然在起作用,

  还有捆绑身体的绳索,

  刘廷无法动弹。

  “当然不是他。。。只是外面有人这么传说的,说他的五官都是假的。。。可笑。。。”

  “你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等将来他也死了,你再去问他吧。。。我在他小时候刚收他为徒时,没少虐待他,。。。”

  “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

  “当然。。。留下小时候的心理阴影,对他将来的表演有好处。。。只有疯子,才能表现出真正的疯狂,你说对不对?”

  “。。。你成功了。。。”

  “。。。他最近的那个压扁魔术小姐的节目就很精彩。。。但这个魔术,是对我的报复!”

  “报复你?!什么意思?这个魔术也是剽窃你的么?”

  “。。。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

  电锯越来越近。

  小齿轮在疯狂旋转!

  尖细的叫声,

  好像到了牙科医院一样。

  刘廷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对!。。。因为那个魔术里被压死的魔术小姐。。。就是我的女儿。。。”

  潭镇海说到这里,把电锯手术刀一下子按到了刘廷的胸前,

  立即血花飞溅了出来,

  刘廷立即感到一阵剧痛,

  然后潭镇海向下滑去,

  刘廷立即喊道:“我也是林延恩的仇敌!就和你恨他一样!”

  刘廷高声说出了一句话:“三年前有一个新闻。。。XXXXXXXXXXX。。。那个新闻里面的警察就是我!!!”

  潭镇海听到刘廷的话,

  突然停止了下来,

  刘廷胸前出现了一道三四厘米长的血红创口,

  有血流了出来。

  刘廷大口呼着气,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你可以上网查到,你去查!。。。”

  潭镇海盯着刘廷,犹豫起来,

  “我们可以是盟友,我会帮你对付林延恩。。。”

  潭镇海把电锯放到了一旁,

  关上了,

  那个刺耳的嗡嗡声突然消失,

  屋内一片寂静。

  刘廷努力抬头,

  看着自己胸前的伤口,

  血从伤口冒出,

  均匀的流向两边,

  剧痛,

  但是身体仍然不能动弹。

  还有自己的手指,

  那个流脓的针刺伤口更加恶化了,

  混浊不堪。

  潭镇海转身走开了,

  “如果我发现你骗我的话,我会把你的肠子从你下面的洞拽出来,再缠到你的脖子上,然后把你的脑袋顶上掀开,用勺子把你的脑浆挖出来,给我的早餐熬粥喝。。。这个待遇,本来是我准备留给林延恩的。。。你看到我刚才撒到身上的糊状物了么?”

  “。。。那个。。。是脑浆子?”

  刘廷感到一阵剧烈的恶心。

  “不是。。。呵呵呵呵呵。。。不过我真想尝尝脑浆的味道。”

  五分钟后,潭镇海走了回来,

  脸色铁青。

  从肮脏不堪布满锈迹的“医药箱”里找出了一卷纱布,

  用他油糊糊的手扯了一段,

  然后给刘廷抹了一点抗生素液后,

  把纱布包到了刘廷胸口,

  说道:“你麻药劲还有一两个小时才过。。。”

  然后转身再次离开,

  身后的大门慢慢合转上,

  发出沉闷的响声,

  然后屋子突然封闭起来,

  刘廷头顶的无影灯仍然亮着,

  四周没有窗子,

  静到可怕,

  刘廷在一个暗房里面。



  刘廷已经浑身是汗,

  大口得喘着气,

  旁边仍然放着那些冰冷的手术器械,

  劫后余生的感觉,

  这帮家伙,都他妈是一群变态!

  潭镇海,

  不论自己找到那个凶手后会怎么样。。。

  但自己绝对要让潭镇海为今天做的事情,

  付出代价!

  所有让自己愤怒的人!

  都不能让你们好过!



  刘廷昏昏沉沉的躺在手术台上,

  身子一阵一阵发冷,

  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突然被什么声音惊醒,

  是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密室里声音变形,

  听不清楚具体内容,

  突然声音争吵起来,

  然后就是一声惨叫!

  惨叫声在密室里来回回响,

  显得异常刺耳,

  又有什么倒霉蛋被潭镇海盯上了么?

  这次会不会是林延恩?!



  突然又是一声惨叫,

  然后那边渐渐安静下来了,

  只听到一声一声规律的声音,

  但不知道是什么发出的,

  然后几分钟后,

  屋内重新响起脚步声,

  刘廷努力转头看向密室的入口,

  大门没有被推开,

  脚步声响了几声后,

  突然走远了,

  外间大门关门的声音,

  然后四周,再次彻底安静下来。

  又过了几分钟,

  刘廷似乎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

  刘廷终于能动弹自己的身体了,

  胸口的剧痛越发强烈,

  刘廷捂住自己的伤口,

  勉强走下了床,

  差点摔倒,

  妈的!

  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惨过!

  都他妈是这个潭镇海!

  走到门边,

  艰难的推开密室的门,

  门很重,

  外面天已经黑了,

  屋内灯没有点亮,

  墙上挂着的那个肌肉人头,

  两只眼睛雪亮,

  盯着刘廷,

  让刘廷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

  地上有红色的脚印,

  墙上有喷出来的大片血迹,

  轮椅后面,

  躺着个人,

  身子下面都是液体,

  旁边还有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

  刘廷费力的找到了电灯开关,

  点着了,

  看到那个人,

  已经是一具尸体,

  旁边摆着的,都是他的内脏器官,

  胡乱扔在一旁,

  刀口极为粗糙,

  胸腔几乎已经被挖空,

  脑袋还是完整的,

  脸孔肌肉扭曲,

  头发泡在血液里,

  眼睛圆睁着,

  似乎在看着刘廷,



  是潭镇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