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简单把这些部都梳理一下:

  第一部赵梓乔为什么同意捐肾,实际是我写丢了,林到香港第三年突然器官衰竭,因为林的身份是另一个人的,赵梓乔带林到医院,医生粗检时核对病人资料,问林的血型是否是b型,林说是,又突然说不疼了,不用治了,带着赵离开了医院。

  在门口再次昏倒,赵要带林回去,林说不能回去,我回去了,他们会发现我的血型不对,再调查,就会发现我的身份是假的,会发现我们杀过人,我抢救过来也活不了几年,死了也是一个解脱,别为我冒险。

  然后林吐血后,说我一点都不感到疼痛,一直到死亡前都不会难受,所以你不用替我伤心。

  然后就走了。

  赵给尹妍希的经纪人打电话,说自己需要钱,同意移植肾脏。

  林拿到钱后大哭一场,然后把病治了。

  赵也因此得到毒瘾。

  世界已成灰色,生存只是惯性。

  最后赵选择死亡,是在发现自己得了艾滋病之后,我想给赵加一句台词:“林,我要死在你的前面,这样我就不会感到孤单。”

  死亡的方式以及后来林给警局寄来证物,都是赵的安排,因为赵要报复那些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毁掉他们的一切,对尹妍希来说,赵是嫉妒同样是姐妹,尹却可以靠赵的肾脏活得那么风光,毁掉尹的最好方式就是让当年那个丑恶的手术交换曝光,让她身败名裂。邮寄肾脏就是这个目的。

  最后尹妍希和刘廷是否得艾滋病,我没有去设定固定答案。
  第二部讲的是权力运行的规则。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思考一下为什么何仁生能够控制教徒们,甚至杀死一部分教徒,不会激起另一部分教徒的反抗。

  周芷珊的哥哥为什么可以通过那个激光刻字羊皮预言的低劣魔术获得教众的臣服,特别是下面那些教徒绝大部分都是有身份名望地位见识的社会精英,相信这么低劣预言的人比例应该极低,他们为什么假装相信,

  他们加入这个邪教本身的目的又是什么?

  还有肉体和毒品享受其实是一种表忠心的方式。

  腐败就是忠臣。
  刘廷低头看表,

  凌晨两点。。。

  外面开始起风,

  下一步该怎么办?

  先处理神父的尸体。。。

  还去沼泽地?

  刘廷感到自己疲惫不堪。。。

  把神父尸体从纸盒里抱出来,背到肩上,

  然后向车库走去,

  走到一半,刘廷停住了。

  不行。。。自己离开后,尹妍希会想办法逃走,

  或者求救。。。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她这个活人。

  刘廷转头又回到厨房,

  尹妍希看到刘廷愣住了。。。她果然在移动椅子,想要尝试拿到菜刀割开绳子,

  刘廷有些沮丧,

  把尸体粗暴的扔回盒子里,

  看着尹妍希想办法,

  尹妍希也惊恐的看着刘廷。

  刘廷从柜子里又找出一段绳子,

  把椅子两条腿拴到柜子支架上,

  这样也不行,

  不能让她在厨房呆着,

  否则有人来会引起大麻烦。。。

  自己不在的时候也要安全,

  必须采取更极端的措施。。。

  刘廷想到这里向楼上卧室跑去,

  把衣柜打开,

  把下面堆放的衣服都甩到后面,

  露出一个铁盒子,

  刘廷拿出来打开盖子,

  看了一眼后拿着盒子跑下楼梯回到厨房。

  尹妍希看到了惊恐的毫无作用的挣扎。。。

  嘴里呜呜的说着:“不要。。。求求你不要。。。”

