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感到疑惑,所长表情明显防备起来。。。

  其他人都向刘廷逼近形成压迫,

  气氛立即紧张起来。。。

  刘廷低头看照片,伸手想要把照片拿过来,

  所长立即缩回去。

  刘廷:“照片上她头发被剪短了,穿的衣服也被更换,应该是被那个人抓起来好久时候照的。。。

  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你看了这张照片反倒怀疑我!?”

  刘廷蹲下把那张从阮令文那拿到的最早的一张正面照拿起来,指给所长:“你是怀疑照片中的不是一个人么?你看这张。。。

  这就是一个人!”

  “我不是怀疑人被换了。。。

  而是你说你女友被监禁起来。。。

  可是我手里拿的这张照片。。。背对着镜头蹲着,你女友的手只是交叉在胸前,完全没有被捆绑起来。。。

  我怀疑你女友根本人身没有被限制。。。

  拍照的人也可能是她熟悉的人。。。也就是你。。。所以才不用捆绑对方还这么配合。”

  刘廷疑惑:“那也许是被监禁时间长了。。。她也知道跑不掉,所以对方才没有捆绑她呢?”

  “这个可能性恐怕很小。。。”所长冷笑一下,“。。。你不承认也不要紧。。。不过这里我看你八成不是第一次来。。。”

  “你凭什么这么说?”

  所长给两边的人使眼色示意他们提高警惕防备刘廷突然反抗,

  然后向后指了一下:“让你心服口服。。。跟我进去看看。。。”

  刘廷感到脑子一片混乱,犹豫一下,连忙跟上去。

  屋内仍然空荡荡的。。。

  刘廷眼睛适应黑暗后,看清正前方刚才堆的杂草已经被挪开扔到一边,

  一个黑色的半下沉的木门在那个位置显示出来。。。

  所长回头看了刘廷一眼,

  然后走过去,把门打开。。。“你自己看。。。”

  刘廷连忙走过去,

  门后面只有七八级台阶,

  一个阴冷潮湿的半地下室。。。

  所长用手电筒照射立面,

  浓重的臭味。。。

  窗上的破被,上面已经被打碎的灯泡,

  里面的木梁边角。。。就是女友蹲下背对着照相的背景。。。

  女友就被监禁在这里。。。不知道多少时间。。。

  不知道现在死活。。。

  为什么后面的照片女友没有被捆绑起来呢?

  女友那时候一定是已经被抓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难道那个人已经驯服了女友?

  还是有什么更可怕的原因?

  到底它们发生了什么事?

  还是那个老问题。。。什么是女友残存的部分还活着?!

  所长用身体挡住刘廷防止破坏现场。。。嘲讽的口气指着破木门:“这上面就一个挂钩。。。连把锁都没安。。。

  台阶一共就这几个。。。

  这个地方。。。你告诉我如果你女友真被抓进来强迫她住在这里。。。

  抓他的人会不会连个锁都不安?

  傻到绑都不绑上她?

  这太他妈容易逃跑了!

  这个地下室根本就是给偷渡逃往那帮人住的。。。根本就不能用来关人!

  连小孩都关不住!

  什么吃人犯抓了她。。。

  刘先生。。。你现在最好赶快告诉我们你和你女友到底在演什么戏?

  是不是你把你女友杀了。。。

  然后编造理由又到这里制造假象达到什么目的?”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到这里。。。就是要弄清楚真相!”

  “不肯说?”

  “你有证据就抓我!否则最好快点把我放了。。。(刘廷想起来老太太对他说的话。。。快。。。一定要快一点。。。否则就来不及了。。。)

  我还有事情要做。。。而且很紧急。。。”

  “是赶快逃跑么?”所长恶狠狠盯着刘廷。。。

  刘廷毫不避让反盯着所长。。。

  所长没想到刘廷毫不示弱,权衡了一下,现在无法下令逮捕刘廷。。。

  甚至都不知道应不应该立案。。。

  “为什么没有反应?那就是我可以离开了?”

  所长仍然没有说话。。。

  刘廷冷笑一声,转身向后面走去。。。

  其他警察立即拦住去路。。。

  “让开!”

  警察没有动弹。。。

  所长阴沉的看着刘廷背影,沉默了几秒钟后对下属示意放行。。。

  刘廷用力撞开警察,

  走到外面。。。

  想要拿背包和照片。。。

  所长在后面:“这个是现场证据。。。我们要拿走。。。”

  刘廷皱了皱眉头:“这也许是我女友给我的最后纪念品。。。你们一定要保存好。。。否则我会找你们算帐!”

  “最后的纪念品?

  那你真应该在杀死你女友前。。。多照几张。”



  刘廷回到镇里时,已经是晚上九点,

  立即赶往医院。。。

  出现在病房门口时,

  第一个看到的是大女儿。。。

  “刘先生你终于出现了!”大女儿很兴奋,带着讨好的笑容。

  “你母亲醒来了么?是不是你们给我打电话联系?!”

  “可不是!。。。抱歉这么着急找你。。。

  今天医生通知说暂时老太太危险是过去了。。。

  不过有两段血管窄得狠,要安那个什么弹簧什么。。。”

  “支架?”

  “噢噢噢。。。对对对。。。就是那个东西。。。不过这小县城的医院搞不了。。。明天我们就转院去海防市。。。

  不过那个支架很贵的。。。

  这个你答应了医药费。。。中国产的说是要5万多人民币一个。。。德国的要10万。。。

  我们想尽孝心,用进口的。。。

  你看你不是。。。”

  “能不能让我和你母亲先谈谈?”

  “你有事情要问吧?。。。支架安排好了我们就放心让你问。。。”

  “二十万是么?。。。我给你们写个欠条。。。”

  “刷那个什么卡行不行?”

  刘廷有种被敲诈的恶心感。。。

  卡都在背包里。。。

  “我只有护照。。。钱不够。。。要不把护照压在你这里。。。”

  “那欠条也要写。还要按手印。。。你别多心。。。也是要讲信用么。。。”



  三分钟后。。。刘廷把欠条和护照都交给那个大女儿,大女儿观察护照真假时,

  刘廷连忙来到床头。。。

  发现老太太眼睛一直在紧盯着自己。。。

  声音虚弱,语速很慢:“你衣服头发上都是灰尘。。。你去找那个人了?”

  “对。。。我好像找到我女友被监禁的地点了。。。你见过那个人么?”

  “没有。。。”

  “那他是谁你知道么?”

  “。。。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是谁。。。

  不过我知道确实有一个人监禁着你女友。。。给她拍照片。。。那些照片。。。都是那个人每间隔一段时间就拍下来的。。。”

  “那你怎么认识我女友的?她被送到你们收容所过?”

  “没有。。。我也不认识你女友。。。她也没有被送来过。。。”

  “那她现在死活你能告诉我么?”

  “。。。抱歉。。。我。。。我不知道。。。”

  刘廷感到自己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

  “因为有人。。。把这些照片。。。在这十年来,每隔一年。。。就会邮寄过来一张。。。”

  “什么意思?每隔一年?

  为什么要邮寄到你们收容所?

  为什么要邮寄给你?!”

  “不。。。这些照片。。。不是邮寄给我的。。。”

  “那是邮寄给谁?难道是给我么?

  还有我女友残存的部分是什么。。。你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