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我和他一起吸毒。。。”

  “吸了两天?”

  “还有上床。。。啊啊啊啊啊啊。。。”陈广生把头垂下来了,不停的痛哭着,说,“除了这两样,我们什么都没干。。。真的,什么都没干。”

  “你他妈简直就是个畜牲,连自己女儿都搞。。。”刘廷一把抓住陈广生的头发,就想给他一拳。

  陈广生身子缩成了一团,继续痛哭着喊道:“不是我搞她,是她勾引我,她太漂亮了,我忍不住。。。”

  “你有什么证据?”

  陈广生听到这句话,突然眼睛亮了,像捞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说:“我有证据,我有证据,我们录了像,录了像。”

  刘廷听到这句话,突然感到一阵恶心,站直了身子,想了想,问道:“录像在哪?”

  “在出租屋里。”

  “什么出租屋?”

  “我为了方便和她鬼混,租的一个房子,你们赶快去那搜查,就能找到录像了。”

  “出租屋在哪?”

  “将军澳鱿鱼湾村199号。”

  刘廷皱了皱眉头,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把他从地上给拽了起来,往车里一塞,同时说道:“好,我们马上就去搜,但要是找不到录像的话,你就等着做一辈子牢吧。”

  陈广生哭得满脸鼻涕眼泪,不停的点头,说:“就在屋里面,去了就能找到。”

  刘廷做到了驾驶座上,发动了汽车,同时对后面看着陈广生的周斌说道:“给局里打电话,叫他们申请搜查令,然后马上派人出发。”

  “搜查出租屋?”

  “还有他和兰若芳住的地方。告诉他们,这两个地点都可能是案发现场,让他们小心点。”

  周斌答应了一声,就开始联系总部,刘廷发动了汽车,向鱿鱼湾村开去。

  二十分钟后,刘廷他们到达鱿鱼湾村,周斌给总部打了个电话,总部说搜查令已经下了,派出的人员也已经出发。

  又等了十五六分钟,一辆巡逻车闪着警灯开了过来,刘廷和对方打了招呼,两辆车直接进了村里。

  七拐八拐走了一段距离后,车子停在了一个旧村屋外面。周斌把陈广生拽下了车,指着大门问他说:“是这里么?”

  陈广生忙不迭的点头,说:“是,是这里。”

  刘廷向陈广生展示了搜查令,然后就对配合搜查的巡逻队警员说:“破门。”

  陈广生听了,立即喊道:“长官,我这里有钥匙。”

  刘廷不耐烦地回头看了一眼陈广生,转头还是说道:“破门。”

  巡逻队警员夸张地喊了一声:“是,长官。”然后就从车上拿出了一个木桩一样的破门锤,向门上狠砸了两下,门砰的一声被砸开了。

  刘廷对巡逻队警员说道:“你们派两个人,带上陈广生和赵梓乔的照片,问问附近村民有没有人见过他们。”然后刘廷就戴上白手套,进屋了。

  屋内光线很暗,有一股浓重的烟味,陈设很简陋,下面一个客厅,摆着个沙发,茶几,一台电视,后面一个小厨房,还有一个小楼梯通到二楼。刘廷四周看了看,屋内茶几上摆着几本花花公子和阁楼杂志,封面女郎白花花的,袒胸露背,杂志边角已经卷起来了,显然被翻看过很多次,一个手纸卷,一个烟灰缸,里面全都是烟头,旁边摆着一个医用的白色铁盒子,刘廷先让警员拍了照,然后小心的打开,里面有两小包白粉,还有一个注射器,几个针头,棉签、以及医用胶皮管。铁盒子旁边放了一个装着液体的瓶子,刘廷拿起来,小心闻了闻,是医用酒精。

  茶几下面摆着一个大号垃圾桶,刘廷小心的翻弄了一下,垃圾桶里有东西已经变质了,散发出难闻的味道,里面扔满了用过的手纸、针头、棉签,还有避孕套,吃剩的盒饭、塑料袋。

  刘廷站起来,又看了看四周,没有血迹,没有分尸的工具,这里不是赵梓乔被分尸的地方。

  刘廷又上了二楼,二楼只是个简单的阁楼,地方很小,摆着一个双人床,上面的被子散乱的团在床上,枕头一个横在床头,一个掉到了地上,旁边床头柜上面乱七八糟的摆放着酒精灯,医用酒精,针管等注射毒品用的东西。床上和地板上也没有血迹。

