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你呢?”

  “我代表的是死亡。。。”

  “什么意思?”

  “你看看你的手指。。。”

  “被你办公室里一样东西扎的,之后就一直不好。。。”

  “那个针上面,有一种特殊的病毒,你沾染上后,没有办法让伤口愈合。。。”

  “你留那个针用来做什么?。。。害人的么?”

  “害人?!”林延恩冷笑了一声,“是用来给自己用的。”

  “什么?!”

  “你想看么?”

  “看什么?”

  林延恩阴冷地笑了一下,转头走进了大楼。

  刘廷跟在后面,到了林延恩的办公室。

  刘廷再一次看到那几个微缩人像,

  都摆在旁边办公桌上,

  “这个没有脸的人。。。也是你们魔术团的么?”

  “不是。。。是一个和我有渊源的人。。。”

  “什么意思?”

  “一个死人,尸体收藏在我的仓库里,你想看么?”

  “你在开玩笑么?”

  林延恩微微笑了一下,打开抽屉,拿出一个透明的盒子,

  里面有白色的东西在蠕动,

  是小虫子,

  是上一次秦佩佩藏起来的那个盒子!

  “这是什么东西?病毒就是产生在这里么?”

  林延恩摇了摇头,说道:“这是苍蝇的幼虫,蛆虫。。。这个东西在医学上,有一种用途。。。”

  “什么用途?”

  林延恩把小盒子小心地放到了一边,

  然后把自己胳膊袖子往上掀起了一些,

  刘廷立即看到一个白色的纱布,

  已经让粘液一样的红色液体浸透了,

  林延恩抓住纱布,

  突然用力扯了下来,

  发出一声轻轻的惨叫。

  伤口露出来红色的腐肉已经开始变成灰白色,

  上面全都是粘液,

  和刘廷的手指上一样的粘液,

  林延恩脸上表情有一点痛苦,

  似乎在忍受疼痛,

  看了刘廷一眼,

  说道:“我现在就给你示范,如何用这些可爱的小虫子治病。”

  然后林延恩把小盒子打开,

  用镊子小心的夹起一只白胖的小虫子,

  慢慢的放到了自己的伤口上,

  “啊!”林延恩大口喘了一口气,

  “它在咬我!。。。操!。。。”

  然后又放上了五六只小虫子,

  “你疯了!”

  “他们可以清理伤口,清除腐肉,只有这样,伤口才能愈合。”

  “伤口是怎么造成的?”

  “我用那个针,自己刺的。。。”

  “为什么?!”

  “为了痛苦的同时,保持清醒。。。还为了另一个目的!。。。”

  林延恩因为疼痛,脸孔有些扭曲:“这些他妈的小虫子,真他妈够劲。。。你。。。要不要试试?”

  刘廷看着林延恩伤口上蠕动的虫子,

  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还为了什么?!”

  “。。。答案要靠你自己去寻找。。。很可怕的答案。。。”

  刘廷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你们是怀疑我精神状态不正常么?”

  刘廷保持沉默,

  “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带着那个小娘们今天来是做什么的么?。。。”

  林延恩冷笑了一下:“如果我要是你的话,在调查这么可怕的案子的时候,一定会首先注意自己的安全。。。”

  “你在威胁我?!”

  “当然不是。。。是忠告。。。”

  “你什么意思?!”

  刘廷向前走了一步,

  恶狠狠盯着林延恩。

  “刘先生。。。你身材满标准的,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想把你的身体也塑封成我的收藏品,最好把你的胸腔剖开,能看到全部的内脏,那一定会很有艺术气息。。。只是这件事情唯一的障碍,就是你还是个活人!”

  “那你尽管把我弄死试试!”

  “听说我师傅差点把你给活体解剖了,他没有成功,真是遗憾。。。”

  刘廷一下子抓住了林延恩的衣领,刚要动手,

  林延恩一幅无所谓的表情,

  这时候刘廷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刘廷脸部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

  然后低头看了一眼,

  是陈平。

  “喂,什么事?!”

  刘廷有些暴躁。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呵呵呵呵。。。我们找到了潭真海变态家族的一个亲戚。。。也许你会感兴趣。”

  “什么人?”

  “潭真海的弟弟,也是个表演黑暗魔术的。”

  刘廷眼角一跳,

  “稍后我会把它信息发给你,你要见他就快点行动。”

  “为什么你自己不去见他?”

  “他人在大陆,不太方便,他现在据说处于癌症晚期,希望能够给你带来新线索。”



  刘廷电话收线后,林延恩说道:“查到我的师伯了?”

  “你是准备把它也杀掉么?”

  “我说了我不是凶手。。。再说他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你是不是在害怕什么?”

  “不。。。我可以告诉你,也许你在见到他后,会有机会了解到我们黑暗魔术,世世代代隐藏的一个绝对不会让外人知道的秘密。。。如果解开这个谜,你再聪明一点的话,也就有可能猜到杀死我老婆的凶手,到底是谁。。。”

  刘廷眼角跳动了一下,转身向门外走去。。。

  “用不用我给你几个苍蝇幼虫治病?”

  “你真他妈恶心。。。”

  林延恩嘿嘿笑了一下,低头指着自己的伤口说道:“下次见到我的时候,记得要求我把衣服掀开,给你看这个伤口。。。”

  “什么意思?”

  “可能会有惊喜。。。哈哈哈哈哈。。。”

  “你真他妈是个疯子。。。”

  林延恩止住了笑容,突然阴郁的说道:“如果这个案子你查清真相的话。。。也许你也会和我一样。。。”

  林延恩的声音,冷得可怕。



  半个小时后,

  刘廷直接来到了刘欣妮的诊所,

  “评估结果出来了么?”

  “出来了。”

  “怎么样?”

  “你自己看吧。”

  刘欣妮把表格递给刘廷,

  向前倾斜身体时,

  刘欣妮乳沟扩散开来,

  深不见底,

  刘欣妮察觉到刘廷似乎低头看了一眼,

  往后拽了拽衣服。

  脸上表情极不耐烦。

  刘廷皱了皱眉头,打开表格看下去:

  症状自评量表-SCL90

  以下问题,请用如下五项指标回答,

  从无、很轻、中等、偏重、严重

  1、头疼:很轻
  2、神经过敏,心里不踏实:严重
  3、头脑中有不必要的想法或字句盘旋:偏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