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拨打妻子文娇的号码,

  忙音。。。

  刘廷叹了一口气,

  如何和文娇交代实情,

  自己并没有想好。

  坐小巴过海回家,

  一路上好像没有灵魂,

  旁边的年轻人在打电话不时笑出来,

  一对大陆过来的游客在看香港地图,

  后面老人在翻看报纸,

  什么都和平日一样,

  刘廷再次拿出结果翻看,

  上面的字仍然让自己惊出一身冷汗,

  心跳加速。。。

  回到家,刘廷无力的躺倒在床上,

  后背被东西顶了一下,

  不情愿的翻身看了一眼,

  是老婆新买的一本书,

  《关于轮回的四种理论》,

  这种破书。。。

  刘廷烦躁的把书重重的摔在地上,

  立即又觉得这样可能让老婆下班回来怀疑自己情绪不好,然后想到更多的东西。。。

  是否说出实情,

  刘廷还没有想好。

  刘廷努力挣扎了一下起身,

  下床把书重新捡起来,

  封面上的副标题是关于佛教的六道轮回,量子理论,全息空间及平行宇宙的奥秘。

  扯淡!

  刘廷把书放到旁边桌上,

  再次躺倒。

  家里存款还有17万,

  每个月还贷款大概4万5,

  钱不够,

  那就只能把刚在深圳买的一套小公寓抵押或者出售,

  之后能筹到大概70万,

  勉强够了。

  还有去美国的开销,

  请假,

  可能会影响升职,

  好多麻烦事。。。

  刘廷翻身起来,

  为什么这么倒霉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头上?!

  为什么这么倒霉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头上?!

  迷迷糊糊睡着,

  晚上九点时候刘廷起来,

  洗了一下脸清醒一点刘廷开门出去,

  文娇在九龙一个艺术中心搞活动彩排,

  叫做什么春夏秋冬季节party。

  香港根本就他妈没有冬季。。。

  接老婆下班后,

  还要熬夜写上一个案子的报告,

  都他妈是麻烦事。。。

  打车到艺术中心费了一些力气。

  然后要绕一段很长的山路过去,

  到半山一个二层楼,

  艺术展览的调调就他妈是折腾人!

  刚上到一半时侯,

  突然刘廷发现漆黑的天空有红色的光亮,

  着火了!

  刘廷心里一惊,

  立即向山上跑去,

  果然艺术中心楼顶着火,

  几个人在下面看。。。

  但是没有文娇!

  刘廷:“怎么了?!”

  一个矮胖的男人带着眼镜:“有一个疯子闯进去要杀人。。。”

  另一个女人:“听说是一个兼职模特的男友。。。然后把这里点着了。”

  “那个人呢?”

  “还在里面!”

  “你们干什么呢?还不报警?!”

  “这里没有信号。。。”

  “那就这么愣着!?赶快下山,然后报警!”

  矮胖男人:“你是什么人?!”

  “我他妈是警察!现在火还不大,你们谁和我冲进去救人?!”

  五六个人都看刘廷,

  没有人应答。。。

  刘廷抬头看了看火势,

  还不大。。。

  把外套脱下来,

  堵住自己的口鼻冲了进去。。。

  里面烟雾开始弥漫,

  还不是很严重。。。

  天棚火势正在扩散。。。

  二楼一个男人正拿着刀守在那里。。。

  表情很镇静。。。

  刘廷不认识这个人。。。

  看到刘廷,

  猛地站了起来,

  刀口对着刘廷的方向。。。

  同时刘廷发现他身后四个房间,

  春夏秋冬,

  每个房间都关着一个人。。。

  都在拼命喊叫砸门,

  但门都被关住了。

  刘廷跑上了二楼,

  那个人站在楼梯口,

  警惕的看着刘廷:“你要救她们?模特都他妈是贱货,我杀她们四个不杀别人,

  你下去!别过来。。。”

  刘廷伸出手表示友好。。。

  “好。。。好。。。我不拦着你。。。

  不过其中有一个是我老婆。。。

  我老婆你能放出来么?

  她是个好女人。。。很爱我。。。

  我就救她一个,别人我不管。。。行不行?”

  那个人怀疑的眼神看着刘廷:“你骗我吧?”

  “没有。。。不信我喊给你看。。。

  (突然高声叫道)

  文娇!你在哪个房间?

  我是刘廷!”

  写着“春日”两个字的房间里立即传来文娇的声音:“刘廷!我在这里!他把我关住了!”

  刘廷露出没有恶意的表情对那个人微笑:“你看我没骗你吧?他在这个春日的房间里,你把门打开,我领他走。。。那三个随便你怎么对待。。。”

  那个人在权衡,僵持了几秒钟后,

  那个人突然问道:“你们结婚了么?还是只是男女朋友?”

  “结了。她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了。。。现在第三年。认识了有七年了。”

  “感情好么?”

  “也会吵架,不过和亲人一样。。。”

  “她会背叛你么?”

  “以后不知道。。。不过这些年她对我很专一。。。是个好女人。。。好妻子。”

  那个人咽了一口唾沫,似乎自言自语地说道:“。。。是专一的女人。。。那就不用死了。。。”

  然后又静止了几秒钟,突然开始拿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