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郑瑞儿一直在美高夜总会作公关小姐。。。时间大概是一年半左右,案发前半年才离职,

  案发前11个月左右,有保险公司按照每年年费13600港币,给她们提供性病、妇科疾病、暴力伤害、以及死亡赔付,

  里面的赔偿项目完全是为了这些公关定制的,

  保险条款我已经看了,所有的条款赔偿都和其他保险差不多额度,因为这些小姐平时工作危险性还是很高,所以保费也并不便宜。。。

  不过因为保障很好,当时美高投保的人很多,一共270多个公关,当时签了八十多份,

  郑瑞儿投保前一个月,有一个轰动全港的恶性案件嫩模肢解案,死者是一个叫赵梓乔的三线女明星你还有印象吧?

  保险公司就利用这个作为噱头,在那一段保险的死亡赔偿额度给提高到1000万吸引客户,

  这个保险就是这么来的。。。

  和李李文完全没有什么关系,

  都是郑瑞儿自己做的。。。”

  “那李李文知道这些么?或者郑瑞儿投保的时候李李文是否已经和郑瑞儿在一起了?”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还需要时间查。。。”

  刘廷看了一眼手表,

  天色渐黑,

  “我先自己查一下,有什么需要我再给你打电话。。。

  你现在把美高的地址给我。。。”

  “现在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公关小姐流动性很高,你去了可能什么都查不到。。。

  不如你找找这个人,叫做程美娃,是当年带郑瑞儿的妈妈桑,你可以先试着找她。。。”

  “好。。。多谢。。。李李文的前妻联系方式你有么?”

  “有。。。”

  “那都给我发过来。”



  过了十几秒电话才被接通,

  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在训斥孩子:“。。。不要拿地上的石头。。。不要往嘴里放!。。。

  喂!?哪位?。。。

  不要碰!

  (打孩子手的声音,立即传来女孩的哭声。。。)

  哪位!?”

  声音很烦躁。。。

  “你是程美娃么?”

  对方听到名字似乎一愣。。。“。。。你等等。。。”

  口气似乎立即变紧张。。。

  孩子继续哭闹。。。

  “你怎么找到我的电话?”

  刘廷没有回答。。。

  “你是谁?”

  刘廷立即明白过来程美娃在自己的过去和现在之间

  刘廷立即明白过来,

  程美娃在自己的过去和现在之间建了一道防火墙。。。

  只听到程美娃三个字就警惕起来,

  “你改名字了?”

  “你等等。。。

  (对自己孩子说)

  妈妈要接一个电话,你不要离开。。。

  (女童声:好

  脚步声)

  这和你没有关系(指改名),你是哪位?”

  “你认识刘廷么?”

  “。。。知道。。。蜡像岛上的那个人。。。”

  “我就是。。。你还认识什么和我相关的人么?”

  “不认识。。。”

  “我不想威胁你。。。

  (威胁)

  但也不想破坏你现在生活。。。

  只是想请你帮帮忙。。。”

  对方沉吟了几秒:“明天早上保姆来了后我去超市买东西。。。百乐家新界店,9点我们在门口见。。。”

  “谢谢。。。”



  挂断电话后,我尝试联系李李文的前妻,只有固定电话,没有人接。。。

  我给她留了一个言:“我是刘廷,尽快联系我,否则我会公布李李文就是凶手。。。”



  第二天上午9点,

  程美娃我几乎一眼就认出来,

  黑色的墨镜,身材保持很好,

  生孩子后略为少妇发福,

  皮肤白腻完美,

  头发盘在后面,

  连衣裙紧裹体型,

  黑色的高跟鞋一扭一扭走过来,

  挎着爱玛仕铂金包,

  妈妈桑完美转型成贵少妇,

  我可以想象她有多排斥恶心以前任何的生活痕迹和自己再发生关系。

  “我赶时间,你有什么话一边采购一边说。。。”

  “见人同时找另一件事情进行,一般是减低对方对自己的压力。。。”

  “。。。我听不懂。”

  “你认识李李文么?”

  “。。。你通过他查到我?”

  我心里一震。。。

  这个女人和李李文也有关系?

  我沉吟了一下,含混地说道:“我不希望听到一句假话。。。”

  女人把墨镜摘下来,眼睛很大有神采有魅惑,

  顶级的美女。。。

  看我的眼神中嘲讽和敌意。

  “也没什么需要保密的,我们这行业的很多女孩没什么规划。。。

  我也是贪玩贪钱进的这个行业,不过还是希望找一个好归宿,

  有一阵李李文经常来借酒浇愁,

  我觉得他很有气质,人也不错,

  就跟他了。。。

  跟他的意思就是上床不要钱,就像真正男女朋友一样。”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距离现在好多年了。。。大概是你们蜡像岛出事一年半前。。。”

  “郑瑞儿和他关系呢?”

  “那时候郑瑞儿还没跟我。。。也完全不可能认识李李文。。。李李文来了只找我。。。

  后来我们就绕开夜总会单独约会了。。。”

  “他有家室你知道么?”

  轻蔑的笑:“。。。知道。。。”

  “他夫妻关系怎么样?”

  “不清楚。。。我们有规矩。。。我不打听。。。”

  “成男女朋友也不打听?”

  “我也没指望能怎样。。。我知道男人反感这个。。。我要是真问出来他家的情况。。。一般也是给自己添烦恼。。。

  所以我从来不问。。。

  不过后来大概是案发前。。。一年左右的时候吧。。。

  他突然说他离婚了。。。

  我很吃惊。。。

  他问我想不想和他结婚?”

  “因为喜欢你离婚的?”

  “(叹气)。。。不是。。。我不知道原因。。。反正看得出来对他的打击很大。。。

  他问我想不想结婚口气只是为了寻找心理安慰。。。

  我回答说你愿意娶我就嫁了。。。

  然后他说好。。。

  不过那天过了后再也没提过。。。”

  “他经济情况怎么样?”

  “刚认识我时还不错。。。后来越来越不行。。。我不知道原因。。。”

  “赌博?还是吸毒?还是有什么花钱的项目?”

  “都没看出来。。。不知道他钱都消耗到什么地方去了。。。”

  “后来为什么分开?”

  程美娃立即露出来恶心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