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警惕的抬头看刘廷,

  再低头找对应的钥匙,

  刘廷突然扑出去,

  右手狠狠地抓住那个人的胳膊,

  向外扭,

  匕首尖划到下颌,

  再向后扭,

  那个人拼命向前一顶,

  两个人立即失去重心向楼梯跌倒,

  刘廷后背着地一阵钻心剧痛,

  脑袋撞到楼梯尖角上,

  立即又感到脸上一阵温热,

  咸咸的味道,

  是血!

  但是身上没有疼痛的感觉?!

  再看那个人,脖子上血狂喷出来,

  眼睛圆睁嘴角抽搐,

  青筋暴起来面目狰狞,

  用手拼命压住自己血管,

  但根本不起作用。。。

  刘廷看着他又抽动几下,

  眼睛仍然圆睁,但最后停止了动作,身体僵硬下来。

  刘廷擦脸上的血,

  脑袋仍然眩晕,

  勉强站起来,

  手有些发抖,

  立即翻那个人的身体,

  拽出来那串钥匙,

  带出来一张身份证,

  叫程焕杰。

  刘廷踉踉跄跄向二楼跑去,

  四个房间春夏秋冬一字排开,

  大门有一个窗口,

  春日房间里面文娇正在看外面:“刘廷!”

  “我马上就救你!”

  “不要。。。我没事。。。火势还来得及,你先给她们三个开门。。。”

  “你疯了!你出事怎么办?”

  “冬月房间里面是那个人的女朋友,那个疯子好像把她割伤了,正在失血,

  你要是先救我如果她死了,你是警察会有麻烦。。。

  马上你就要升职了是么?”

  一大串钥匙刘廷一直在翻找,

  但上面的字模糊不清,

  他妈的找不到!

  文娇最后一句话让刘廷犹豫了一下。。。

  “你快一点我没事。。。这里有阻燃材料。。。”

  刘廷犹豫一下:“我马上回来!”

  然后转头向最里面房间冲过去,

  后两个房间里面全都是黑烟从烟道漫出来,开空调的原因,

  夏末里面女模特在拼命拍门尖叫:“我要被呛死了!快给我开门!”

  秋盈那个里面已经看不到人。。。

  刘廷冲到冬月房间门口,

  里面没有烟雾,那个女模特脖子上有伤口,血流了一地,

  刘廷立即找钥匙开门,

  试了四次才打开,立即把她向外面拽,

  眼神涣散,没有任何反应,

  拖到秋盈门口时,

  刘廷再去开门,

  一次就找对钥匙了!

  夏末那边疯了一样尖叫:“快救我!她们都死了!快救我!”

  浓烟立即从秋盈房间滚出来,

  刘廷一阵眩晕,

  剧烈的咳嗽,

  然后捂住嘴向里面摸进去,

  摸到那个模特立即向外面拽,

  突然走廊尽头冬月房间发生了小爆炸,

  是电路!

  然后一股新火立即沿着门口向走廊天棚蔓延,

  速度很快,

  刘廷立即冲过去给夏末房间开门,

  “快快快快!”那个模特拼命拍门,

  刘廷被催促始终找不对钥匙,

  回头看文娇那边,

  文娇死死盯着刘廷,

  屋子里面还没有烟雾。。。

  刘廷咽了一口吐沫,

  又试了一把钥匙,大门终于打开,

  夏末立即冲出来,

  “死人你救什么!?你不是文娇老公么?怎么不救自己老婆?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她们两个没死!那个(刘廷指秋盈房间模特)渐渐缓过来了,你帮我扶下楼,我救另一个。。。”

  夏末犹豫的愣了一下,

  然后向秋盈那边跑去,

  刘廷准备找钥匙去开文娇的门,

  这时候突然天花板脱落下来,

  砸到了冬月和夏末中间,

  夏末立即尖叫一声,

  然后犹豫,犹豫,

  突然转头向下跑去,

  砸落的天花板立即开始燃烧,

  后面剩余的天花板也摇摇欲坠,

  刘廷看了一眼春日,

  春日紧张的点了点头:“别白救她们了。。。先把她们拽出来。。。”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另一个念头:

  “。。。我马上回来。”

  春日点头。。。

  刘廷立即向天花板残堆后面跑去,

  先抱起冬月,

  向前跑到楼梯口那里相对安全位置,

  然后又跑回去,

  刚刚抱起秋盈,

  这时候看到程焕杰摇摇晃晃的居然又站了起来,

  看着冬月,

  摇晃了几下,拿着匕首慢慢向上爬楼梯,

  正这个时候,下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是消防员来了!

  看到程焕杰立即有消防员上来救护,

  程焕杰似乎行动能力不足,

  把匕首丢掉了,

  刘廷大喜过望,

  刚准备抱住秋盈向前走,

  突然上面的天花板砸了下来,

  正中自己的头部。。。

  脚一软,

  摔倒在地上,

  同时看到文娇本来在门玻璃后面,但现在不见了!

  消防员看到刘廷和秋盈,

  立即过来摇动刘廷,

  刘廷刚才失血加上猛烈撞击,

  头晕眼前发黑,

  神志有些模糊,

  消防员拉起刘廷向外面拽,

  另一个消防员冲过去向里面大声喊道:“还有没有活下来的?”

  刘廷立即想要说话,

  但说不出话,

  又立即用手指指向文娇的房间,

  消防员没看到,

  仍然向里面大喊,

  刘廷看到文娇房间已经被浓烟覆盖,

  天花板有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