  床后面是一个梳妆台,一面大镜子正对着床头,梳妆台面上放了一个老式手提式摄像机。

  刘廷走到梳妆台那边,顺着摄像机镜头的方向望去,不出所料,摄像机的方向,正好是床上。刘廷这一望,还发现天棚顶上也吊着镜子,正好在床的上方。梳妆台的镜子,和天棚上面的镜子,布局就好像情趣酒店里面一样,刘廷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自己和赵梓乔在这个床上,一丝不挂的抱在一起,刘廷通过天棚上面的大镜子,看着赵梓乔的臀部、大腿、还有雪白的后背,还有赵梓乔的长发,垂到刘廷的胸前,让刘廷感觉有一点点发痒。

  刘廷轻抚着赵梓乔的后背,赵梓乔一边轻轻亲着刘廷的额头,一边呵呵笑了起来,轻轻的在刘廷的耳边说道:“你要替我报仇。”刘廷带着微笑,转头看着他,点了点头,突然发现赵梓乔的双眼慢慢融化起来,就像蜡烛被突然丢到了火里一样。

  刘廷一下子被这幅画面打回到了现实中,大口的喘了两口气,刚才的画面又诱惑,又恐怖,刘廷暗骂了一下自己,最近凭空的出现幻想的次数在增加,必须少吃点药丸了,可刘廷还是把安非他明的小药瓶拿了出来,通过栏杆看了一下下面,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大家都在搜查着。刘廷连忙把两粒药丸倒出来,立即吞了下去,很快刘廷就感到自己好多了。

  刘廷等镇定了情绪,打开了摄像机,却发现摄像机后面的卡槽是空的,四周也都没看到录像带。

  刘廷拿着摄像机走下了楼梯,对巡逻警察命令道:“楼上也有他们注射毒品的工具,把这些东西都拿回去化验。”

  周斌还在押着陈广生,站在门外。刘廷走了出去,拿着摄像机问他道:“这个就是你拍录像的东西是么?”

  陈广生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刘廷把摄像机翻转过来,指着后面空着的卡槽,问道:“录像带呢?”

  陈广生连忙回答道:“带子在。。。在电视上面的录像机。。。机里。”

  刘廷厌恶的看了陈广生一眼,转身往屋里走去。陈广生在刘廷身后又喊道:“还有些在下。。。下面的柜。。。柜子里。”

  刘廷走到电视前面,看到电视上面放了一台老旧的录像机。刘廷按了录像机的电源,又按了一下弹出键,一盘录像带被机器吐了出来。录像带上面用红笔写着一串数字:“2014年5月8日赵”。

  刘廷把录像带插入了摄像机里,按了一下播放键,摄像机后面的小屏幕亮了,立即传出了女人的呻吟声,同时刘廷看到了赵梓乔雪白的后背,还有臀部的纹身。

  刘廷立即按了停止键,把机器关了。然后打开了电视柜下面的长抽屉,里面摆着能有十来盘带子,上面也都标注着日期和姓氏。

  刘廷把摄像机交给了巡逻队员,又一指抽屉里的带子,说道:“把这些都带走。”然后转身出了屋子,走到陈广生面前,盯着陈广生看了几秒钟。

  陈广生被刘廷看的心里发毛,嘴唇颤抖着,动了动,忍不住磕磕绊绊的说道:“长。。。长官。。。我。。都交待了,东。。东西。。你们也搜。。。搜到了,你们可一定不能冤。。。冤枉好。。。好人,她真。。真不是我杀。。杀的。。。”

  刘廷脸上带着阴郁的表情,问道:“那些录像带,都是你和赵梓乔的么?”

  “。。。大。。。大部分。。。都是。。我和她的,也有我找来的别。。。别的女人。。。人。。。”

  “你为什么单看你和赵梓乔录的最后一段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