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这里面最有价值的信息,

  就是为什么会雇佣王胜强。。。

  自己亲眼目睹王胜强阴影猛地伸出匕首刺入郑瑞儿那一幕再次出现。。。

  王胜强疯狂自残。。。

  最后离奇的在自己当时的房间里反锁的情况下被人刺死。。。

  围绕着欧青照已经建立起来一张关系网。。。

  它们五个人都在网络上的一个位置。。。

  只有自己好像一个局外人,只是和他们有那么一点点联系。。。

  当时自己拿到的邀请函上面写的是:“要做一个你最感性的心理试验。。。”

  他们五个全都被杀就是心理实验?

  自己是实验的观察者?

  还是实验对象?

  为什么最后自己幸存?

  或者这么提问更加准确,就是自己成为最后的幸存者,

  到底对凶手和那些受害者。。。有什么意义?

  他们死亡,谁会得利?

  不考虑欧青照的死亡,

  最得利的显然是他。。。

  最像凶手的是他,

  他拯救了蜡像岛,

  他和其他死者都有交集,

  他对我非常感兴趣,

  他是蜡像岛的主人,熟悉这里的一切。。。

  但如果他是凶手,他是怎么在第一个死亡后,又在海水中浸泡了七八个小时仍能把其他人都杀掉?

  对了还有今天自己在前台签字时,

  突然的发现。。。

  这个发现。。。让欧青照的嫌疑更大。。。

  下一步。。。我决定调查王胜强。。。为什么欧青照解雇所有人后,又奇怪的雇佣了自己最后一个雇员王胜强。。。

  他到底为什么被选中?

  为什么会发疯自残?

  欧青照雇佣他的时候,

  已经选定他做其中一个死者了么?

  他的背景会不会给出答案?

  我想到这里,刚准备给自己的私家侦探打电话,

  门突然被敲响。。。

  同时刘思纯的声音响起。。。

  “我已经睡下了,有事明天再说。”

  “。。。我刚刚碰到了那个厨师。。。和他聊了一阵。。。”

  我吃了一惊,沉吟了几秒钟,把门打开。

  刘思纯进来:“他说你可能有人格分裂,又问我有没有空。。。”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你确实有人格分裂。。。”

  “你拿这件事情开玩笑?”

  我脸色阴沉起来,

  刘思纯惊讶。。。“你不会真的有吧?”

  “我从蜡像岛上回来后,有一阵精神确实有些恍惚,

  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所有人都攻击我,世界都是灰色的。。。

  人格分裂你知道一般都是怎么产生的么?”

  “。。。不知道。。。”

  “很大一部分,都是无法承受压力,需要逃避。。。

  有强烈的需要保护的渴望。。。

  大脑会响应这种渴望,然后就会产生新的强势人格。

  你听过我的猴子试验,还有真人试验吧?”

  “我知道。。。造神对不对?

  他们说你现在也在做试验。。。只是你拿自己作为试验品。”

  “。。。胡扯。。。我为什么卷入那个案子,凶手挑选我,却又没有杀我。。。

  现在仍然是个谜。。。

  就算这是一场试验,也绝不是我主动卷入进去的。。。

  但压力都是一样的。。。

  当年真人试验,还有猴子试验时,

  我也是人们攻击的对象。。。

  医生协会把我开除,

  每一个身边的人都把我当成狂人怪物。。。

  不相信我真的只是对心理现象本身好奇。。。

  我和这次一样,出现逃避厌世现象。。。

  而且我会严重的失眠,头痛。。。

  蜡像岛案件中,李李文手里面有一张我签字的支票你知道么?”

  “传说那是你的笔迹?。。。不过你没有在法庭上承认。。。”

  “但我也没有否认。。。

  那个笔迹我自己也迷惑不解。。。

  什么时候留下的。。。

  (我说到这里欲言又止。。。不能对刘思纯说太多。。。)

  那个笔迹,还有我在蜡像岛看到的那些不可思议的杀人密室,

  还有我巨大的压力,

  让我有一种错觉,

  可能我真的已经人格分裂,

  案件是我的另一个人格做的。。。

  一个强势人格,疯狂的,毫无心理负担沉迷于造神试验的。。。我渴望的理想人格做的。。。”

  刘思纯脸色立即变了,

  下意识向房门看去,

  坐在床上的双腿微微前弓,向房门方向偏转了一点,

  同时脸上的笑容仍然保持,只是开始僵化,

  我故意向窗后面窗子的方向走了几步,

  让她感觉到如果她想逃离这个房间,

  在空间上我不会形成阻拦障碍,

  也就是暗示我对她没有威胁。。。

  “刘廷。。。你不要吓我。。。”

  我声音仍然阴沉,

  她的惊恐给我带来控制的快感,

  常人都会有的感觉。。。

  “我当时真的很担心。。。

  从理论上来讲,具有双重或多重人格的人有一种奇怪的现象,

  就是绝对不认为自己具有多重人格。。。

  根据这个现象。。。我对自己的担心本身就证明我应该没有问题。。。

  但那种第二人格存在的感觉是如此强烈。。。

  以至于有一段我会下意识的分析模仿他可能的思维方式。。。

  并用这种病态的模拟尝试解开蜡像岛的秘密。。。

  也就是假设我的第二人格存在,

  假设他就是凶手。。。

  尝试看看能否找到真相。。。”

  “那个法庭上的第二口供就是这么来的?”

  “不是。。。

  那个第二口供和我毫无关系。。。

  你不要相信那个什么何督察那本书上的描述。。。

  那都是胡扯。。。”

  “真的是编出来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么?”

  我沉默了很长时间,阴森地只说了两个字:“。。。没有。。。”

  刘思纯满脸不相信的表情。。。

  但不敢再问。。。

  “我对自己担心越来越重,

  那是段病态的日子,

  我严重失眠,

  不敢看任何报道,

  无法摆脱低落情绪,

  控制不住地去用所谓另一个人格去模拟一切。。。

  但不同的人格实际上无法感知对方的存在。。。

  但我开始怀疑我之前所学的理论。。。

  那些理论真的是绝对正确的么?

  我当是喜欢在黑暗的卫生间里,

  面对着镜子慢慢适应黑暗,

  然后模模糊糊看到镜子中反射出的我的轮廓,

  那仿佛是黑暗中的我的另一半。。。

  另外的一个更坚强,更冷血。。。的我。

  我决定彻底摆脱这一切,

  我找了另一个心理医生。。。

  给我做了一个心理测试。。。

  给出了我急切想要知道的结果。。。

  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第二人格。。。”

  刘思纯声音有些变形。。。小心翼翼问道:“。。。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