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我们全都鸦雀无声,

  张汤姆把眼泪擦干净,

  然后突然站起来,说道:“祭祀需要18个人在地下进行,你们都知道我一年前就把这个女孩突然从孤儿院收留到身边吧?

  我们都点头。。。

  那时候我就已经发现王真宜体内邪恶的力量。。。

  我想她在我身边也许能压制住她,不让她走上邪路。。。

  可是我失败了。。。

  尽管她那么可爱。。。

  张汤姆说的是对的。。。

  那个小女孩真得太漂亮了,长得几乎漂亮到邪恶,苍白细腻完美的皮肤,大大的星夜一样的眼睛,让人看了就会震惊,会被她吸引,仿佛她能控制你一样。。。

  所以张汤姆为了这场祭祀,在后面山顶上建了一个小仓库作为掩护,在地下挖了一个深坑。

  祭祀的时间定在了地二天午夜,

  张汤姆说虽然是杀死魔鬼,但仍然是一条生命,不希望我们惊扰到上天以及村民,

  我们所有人都对着十字架宣誓保密,

  然后所有人都必须参加仪式,”

  “那你们杀掉王真宜不怕警局调查么?”

  “王真宜只是个大陆来的孤儿,没有身份。。。我们商量好如果有人询问,就说被香港岛哪一家富人领养了。。。

  不会有人怀疑。。。

  张汤姆说,虽然村民都自私忘恩,但我们仍然要救他们,即使他们不知道发生的一切,杀掉王真宜的罪,就让我们这些最虔诚的信徒来承担好了。。。

  所有人都要保密,即使对自己的家人也要绝对保密!

  我当时有一种圣洁感,还有一种罪恶的冲动感,为了神圣的目的作恶,让我隐隐不安,又异常兴奋。。。

  张汤姆因为要筹备细节,

  而我是单身,不回家不会引起任何人疑心,

  所以张汤姆安排我在祭祀前负责看管王真宜。。。

  王真宜似乎完全没有想到即将发生的一切,

  吃饭,

  洗脸,

  然后睡下,

  睡之前还和门外的我打招呼,

  她真的好可爱,我那时真真切切觉得她就是具有魔力。。。

  我不敢直视她。。。

  她躺在床上很快睡着,

  我坐在外面门框上,

  后半夜的时候我困起来,

  迷迷糊糊开始打盹,

  突然感到后背有人拍我。。。

  我一看是王真宜!

  直盯盯看着我,把我吓坏了!

  我立即站起来,又立即觉得不过是一个小女孩我反应会不会太大?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

  王真宜突然开口怯生生地对我说:‘陈叔叔。。。你救救我。。。’


  她看起来那么可怜,绝望,

  我立即就感到心疼,

  又立即想起来神父今天说的话,看她时候,感觉又确实有一股邪气,让人心迷的感觉。。。

  不属于她那个年龄的邪恶感。。。

  我心里提醒自己她很危险,不要被她年幼的外表迷惑,

  她就那么楚楚可怜的站在那里,看着我。。。

  我实在受不了,对她莫名其妙地说:“你别多想,没什么事。。。”

  说完后,我感觉自己心如刀绞。。。

  我们真要对这么小的女孩下手么?

  如果她不是恶魔怎么办?

  但神父那样的好人,竟然都下决心动手。。。

  神父收养了她一年,一定就是察觉了她的邪气,但还想要拯救她。。。

  但她已经给村子里带来灾祸。。。

  “叔叔。。。求求你救救我。。。”

  王真宜开始哭。。。

  我感觉我真有一种放掉她的冲动,

  完全被对她的同情心控制。。。

  “真的没有什么事。。。”

  “神父要烧死我。。。是么?”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正这个时候,

  突然王真宜转身向屋子里跑回去,

  躺到床上装作睡着。。。

  我立即回头,

  发现郑佩云,19个教徒之一走了进来,

  她那时候大概30岁出头,

  很厉害脾气也有些暴躁,

  走过来看了里面一眼,

  我小声说她一直睡着,

  郑佩云表情异常严肃:“刚才她是不是在求你放掉她?

