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车子开得飞快,

  何督察一路上说说自己从业经历,

  刘廷为了表现自然,也偶尔说说娱乐圈的事情,

  何督察让人很不舒服的夸张回应:“原来你们那个圈子真这么脏。。。哈哈哈哈。”

  但刘廷心里有一种绝望感,

  这个他妈的警察为什么这么好管闲事?

  “你是不是心里在骂我?”

  “没有。。。你帮我省了一个出租费,最少两百港币,我还要谢谢你。”

  “我好奇的是,也许你那个别墅有不干净的东西。。。”

  “这怎么说?”

  “听说你那里马上要拆了重建。。。我不想浪费了我的好奇心。。。”

  刘廷呵呵笑了两声,做出不以为意的表情。

  “你信不信世界上真有鬼?”

  “不信。”

  “孙志坚死亡后,警方当时找到了一本笔记,

  孙志坚提到了屋子里被自己女儿捡回来一个幽灵娃娃,我看过照片,那种硬塑料的娃娃,你要是说可爱吧,也许也算可爱,不过我是感觉很不舒服。。。

  之后没有多久他女儿就出意外死了,和现在赵梓乔的死法一样。。。

  你家里有那种老式娃娃么?一直咧嘴笑那种。。。”

  “没有。”刘廷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希望自己表现自然。

  “。。。是么?我劝你到处找找,孙志坚说那个娃娃具有魔力。。。

  他把自己和妻子烧死是计划好的,妻子被捆绑在地下室,孙志坚说妻子似乎恶魔附体一样,日记里有一张照片,

  是他妻子脸部的特写,

  整个血管呈网状都突起来了,

  青绿色,

  那个年代的彩色照片躁点还大,

  还有点失真,眼睛血红,

  皮肤灰白色,

  看着真像鬼上身。

  邻居早就有报案说看不到孙志坚妻子,有时候听到惨叫,我们警察上门去过,

  孙志坚在日记里大骂邻居多管闲事,不过就反复写了一段话,

  我现在还有印象,笔画很疯狂,显示他当时精神状态应该很不正常,

  那句话是:‘不是我抓起来我老婆的,是她让我捆绑的’,

  这句话反复写了三四页,

  我现在因为赵梓乔的案子对孙志坚很感兴趣,

  特意找了一个心理专家看那段文字,

  专家的意思是,孙志坚可能有幻想症,

  病因可能来自于自己女儿死亡后所受刺激,

  对自己没有看管好女儿的极度自责心理需要逃避,

  所以要寻找所谓的责任替代品,

  日记里反复提到的那个娃娃,

  还有他的老婆就是替代品,

  孙志坚把恨意投射到了她们身上,

  直到最后渐渐走入疯狂,

  日记里强调不是自己主动捆绑老婆,是别人逼的,

  正好证明了这点,孙志坚在通过日记里面和事实相反的文字对自己进行催眠和暗示,

  让自己相信不存在的事实,

  用对妻子的恨意摆脱自责,

  直到最后纵火同归于尽。。。

  (故意停顿几秒钟),

  你对他的这个理论怎么看?”

  刘廷心脏怦怦直跳,不停地将何督察所说内容投射到自己身上,

  “。。。哦。。。蛮有趣的理论。。。是个好电影题材。。。”

  何督察冷笑一声:“要我说就是狗屁。。。

  我有一种直觉,

  就是孙志坚在日记里提到的东西都是真的。。。”

  “有什么根据么?”

  “有。。。

  一个就是如果孙志坚真的出于幻想才作出这些疯狂举动,

  那么孙志坚妻子应该逮到机会就报警或者逃亡。。。

  但是根据我们警方的资料,邻居报警时候,说他的妻子已经消失超过10天,而且后半夜的时候经常听到女人的哀嚎惨叫声。。。

  可警方上门调查时候孙志坚是表现得精神状态有疑问,回答问题闪烁回避,非常可疑。

  警方正准备入门检查时候,

  意外的是他的妻子居然出现了,

  自己走出来!

  说话,行动都比较正常,只是身体比较衰弱,

  这怎么解释?!”

  “会不会是长时间被监禁导致的那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的妻子因为恐惧宁可帮助自己的老公?”

  “你这个说法还蛮有趣。。。

  那后来他妻子满脸充血的照片怎么解释?!”

  “也许是孙志坚给她喂了什么药物?”

  “那孙志坚女儿意外死亡方式和赵梓乔完全一样呢?你是不是也要说是巧合?

  也许等过几天你学孙志坚一把火把别墅烧了,烧死你自己和你的女朋友。。。

  那时候你就知道不是巧合了。。。”

  刘廷脸色难看,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表示愤怒?还是当作开玩笑?

  前面红灯,何督察停车:“我这么说你可能显得不太礼貌,

  不过我不怕你不高兴,要警告你。。。

  (突然转过脸来,冷冰冰严肃的看着刘廷)

  我觉得你走上孙志坚的结局可能性很大。。。

  因为他在自己日记的最后一段,提到了。。。”

  正在这个时候,何督察电话响了,

  何督察皱了皱眉头,

  费力的从肥胖身子的口袋里掏出电话:“喂!什么事?!”

  电话里嗡嗡嗡说了一段,

  “行了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就往回走?!”

  刘廷听到了,心脏立即一阵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