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外面积水已经很深,

  雨斜着飞过来,

  刘廷发动汽车从地库里出来,立即眼前一片模糊。

  陈若棋异常兴奋,在车里喊道:“冲啊,冲啊!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两边飞溅的水花足有两米多高,

  后面突然有车跟了上来,

  开着远光灯,

  后面一片光晕,什么都看不清楚,

  车子年代太久,

  在水里好像飘起来一样,

  刘廷转弯,

  后面的车也转弯,

  刘廷再转弯,

  后面的车也再转弯。

  “我们被跟踪了。”

  陈若棋立即回头去看,

  后面的车突然加速,

  带着水花超过刘廷,

  前挡风瞬间泼水一样彻底看不到,

  水流下去时,

  眼前突然红色的刹车灯迅速靠近,

  陈若棋立即尖叫起来,

  刘廷猛地打方向盘向侧方躲去,

  冲进了水坑里,

  车子好像飘起来一样,

  慢动作似的横冲到路边,

  车头猛地抬起,

  侧翻过来,

  巨大的响声,

  翻滚一下,

  刘廷看到陈若棋头发从后面甩到前面,

  嘴慢慢张开,

  自己车里东西慢慢飘起来,

  好像失重一样,

  然后再一次巨大的响声,

  车顶落地,

  四面风挡破碎成碎末,

  车顶柔软的压下来变形,

  刘廷感到脖子身子瞬间仿佛大锤击中一样,

  脑海一片空白,

  外面水涌进来,

  晶莹的水花,

  陈若棋紧闭着眼睛,

  脸孔扭曲,

  车子惯性向前滑动,

  再一声巨响,

  那个人的车子也停下来了,

  车门打开,

  刘廷车子撞倒消防栓上,

  几下晃动,

  停下来了。

  刘廷感到身体似乎不属于自己,

  浑身难以忍受的剧痛,

  那个人下车了,

  穿着巨大的风衣,

  刘廷脖子好像已经瘫痪一样,

  动弹不得,

  指挥手指,

  手指没有反应,

  看不到那个人的脸,

  抬头!

  刘廷命令自己,

  没有效果,

  只能看到那个人的脚,

  踩着水花四溅,

  还有手里,

  拿着一根钢钩,

  粗壮的钢钩,

  钩子会从自己的脑顶穿入,

  然后向斜后方猛地拽出,

  脑浆四溅,

  伤口红色的血液混合着乳白色的脑浆,

  自己逐渐失去意识,

  就这样死去么?!



  那个人已经靠近了,

  死神,

  死神,

  死神。。。



  QQ13607370,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和我联系。

  钢钩举起来了,,

  砰的一声巨响,

  砸穿了旁边门板,

  锋利的尖端救灾刘廷的眼前,

  可以一下子贯穿身体吧。。。

  粗暴的扭动几下,

  钢板来回颤抖,

  发出金属磨擦声,

  钢钩拽出去了,

  只要再来一下,

  刘廷回头,

  看到陈若棋在惊恐的看着自己,

  突然开始尖叫,

  血顺着陈若棋脸上流下来,

  刘廷才发现自己的视线是红色的,

  嘴里也有甜味,

  头越来越晕,

  死亡的感觉么?

  可是没有感到重击?

  刘廷视线开始模糊,

  外面电闪雷鸣,

  那个人好像拿着钢钩,

  转身跑开了?!

  发生了什么事?

  自己不会死了?



  刘廷再次醒来,

  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

  病房里,

  头很晕很沉,

  脖子上戴着固定的夹具,

  “你真是好命。”

  声音不阴不阳,

  是陈平。

  刘廷感到自己手被人拉住,

  是陈若棋,

  脑袋上缠着绷带,

  脸上缺少血色,

  画着淡妆,

  看着刘廷。

  “这是你女朋友?”

  “对,我和他好多年了。”

  陈若棋立即答道。

  “不管你事!”刘廷反感的打断陈若棋,

  他不喜欢陈平。

  “袭击我的人抓住了么?”

  “没有。。。没有监控,也没看到脸,不过你真他妈幸运,捡回一条命。”

  “他为什么停止袭击?”

  “有人报警说台风被困住了,巡逻车赶路时,碰到的你车祸现场。”

  刘廷立即转头望向陈若棋:“你也没看到那个人脸?”

  “。。。没有。”

  “真的没有?”

  “你这是什么问题?!怀疑我么?!”

  陈若棋一下摔下了刘廷的手,

  满脸愤怒。

  刘廷看着陈若棋,没有说话。

  陈平在一旁冷笑。

  “那个无脸人你们抓到了?”

  “是找到了,”

  “他在哪?”

  “你想去看看么?”

  陈平脸上带着阴森的表情,很奇怪。

  “有什么问题么?”

  陈平突然开始冷笑。

  “会让你很吃惊。”

  刘廷尝试动弹自己的身体,

  周身都很疼。



  半个小时后,

  警局地下室,

  陈平推开大门,

  把灯点开,

  昏黄的光线。

  “为什么来这里?怎么不去拘留室?”

  “他在中间坐着呢。”

  再进去一个房间,

  屋内四周墙壁没有粉刷过,

  一股潮湿味道,

  一个人坐在中间一把椅子上,

  和录像中一样的打扮,

  黑色的墨镜和口罩,

  没戴帽子,

  脑顶的皮肤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查明他的身分了么?”

  “潭镇海的二弟,辽宁省沈阳人,大连制造。”

  “什么意思?我不懂?怎么不绑上他?!”

  “没必要。”

  陈平大步走到前面,

  小心的戴好手套,

  把那个人的墨镜摘掉了,

  还有口罩,

  异常光洁的脑袋,

  两双大眼睛看着刘廷,

  刘廷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是一个塑化人。”

  陈平说到这里,

  把那个人衣服一把拉开,

  里面胸部和肚皮的衣服都不见了,

  露出整齐的内脏来。

  就和解剖示意图一样。

  “是林延恩的一件藏品。”

  “身份怎么查明的?”

  陈平把那个人的裤脚拉开,

  里面是剥掉皮肤的肌肉血管和骨骼,

  都带着蜡质一样的光泽,

  陈平从里面拽出一个名牌,

  “这上面有编号,我们到大连工厂刚查到的。”

  “林延恩这个变态。。。为什么放在这里?”

  “那该放哪?停尸房还是证物室?”

  “林延恩人呢?”

  “刚录完口供。。。你想看看录像么?”

  “这个无脸人的脸皮是怎么弄得?”

  “我们还没搞清楚。。。但潭镇海这个二弟,本来应该有一张脸,不知道哪去了。。。你说这个僵尸塑化人,会不会就是那个杀人凶手?”

  “开玩笑么?”

  “我问了同样的问题给林延恩,他的回答可和你不一样。。。”

  刘廷眼角一跳,

  “她说这个东西会复活么?”

  “审讯录像里,会有你要的答案。。。”



  五分钟后,证物室,

  陈平开始播放审讯录像:

  “无脸人是谁?”

  “你们不是找到了么?就是我那个二师伯。”

  “林延恩,你老实点!你当我们警察白痴么?那是个已经塑化成模型的尸体,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

  林延恩冷笑了一下,突然脸上表情变得严肃,

  “你知道什么叫黑暗魔术么?不要按照你的常识去推断我们。。。在我们黑暗魔术的世界里,存在着一个核心,一个你们外人永远无法破解的核心。。。因为这个核心。。。我们保存着我们神奇的魔法和可怕的创造力。。。在这个核心里,有你们看不到的人活着,有你们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这个核心的阴影里生存的人,就是真正的无脸人。。。”

  “他会复活!?然后去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