  她很会迷惑人,千万不要上当心软。。。”

  “可是她才这么小,真的会是恶魔么?”

  郑佩云看了我一眼:“她在上个月,曾经尝试用毒药害我。。。”

  “真的?!”我吃了一惊。。。

  郑佩云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我目送她离开,

  再回头,发现王真宜又起来了,

  还是那么楚楚可怜的眼神看我。。。

  “叔叔。。。救救我。。。”

  “你真的曾经下毒?”

  “。。。”

  王真宜保持沉默。。。

  “为什么?!”

  “因为。。。”

  “因为什么?!”

  “。。。没有什么。。。”

  王真宜说到这里,沉默了几秒钟,

  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不是恶魔。。。我是好孩子。。。”

  王真宜说完这句,转头回到了床上,

  坐到那里。

  又重复了一遍:”我是好孩子。“

  然后就不说话了。。。

  我能看到她眼睛里带有的绝望。。。

  但一个7岁的女孩为什么会下毒?

  不是恶魔还有什么解释?!

  她的眼神除了绝望,我还看出来那种刻骨的恶毒。。。

  让我心寒。。。



  她在床边坐了一夜,

  寒气四溢,

  很阴森的感觉,

  终于熬到第二天早上,

  我感觉我的同情心又开始占上风,

  那种控制不住的感觉,

  似乎头脑也不够清醒,

  现在想想,我就是接受不了一个那么小的女孩子,我们真要下手么?!

  我决定去找张汤姆谈谈,

  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方法解决问题。。。

  走到门口时,

  听到他正在和郑佩云说话:“上山前我要回家一趟。。。”

  “回家去干什么?!”

  “你说去干什么!?

  你的屋子里不时有一个金属箱子么?在角落里落了很长时间灰很脏,记得擦干净,晚上带到山上去。。。”

  张汤姆沉默了几秒钟,突然惊恐地说道:“你要用箱子装。。。”

  他没说装什么。。。但一定是什么很可怕的东西。。。

  “对。。。斩草除根。。。”郑佩云声音变得阴森恶毒。。。

  屋内静了几秒钟,张汤姆:“我们。。。能不能不要杀王真宜?!”

  “不行!(郑佩云声音尖厉反对!)她要毒死我你忘了!?

  这个小恶魔。。。

  我告诉你张汤姆,

  你不要老做老好人,

  假不假!?

  你不累么?

  我们不但要杀她。。。

  而且我觉得根本不应该保密这件事情!

  应该让全村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你别忘了。。。你为什么要把她从孤儿院弄到教堂来?。。。”

  神父突然居然哭起来了:“这是我的错误。。。王真宜。。。就是恶魔。。。”

  “对。。。你不要再受她迷惑。。。否则你会毁了你自己。。。你毁掉了。。。这个村子因为你才建立的和睦幻想也会消失。。。你会毁了你亲手建立的这里的一切。。。

  你也会失去我。。。

  你舍得失去我么?”

  张汤姆声音颤抖,带着哭腔:“不。。。”

  “这就对了。。。我可爱的小神父。。。”

  我听到这里。。。才明白他们两个原来有那种关系。。。

  他们两个接吻,

  两个人都哭了。。。

  郑佩云:“过了今晚,一切就都结束了。。。

  你是在做好事。。。为了自己,为了我。。。也为了村子。。。

  把那个小恶魔杀掉!她存在,只能害人。。。你我就是受害者。。。对不对。。。”

  张汤姆点头,然后说:“那你晚上不要回家带那个。。。”

  “不行!”郑佩云粗暴的打断张汤姆,“你要是想要反悔,你就现在就把所有人召集到一起,告诉他们这一年多来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真相!”

  张汤姆沉默下来。。。

  郑佩云露出得意的笑容,抱住了张汤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