  刘廷有些犹豫,但还是打开盒子,

  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玻璃瓶,

  一支针管,

  消毒针头后插入小瓶子里,把液体都吸上来,

  然后走到尹妍希身边,用力拉住尹妍希的胳膊,然后把液体都注射进了尹妍希胳膊里面。。。

  尹妍希一边看着刘廷,

  泪水流了出来。。。

  刘廷避免去看尹妍希的脸,

  拔出针头。。。

  麻木的站在一旁。。。

  不真实的感觉。。。

  好希望也给自己扎一针。。。

  用来给性生活助兴的镇静剂,

  少量注射可以让人变得麻木降低敏感度延长时间,

  足量注射可以让人很快昏睡。。。

  但会导致肌肉松弛有副作用,甚至会导致心脏衰竭。

  尹妍希只过了两三分钟,头无力的垂了下来,

  顺从了,彻底丧失抵抗。

  她可以休息一阵,

  但自己仍要做好多事情。。。

  刘廷感到极度疲劳,

  告诉自己要立即行动,

  但仍然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娃娃仍盯着看眼前的一切,

  这样过了几分钟,

  刘廷擦了擦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的泪水,

  长出一口气,

  把铁盒子里面东西收好,

  然后把椅子上拴到桌角的绳子解开,

  抱起尹妍希连同凳子,

  尹妍希被晃动后迷迷糊糊不知道再说什么嘴被堵住完全听不清楚,

  穿过黑暗冰冷的大厅,

  到楼梯下面,打开地下室的门,

  慢慢走下去,

  然后把尹妍希小心的放到了正中央。。。

  尹妍希的头再次垂向一边,

  一动不动。。。

  刘廷重新回到楼上,

  顺手习惯的把灯关掉门关上,

  又把门打开,把灯重新点亮。。。

  然后把地下室的门彻底锁死。



  麻木的回到厨房,

  刘廷身心俱疲,

  看着纸盒里的尸体发呆。。。

  最后用尽全力把神父背起来,

  从后门出去,

  走到铁门前面,

  刘廷把神父的尸体。。。

  扔了进去。。。

  出现错觉,

  好像过了好长时间,

  才听到尸体落地的声音。。。

  刘廷把已经损坏的铁门勉强关上,

  然后拿铁锹把铁门掩埋起来,

  挖过的痕迹完全没有办法复原,

  刘廷心里一阵烦躁。。。

  铁门完全埋住后,

  刘廷回到屋里找出一块雨布盖在坑上,

  四周用石头压住,

  只能先做到这个地步了。。。

  然后怎么处理尸体?

  刘廷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让刘廷恐惧到汗毛直竖的计划。。。

  但自己必须熬过去。。。

  一切都会解决。。。

  现在去睡觉。。。

  现在去睡觉。。。

  回到卧室。。。

  刘廷把身上衣服脱下来,

  上面有血不能扔在外面,

  塞到塑料袋里放到大衣柜,

  把其他翻出来在地上的衣服都堆到塑料袋上,

  然后刘廷又强迫自己到浴室里洗了个澡,

  之后一下子摔倒在床上,

  呆滞的看着窗外已经泛白的天空。。。



  再次醒来时是下午两点,

  外面一切如常,刘廷总感觉有什么让人不安的事情发生,却想不起来细节,

  直到起床时,

  昨晚的一切才突然在脑海中闪现。。。

  这要都不是真的该多好。。。

  自己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下楼到厨房拿铁盒,

  到地下室尹妍希仍然在昏睡。。。

  药力居然超过10个小时。。。

  有这么惊人么?!

  刘廷又给她注射了一针。

  尹妍希迷迷糊糊中似乎有感应,

  模模糊糊在说:“不要。。。求求你不要。。。”

  刘廷又检查了一下绳子的松紧程度。。。

  然后把地下室的门重新关上。。。

  看后花园,外面下雨了,塑料布盖上的大坑好像一个工地。。。

  刘廷从冰箱里拿了一个面包,

  热了一下后只吃了两口就有想要呕吐的感觉,

  扔到垃圾箱里,

  上楼穿好衣服,

  开车离开了别墅。



  回到闹世在拥挤的街上,刘廷仿佛回到了人间。。。

  找了一家工具店,刘廷买了一个机械四脚架简易吊车:“这个承重能力是多少?”

  “一个人没有问题。。。”

  “多谢。。。”

  又买了三十个密封袋,结账时侯,

  刘廷想了一阵:“再给我多拿二十个。”

  东西都塞到后备箱时,

  突然电话响了,

  刘廷立即拿出来看,

  是西九龙重案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