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四个人立即露出疑惑惊恐的表情。。。

  程焕杰再次举起了椅子,

  用椅背狠狠砸向刘廷的后脑,

  这次没有那么疼痛,

  只是感觉脑袋震动了一下,

  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震动。。。

  很迟钝。。。

  这次没有人再尖叫或者劝阻。。。

  这次循环,

  就这样结束么?

  程焕杰在上一个循环死亡前说过,

  他会按照原始的记忆行动。

  什么是他的原始记忆?

  他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岛上的秘密么?

  还有纸飞机上的顺序是在暗示杀人顺序?

  为什么他刚刚听到梦境创伤自我修复会那么激动?

  为什么他就算提前死亡仍然会保有所谓的原始记忆?

  突然刘廷脑海中产生了一个答案。。。

  庄周梦蝶未必是庄周梦蝶。。。

  而是。。。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刘廷倒了下去,脑袋重重的挨了第三下,

  这个循环提前死亡,

  一切都晚了。。。

  下一个循环。。。

  自己将失去一切记忆。。。

  重新变成一张白纸!。。。

  一切都完了。。。



  刘廷再次醒来时,

  眼前一片模糊,

  自己再次复活了?

  还是在宾馆里?

  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上?

  突然刘廷心里一惊!

  不对!

  自己如果再次复活,

  应该失去之前的记忆!

  可是自己什么都记得!

  什么都记得?!

  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渐渐清楚起来。。。

  一个人蹲在自己面前。。。

  正在看着自己。。。

  是谁!?

  刘廷渐渐看清楚了。。。

  这个人。。。

  是程焕杰!

  他脸上带着戏虐的表情,正在看着自己。。。

  “哈哈哈哈。。。刘廷。。。就知道你能及时醒过来。。。你醒了!”

  “这是怎么回事?”

  刘廷大脑恢复运转,

  渐渐看清四周环境,

  突然坐了起来。。。

  “这里。。。这是怎么了?!她们四个呢?”

  “冬月、秋盈、春日她们三个在三楼的整理间里。。。

  你的老婆夏末,在二楼的整理间。。。”

  “夏末是我老婆?”

  “看来你真不知道。。。一点记忆也没有保留下来。。。”

  自己对夏末的亲切感。。。

  可是之前几个循环,

  刘廷对其他三个女人也有类似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我们在二楼和三楼的拐角?你看看对面。。。”

  远处对面的楼梯间开始燃烧起熊熊大火,

  “为什么把她们关到整理间里?为什么说我是杀人狂?为什么刚才只把我打昏,而不杀了我?”

  “你不用担心自己。。。杀人狂不是你。。。

  是我!

  我刚才那么喊,只是为了让那四个蠢女人受到惊吓后,能够乖乖的听我的安排。。。

  先告诉他们夏末是你的老婆,也是危险分子,然后把她关进二楼,

  之后另外三个女人都关到三楼,

  我借用你的身份,告诉他们我是一个警察,

  这里还有你其他的同伙,

  我不叫她们她们千万不可以出来。。。

  然后我就在外面把门顶死,

  之后在对面放火,

  然后把你拖到这里,准备开始治疗自己。。。”

  刘廷慢慢坐起来,

  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筋那里传来冰冷的痛感,

  血水把袜子湿透一大片!

  程焕杰:“别害怕。。。我挑断了你一侧脚筋,为了减缓你的行动能力。为马上就要上演的节目准备一下。。。”

  刘廷:“。。。你说治疗自己?”

  “只是一个猜测。。。也可能被治疗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这个题目叫什么来着?

  梦境创伤自我修复?”

  “这里六个人,只有一个人最特殊。。。

  。。。就是你。。。

  我和那四个女人死了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是你就算提前死亡,也会保有一部分梦境前的记忆。。。

  所以这里。。。

  其实是你的梦。。。

  你的大脑的产物。。。

  我们都是虚拟的。。。”

  程焕杰:“你这么认为?

  (程焕杰眼神呆滞了一下)

  他妈的梦里每个人还都具有独立的意识人格。。。

  还真是不好区分这里是现实还是梦境。。。

  我一直以为这里就算是梦境,

  也是你的梦境。。。

  因为我保有的这部分记忆。。。

  也只是和你有关。。。”

  “什么记忆告诉我!?”

  “不可能!

  谁知道我们还要在这里斗多久?

  我不会让你有优势的。。。

  现在不要废话了!

  那边楼梯马上就要烧塌了,

  时间有限。。。

  你现在听我宣布游戏规则。。。

  你听说过一个叫做火车岔路难题的道德游戏么?

  我们现在就玩这个。。。”

  程焕杰说到这里,

  从口袋里掏出两把钥匙。。。

  “左边的是三楼的,

  右边的是二楼的。。。

  左边的是你们这些正义的警察应该保护的普通市民,

  右边的是你的老婆。。。

  你现在行动能力有限,

  只能救其中一个。。。

  开始选择吧。。。”

  这时候另一侧的楼梯突然坍塌掉,

  浓烟开始向楼道内扩散。。。

  程焕杰:“你选择好一个方向后,

  我会把另一个被你放弃的人,全部杀掉。。。”

  刘廷看着两把钥匙。。。

  救三个人,还是救程焕杰口中。。。自己的老婆?

  “很难是么?

  以前有一个真实的案例,

  歹徒把受害人分别绑在了铁轨的两个岔路上,

  三个受害人那边可以控制道岔的方向,

  还有一个受害人只能被动的等待结果。。。

  这时候火车呼啸着冲过来了。。。

  完全来不及刹车。。。

  好难选择啊。。。

  那三个人最后把火车引到了那一个人的方向。。。

  他们三个活了下来。。。

  记者质问他们这是他们三个通过杀人来救自己。。。

  你知道他们怎么理直气壮地回答的么?

  如果非要有牺牲的话,

  牺牲一个人总比牺牲三个人好。。。

  从道德上讲,

  是不是可以拿生命的数量来比较生存的资格?

  为了多数是不是就可以让少数的死亡显得合理?

  这就是火车岔路难题,

  现在我也让你选。。。

  选择救三个人显得大公无私?

  还是选择救自己的老婆让那三个人付出死亡的代价?

  你是警察,正义的化身,

  似乎救那三个人才更道德更合理哦。。。

  哈哈哈哈哈哈。。。”

  刘廷看看远处,又看看面前的钥匙,

  该如何选择?

  救三个人?

  救自己的“老婆”?

  那种亲切感。。。

  在这里道德选择有意义么?

  梦境创伤自我修复,

  是过往历史的重演,

  现在的情况,在过去发生过?

  曾经给自己造成过什么样的创伤?

  这里到底是自己的梦境,

  还是程焕杰的?

  刘廷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远处的大火开始迅速沿着壁纸木梁天棚向走廊内扩散,

  夏末春日她们已经感觉到不对劲,正在拼命惨叫拍门。。。

  突然刘廷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一个选择的决定性因素!

  可是为这个理由选择,

  会不会太自私?

  自己在这里连人都杀过,

  就应该自私一些。。。

  如果运气好的话,

  自己的选择也许就有机会可以。。。

  刘廷不自觉的狞笑一下,

  伸手拿起了二楼的钥匙。。。

  “我要救我的老婆。。。”

  程焕杰有些吃惊。。。

  然后立即狂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