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你在这里别动。。。”

  刘廷进到厨房后面的工具间里,

  找出来一把铁锹,

  “我到后面挖一挖。。。也许那里地下有秘密。。。”

  “我不和死尸在一起。。。”

  刘廷想的,是娃娃能不能允许两个人一起离开屋子。。。

  不妨做个试验。。。

  “好吧。。。”

  尹妍希也进到工具间拿了一把铁锹,

  画面有些不协调的滑稽,

  两个人对视笑了一下,

  然后立即又都觉得压抑。



  从后门出去,

  厨房仍然点着灯,

  娃娃默默看着他们两个,

  仍然在它的控制范围之内。。。

  “我们怎么挖?”

  “先把中间的草挖掉,

  挖深一点,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刘廷突然想到,神父说死后也葬在这里,

  说明下面最有可能的是什么人的墓地,

  也许就是娃娃的真身。。。

  但是会不会就这么简单?

  两个人忙了一个多小时,

  挖出了一个半米深的坑,

  下面仍然是密实的土地,

  没有异样。

  尹妍希累到坐到坑边,

  大口喘气。。。

  刘廷仍然不甘心,

  四处又走了一圈,

  没有任何提示。。。

  地点到底对不对,

  回头看娃娃,突然愤怒的高喊:“你他妈能不能告诉我们!这里到底有什么?!”

  阴暗灯光阴影中的娃娃一动不动。

  刘廷深吸一口气,对刚才自己的冲动有些后悔,

  又向下挖了几下,

  感觉自己体力透支,

  把铁锹扔到一旁,

  向后一倒躺在地上,

  尹妍希爬过来,

  像猫一样卷曲到刘廷身旁,

  紧紧搂住,

  “刘廷,我好怕。。。”

  刘廷在尹妍希额头亲了一口,没有说话。,,

  尹妍希把脑袋埋到刘廷衣服里,开始轻轻哭泣。

  天空浓厚的乌云快速流动,

  把月亮重新遮住,

  见不到一丝光亮。



  模模糊糊中刘廷睁开眼睛,

  四周浓烟滚滚,

  什么都看不到。。。

  刘廷发现自己的身子在上升,

  移动,

  向下看,

  火光中看到了那个曾经在梦里出现过的箱子,

  若隐若现,

  突然土制的粗糙天棚在上面出现!

  马上自己头顶就要撞到了,

  但是完全停不下来!

  自己不受控制,

  四周变成了泥土,

  但很快就钻了出来,

  在那个仓库里!

  屋子也已经开始燃烧,

  四周被红色的火光照亮,

  刘廷漂浮到半空停住,

  看到门猛地被撞开,

  一个人从外面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那张脸,是年轻时候的神父,

  他惊慌的跑到屋子正中央,

  把地毯掀开,

  露出一个铁做的地门,

  四周缝隙往外冒黑烟,

  神父看不到自己。。。

  想要去开门,

  手一碰到把手,

  立即惨叫起来,

  把手温度太高,

  手上冒出黑烟,

  立即用力把手扯开,

  一大块皮被撕掉!

  神父有些惊惶,

  立即四周去看,

  跑到角落拿起一个铁棍,

  上面一块木板跌落砸到神父身上,

  房子摇摇欲坠,

  神父脑袋上出血,

  但毫不犹豫跑回到铁门那里,

  用铁棍撬那个铁门,

  一下子撬开,

  浓烟立即冲出来!

  什么都看不到。。。

  神父一下子坐到地上,

  绝望的看着黑烟,

  满脸惊恐,一动不动。。。

  这时候房门突然推开,

  一个小女孩,

  大大的眼睛,

  十一二岁,

  长的好白好美,

  走了进来,

  站在了神父旁边,

  神父看到那个女孩立即恐惧的向后退,

  “你不要靠过来!

  不要靠过来!

  你这个魔鬼!

  魔鬼!”

  然后立即翻滚着爬起来,向外面跑去。。。

  女孩默默看着那个铁门涌出的黑烟,

  一滴泪水流出来,

  又一滴泪水,

  又一滴泪水。。。

  这时候,突然那个女孩抬头看了刘廷一眼,

  眼睛中闪烁出异样的光芒,

  是兴奋!

  刘廷看着那个女孩,

  眼神好纯净。。。

  眼神好纯净。。。

  刘廷的魂魄,似乎都被那个女孩给钩走了。。。

  时间仿佛静止。。。

  但是突然!

  房子轰的一下倒塌了一半,

  烟尘四起,

  外面浓密的乌云遮盖一切,

  四周密部树林死一般寂静,

  只剩下浓烟和倒塌的房屋,

  把那个女孩埋在了下面!



  之后时间仿佛加速流动,

  乌云慢慢散去,

  烟雾慢慢减少,

  直到最后周围一切恢复正常。。。

  一辆轿车沿着破败的土路开了上来,

  下来两个穿着西服的人,

  还有那个神父,

  一个穿西服的人开始拍照,

  另一个对神父说:“当时仓库里没有人?”

  “对,就是着火也是接到你们消防队的电话我才知道。。。”

  “山下昨天半夜有人报警说看到火光,我们才上来看看。。。

  但是上来时候,火已经熄灭了,

  保没保保险?”

  “没有。。。”

  “里面保存的什么?”

  “空的。。。”

  “真的是空的?你一个神父,在这么偏远而且交通不便的地方建这样的仓库很奇怪啊。。。

  按照规矩,我们要调查起火原因,

  (露出夸张的为难表情)

  是很麻烦的一件工作,

  而且如果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我们还要上报,甚至报警。。。

  这个。。。”

  神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纸包,

  递给那个人。。。

  那个人冷笑一下,打开看了一眼,

  “这就好办了。。。山林失火导致仓库被毁,这个理由行不行?”

  神父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多谢。”

  “照片会存档,之后这里怎么处理,还是你自己的事情。。。有空出来喝茶。”



  时间再次加速流动,

  又是一个白天,

  一辆铲车,

  七八辆工程运土车轰鸣的开上来,

  神父从领头的车上下来,

  指了指空地,

  把土都卸到烧毁的房子四周,

  铲车我自己驾驶。。。

  之后你们就可以离开。。。”

  “你会么?”

  “你教一教我。。。”

  “你自己干也不会减钱。还是我们人干,来得快。。。”

  “不行!”

  神父突然激动,

  “对不起,就按我说的来。。。”

  土都卸好后,

  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