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冬月:“这是物理上的概念。。。刘廷,你刚才说我们在这里循环,会不会和这些东西有关?”

  “我不知道。。。不过我突然明白一件事情。。。

  就是这个名牌上的文字,每次循环开始的时候都是完整的,

  前面几次被划花了,

  一定是程焕杰出宾馆后做的。

  这次是他第一次让我看到北边洞穴的名字,

  也就是说,

  他会在那里等我们。。。”

  冬月:“可是也可能是他现在受伤了,没力气再涂改这个导游图?”

  夏末:“你要去平行洞找他?”

  “逃避没有用。。。这次多亏你,他受伤了。。。

  不能浪费这个机会。。。”

  刘廷说完,

  向停车场跑去,一辆一辆检查刹车,

  剩下的三辆车都没有问题。。。

  每次的策略程焕杰都不同,

  而且刘廷发现一个趋势,

  自己现在掌握的信息越多,

  程焕杰的优势也开始越来越弱。

  第一个自己保有意识的循环里面,

  刘廷几乎处处都被程焕杰牵着走,

  现在,

  追杀和被追杀的关系。。。

  也许已经开始调换!



  二十分钟后,

  通过让人心惊胆战的悬崖,

  岔路,

  刘廷和夏末冬月终于到了北面山洞口。

  巨大的铁门已经敞开,

  旁边一个破旧的木牌挂着,

  上面竖着写着三个繁体字:“平行洞。”

  刘廷四周观察,

  没有程焕杰的巡逻车或者脚印。。。

  夏末:“他没来这里。。。”

  “他妈的。。。

  (刘廷有些沮丧,天空乌云密布开始起风,

  和前几次循环一样,暴雨即将开始)

  夏雨后天会很快黑下来,

  那时候再行动会很危险。。。

  而且时间也不多了。。。

  我们只能再选一处地方。。。”

  夏末:“我选码头!也许那里有船。。。而且我刚刚醒来的时候,好像还在那里看到有好多人买卖海鲜。。。”

  “那也许都是幻觉。。。岛上曾经的景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能看到。。。

  你想和他们实际接触,他们就会消失。。。

  不过我赞同你的意见去码头。。。

  打猎屋和精神病院我都曾经在那里死亡过,

  这次码头就算白去了。。。也许也能看看码头怎么个死法。。。”

  夏末和冬月脸色都变得特别难看。。。

  刘廷也感到心情压抑,

  发动车子,

  这时候天空突然一个炸雷闪电直劈旁边一棵大树!

  大树应声慢慢倒地!

  三个人立即都紧张起来,

  刘廷一给油门当先出发,

  夏末冬月跟上来,

  这时候突然又一个巨雷劈下,

  声音就在耳边爆炸,

  几乎被震晕过去。。。

  又一个大树被劈倒!

  折断在来路上!

  夏末惊恐的尖叫:“我们走不了了!”

  冬月:“那就步行!”

  刘廷:“时间来不及。。。”

  这时候,

  突然那扇铁门晃荡一下,

  慢慢打开了!

  完全黑暗的里面,

  好像一个黑洞,

  向刘廷他们敞开了另一个空间。。。

  摄人心魄,

  让刘廷感到恐惧,

  但又知道,

  这是一种引导,

  绝对。。。

  绝对不可以拒绝。。。


  外面突然开始下大雨。

  瓢泼一般,

  电闪雷鸣。。。

  狂风大作!

  没有选择了。。。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都连忙弃车跑进大门里面。。。

  一条长长的走廊,

  好像老式的防空洞,

  水泥园拱墙矮小斑驳潮湿,

  声音回荡反射,

  头顶钨丝灯泡昏黄不堪,

  三个人都有些喘不过气。。。

  冬月:“这里面好憋闷。。。”

  夏末:“我们不要向里面走了。。。你们不觉得这里很阴森么?”

  刘廷向里面努力望去,

  似乎尽头有大门。。。

  在召唤刘廷。。。

  大门外面狂风突然改变方向,

  向门内猛吹!

  天空完全黑暗下来,

  大树灌木暴雨中来回拼命摆动。。。

  狂躁不安。。。

  雨点瞬间飘飞过来,

  三个人立即向后面躲去,

  突然大门自己关闭起来,

  刘廷心叫不好,

  立即上去要阻止大门,

  可是重量根本无法抵挡!

  大门加速,

  猛地合上!

  咚!

  声音回荡几下,

  外面的风雨噪音完全被隔绝,

  山洞走廊立即静得全无声响,

  让人发毛。。。



  刘廷尝试去推大门,

  纹丝不动。。。

  夏末满脸惊慌的神色。。。

  冬月反倒镇静下来:“这是在引导我们向里面探索。。。”

  声音因为反射含混不清。。。

  沉默了几秒钟后,

  冬月:“我们向里面走吧。。。看看能有什么。。。”

  三个人再沉默。。。

  刘廷点了点头,

  手紧握住匕首,

  开始向前面走去。。。

  走廊好像没有尽头一样,

  一直向前面延伸,

  直到回头看进来的大门也完全隐藏在黑暗中时,

  前面突然出现了两道门,

  破旧的铁门。。。

  两个门的门锁通过一个铁杆连接在一起,

  刘廷看了看说道:“我们只能选择一个大门打开,

  另一个门的门锁同时会被彻底封死,

  这是一个互锁装置,保证我们选择后无法回头。。。”

  夏末惊慌惶恐:“是不是选错了我们就要死?”

  刘廷仔细搜查大门的特征,

  “两扇门没有任何区别。。。没有提示。。。”

  夏末:“那我们怎么办?我感觉我快得幽闭空间恐惧症了。。。呼吸都开始费力。。。”

  “左边?右边。。。

  (刘廷沉吟),

  右边吧。

  在纸飞机上,你们两个这个循环的名字都在右边。。。”

  两个人沉默了几秒后,

  同时点头。。。

  刘廷抓住右边的把手,

  费力的开始扳动。。。

  怦怦怦铁锈摩擦的声音,

  铛!

  左边的铁杆突然折断在门锁里面,

  右边的大门漫漫的弹开了。。。

  三个人互相不安的看了看,

  刘廷把门费力的拉开,

  夏末和冬月紧紧地跟在后面,

  屋内完全黑暗!

  里面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