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有人把这个试验叫做创作地狱。。。

  这样的可能让人不寒而栗。。。

  但民间支持刘廷试验的人也不在少数。。。

  报名的人非常踊跃。。。

  同时刘廷准备自己亲自参与整个试验以更好体会。。。

  因为巨大的争议。。。

  东森电视台邀请刘廷作为嘉宾在一档访谈节目中介绍试验内容。。。

  主持人毫不客气,具有攻击性提问刘廷:“你是想和那只怪异变态的造神猴子一样,把自己捧成所谓的神么?”

  “我只是研究领导者为什么会在松散的完全平等的人群中,具有绝对的权威。。。”

  “还是这个问题。。。你也参加试验,是不是想具有这种权威?”

  “想要获得权力,指挥众人。。。这是每一个男人都会具有的野心。。。我当然也有。。。”

  (抢话打断刘廷发言)“那就是你对我的问题回答是肯定了?”

  “不。。。请你提问礼貌一些。。。

  我再强调一遍,这只是一个试验。。。就算我想成为神。。。这个试验中只能统治参加的2000人而已。。。而且试验过程中一定会有竞争。。。我不敢担保自己是其中最强的一个。。。

  所以你,还有屏幕前的观众,那些莫名其妙给我扣帽子反对我的专家们,

  希望你们明白。。。我真的是在做试验。。。而不是在把自己造成某种造神猴子。。。”

  “台湾是民主社会。。。是现代社会。。。你觉得还有可能在整个台湾凭空制造出来一个神么?如果能造出来。。。如何实现?靠什么手段?”

  “猴子试验已经证明了。。。权力的来源要靠垄断所有人的需求。。。

  之后造神后的猴子控制了军事力量、生殖崇拜、同时低智商的猴子本能的明白了压榨的必要性,不可以让核心权力圈子以外的人有钱及自由意志。。。

  但是我认为。。。现在台湾社会除非有重大变故。。。否则很难给任何人契机,去真正成为那只造神猴子。。。

  所以我才要作这个人类试验,要封闭环境,模拟某种原始状态。。。才能真正知道人类的行为模式。。。是否只要无规则。。。就会造神。。。”



  采访播出后,社会反弹剧烈。。。

  各界对刘廷攻击不断。。。

  反人类。。。疯子。。。权力狂人等等称号。。。

  台北议会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委员会,

  经过三次听证会后,

  委员会发起一个动议,建议宣布试验非法。。。

  动议获得通过。。。

  同时台湾心理医生资格审查委员会宣布停止刘廷心理医师资格。。。

  刘廷被迫离开台湾。。。

  两年后等待争论渐渐平息,在香港重新开始执业。。。



  看完相关试验资料后,

  我从新找到刘廷:“你当时等于引起了众怒,被迫终止试验。。。你甘心么?

  是不是在人群中弄出来一只造神猴子。。。就是你的梦想?”

  刘廷冷笑:“在他们攻击我的时候。。。我的性格是比较冷淡的。。。

  没有情绪上的应激反应。。。

  可能是我情绪激素分泌很不旺盛吧。。。

  这是我一个优势。。。

  我和你不一样。。。你遇到攻击就会失控。。。

  而别人对我的攻击我会客观分析。。。

  台湾当时对我攻击的狂热气氛突然让我意识到。。。

  我原来的想法太肤浅了。。。”

  “什么想法肤浅?”

  “就是我认为现代发达社会就不可以培养出人群中的造神猴子。。。只有接近封闭的原始社会才有条件。。。

  我错了。。。现代发达社会一样可以。。。

  那个狂热气氛启发了我。。。

  那个2000人的试验,就算他们不取消我也实际上正准备放弃。。。

  因为我已经有了新的理论。。。

  我要寻找新的。。。合适的时机实践我的理论。”

  “理论是什么?”

  “。。。保密。。。”

  “这个蜡像岛就是你的试验?”

  刘廷有些神经质的冷笑:“你猜我是不是凶手?

  。。。请你当我是真正的凶手。。。

  (突然身体前倾)

  请你们一定要努力寻找我的犯罪证据。。。

  我需要你们。。。”

  “你到底要干什么?”

  “。。。保密。。。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

  真正的答案。。。”

  我突然恍然大悟:“你刚才提到了当时台湾狂热的气氛。。。

  和那个狂热的气氛有关么?

  你是不是现在又要制造舆论?”

  “不。。。我现在整天琢磨的。。。就是怎么才能制造出一个和鬼神蜡像都没有关系的。。。

  完整的。。。合乎逻辑的。。。我杀掉所有岛上人的杀人过程。。。”

  我被震惊:“你想这个要做什么?

  要想办法对付我们的检控么?”

  “不。。。我现在还没彻底想出来。。。只是已经有一点眉目了。。。

  当我想出来最合理的。。。我整个杀人过程的答案后。。。

  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你。。。

  我帮助你们警方,检控我,给我定罪。。。”

  “你是不是要把自己打造成杀人狂?。。。

  通过这种方式让你成为所谓的神?”

  “杀人狂只能让个别疯子崇拜。。。

  不能让所有的民众疯狂。。。

  我到底要做什么。。。你现在不会知道。。。

  我只能说。。。我也是有风险的。。。

  不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绝对不会放过。。。”

  我离开时候,

  刘廷在后面把我叫住:“你听说过日本战国时候的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么?”

  “听过。。。怎么了?”

  “给你个提示。。。

  你不妨可以想想他。。。为什么会成为所谓的神。。。也许就能找到。。。我的真实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