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两个人入住酒店后,

  找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浑南杨家村别墅区。

  龙岗华园。

  刘廷来到之前曾经和潭镇海的这个师弟联系过,

  他的名字叫龙山。

  出乎刘廷意料,龙山灿弱的声音答应了刘庭的请求。

  两个人到达42号别墅楼时,

  外面雪地还没有溶化,

  陈若棋很兴奋,

  空气干燥,

  异常清新,

  四周都好像被净化了一样,

  天空没有云彩。

  很冷。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雪。。。”

  入住率很低,

  缺少人气,

  刘廷有种不好的感觉。

  龙山已经等在别墅大门口,

  异常苍老,

  脸上密布皱纹,

  头发几乎掉光,

  穿着睡衣,

  坐在一个轮椅上,

  带着一副黑框眼镜,

  眼睛却反常得很有神采。

  后面一个中年妇女推着轮椅。

  刘廷和陈若棋走了过去,

  雪在脚下吱呀作响,

  刘廷很喜欢这个声音。

  突然刘廷站住了,

  陈若棋也站住了,

  龙山的脸在颤抖,

  手慢慢伸了起来,

  布满老年斑,

  收缩的和骷髅一样,

  皮粘在指骨上面

  高度近视镜后面变形的眼睛奇怪的看着刘廷和陈若棋,

  突然回身大喊道:“走!走!走!让他们滚!滚!”

  另一只手挥舞拐杖。

  中年妇女警惕的看了刘廷和陈若棋一眼,然后转身把老头推回进屋了,

  门砰的一声关上。

  四面立即安静下来,

  只剩下风声。



  “他什么意思?”

  陈若棋脸上带着不满和莫名其妙。

  刘廷上去再敲门,

  咚咚咚。。。

  “滚!让他们滚!”

  老头声音又传过来,

  有些歇斯底里。

  沉默了一会后,

  “我们先回宾馆。。。”



  回到宾馆刚进房间,

  陈若棋电话突然响了,

  陈若棋低头看了一眼电话,

  有些不自然地对刘廷摆了一下手,

  就拿着电话走出去了。

  哪里有些不对劲?

  刘廷立即小心跟到门口,

  发现陈若棋已经走到楼梯拐角那里,

  声音压得很低。



  陈若棋很快回来,

  对刘廷干笑了一下,说:“我一个朋友知道我到这里,晚上找我出去。”

  “不带上我么?”

  “都是女孩。。。”

  “你什么时候走?”

  “我收拾一下就出去,先去洗一下头发。”



  十五分钟后,

  陈若棋离开,

  刘廷从宾馆窗子往下望去,

  陈若棋上了一辆出租,

  她在撒谎。。。

  刚才陈若棋说洗头的地方就在宾馆附近。。。

  她到底到哪里?

  突然房间电话响了。

  刘廷皱了皱眉头,随手拿起,

  同时仍然望向窗外,

  “喂,你好哪位?”

  “外面的景色美么?我一向认为沈阳这个地方没什么风景。。。和你们香港比,就和垃圾堆差不多。”

  “你在监视我?你是什么人?”

  对方的声音苍老虚弱,

  下面一辆帕萨特车子门打开了,

  一个老头拄着拐杖站了起来,

  向楼上张望。

  是龙山。。。



  三分钟后,

  刘廷坐上那辆车子,

  龙山坐在另一侧,

  眼睛微闭,

  一言不发。

  干瘪的像树皮一样的脸,

  这个老家伙,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还有陈若棋,

  去了什么地方?。。。



  车子停下时,

  是在一条河的岸边,

  已经入夜,

  到处是暗银色的雪,

  外面显得阴冷孤寂,

  司机被龙山打发离开了,

  “你会开车么?”

  “会。”

  “那就好,我要找你聊聊,一会你负责送我回去。”

  “你知道我的身分?”

  “什么魔术协会的顾问。。。我也不是很感兴趣。。。”

  “那你找我?”

  “有些事情,总要有人知道。。。”

  龙山说到这里,

  望着外面,

  “我从懂事开始就在魔术团里,那时还是伪满洲国,同时有六个师兄弟。。。”

  “潭镇海也是?”

  “对,还有那个林延恩这个小兔崽子的收藏品,那是我的五师弟。。。听说他死后尸体就被泡到了福尔马林大罐子里,然后尸体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他想在死后再玩一个什么魔术。。。原来是成了别人的藏品。”

  “对,满肚子的器官都露在外面,坐在一把椅子上,摆得还是个思想者的造型。。。”

  “。。。呵呵呵呵。。。”龙山摇了摇头,“我喜欢你的幽默感。。。我们黑暗魔术界,是没有自我的,自小我唯一的乐趣,就是在这个河边找蚂蚁洞,然后把洞刨开,用火烧蚂蚁。。。看着蚂蚁手忙脚乱的跑也不是,回家也回不去,我才能感到舒服一点。”

  “童年很变态?”

  “对。。。当别人折磨你时,你就会想要加倍地把自己受到的委屈和仇恨报复给别人。。。所以我们这行师徒最后的结局,往往都不会好。。。”

  “你是说潭镇海的死,和他的徒弟有关?”

  “我不知道。。。不过林延恩不是有不在场证据么?那就说明不是他杀的人。”

  “他指示某人做的呢?那个无脸人。。。”

  “也许吧。。。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个杀人的人,是林延恩已经死亡的那部分。。。”

  “已经死亡的部分?我已经听到好多遍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们黑暗魔术的三个核心。。。”

  “什么是三个核心?”

  龙山沉默了一阵后,才说道:

  “三个核心是:死亡的另一半、童年的创伤、疾病的创造力。。。”

  “除了童年的创伤。。。那两个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我告诉你到这个地步,就已经是违背我们黑暗魔术的底线了。。。答案只能你自己寻找。。。”

  “为什么要在童年折磨你们?”

  “折磨?这个词太客气了。。。黑暗的魔术师,要心里强大,凶残,才能保持心智不被黑暗魔术吞噬。。。你看过我们的表演?”

  “看过,被压扁的魔术少女。”

  “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刘廷点了点头。

  “刺激的原因,是因为它具备三个要素。。。所有我们表演的魔术,都要具备的三个要素。。。”

  “是什么?”

  “色情诱惑、观众预期意外,以及残破的躯体。。。这样的魔术表演,正常人接触多了也会腐蚀心智。。。这样的魔术,除了自小就接受变态折磨,把这一切都当成家常便饭的人以外,没有人能驾驭得了。。。”

  “你们怎么培养?”

  “我们会要求抱着尸体标本睡觉。。。会去肢解动物。。。还要求必须互相殴打,往死了打,不动手的人会被用针穿手。。。把痛苦当成常态,把给别人带来痛苦也当成常态。。。我的师兄弟有六个人,但只有三个人长大成人了,你知道那三个哪去了么?”

  刘廷眼角一跳。

  “那三个都疯了。。。哼。。。”

  “你有徒弟么?”

  “没有。。。我想让黑暗魔术消失。。。我们下一代的魔术师,只剩下林延恩。。。听说林延恩马上就要到鞍山表演他下一个魔术炼钢炉炼人术了。。。”

  “下个月?”

  “你知道?”

  “我在林延恩的办公室看到过海报。。。”

  龙山冷哼了一声,指着自己的脑子说道:“他这里。。。也应该有病。。。疾病激发出的无尽创造力。。。会有十年时间。。。”

  “什么病?”刘廷举起了自己的手指头,“使这个么?不愈合的伤口?”

  龙山疑惑的看着刘廷:“不。。。不是这个。。。”

  “那到底是什么病?!”

  “你不会得到答案从我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