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两个人一路奔跑不知道多长时间,天全亮的时候实在累到受不了,看到一个公园两个人躲进去休息。

  有晨练的老人关心来问他们:“我们在等妈妈,一会她就来了。。。谢谢爷爷关心。”

  成彦伟显得特别乖巧听话,黄雨泽目瞪口呆。。。

  “在福利院里面练的。。。来人和我们搭话都这样说,你要是独自一个人时尽量靠近人多的地方,或者有穿制服的人视线范围内。。。”

  成彦伟又警惕地看四周,没有人注意时小心的掏出二十块钱,

  你要和我走散了,找不到我了。。。立即找最近得派出所,不过不要回福利院,让他们送你回家。。。

  回福利院可能有大麻烦。。。”

  黄雨泽茫然的点头,突然觉得外面的成人世界对自己。。。很危险。。。

  两个人轮流睡觉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大概九点多,找了个小卖铺买了点吃的,到小饭店借厕所顺便悄悄喝了点自来水,

  体力恢复了一点,找了一个公交车站,摸索着大概方向作了三趟车,到了市中心的火车站。。。

  火车站旁边就是长途客车,

  两个人买了去云平镇的车票,坐在脏破低矮的候车厅里,

  几乎每一个过路的大人都会好奇的看他俩很长时间,

  这让两个人都十分紧张。。。

  上车成彦伟选了倒数第二排两个座位,靠窗的给黄雨泽,

  靠过道的自己坐。

  车子彻底开动起来,成彦伟松了一口气,

  脑袋却停不下来,反复思考接下来的路线计划。。。

  不一会,突然发现黄雨泽哭了。。。抽了一下鼻子。。。

  “你怎么了?”

  黄雨泽抓住成彦伟的胳膊:“我想起我妈了。。。”

  “想她?”

  “不。。。我恨她。。。

  她对我一点也不好。。。

  总是骂我。。。

  她要是对我稍微好一点。。。就好一点点。。。那我该有多幸福。。。”



  四个小时后车子到达云平镇,

  成彦伟找了个五金商店,让黄雨泽自己留在外面,

  “叔叔,爸爸让我买三件雨衣。。。一个大号的两件小号的。”主动提到大人可以减低危险性,还有大人对自己可怕的好奇心。

  又换了一个地方买了很多吃的,两个钢盆。

  “今天入夜前,我们就要到那个路口那里。。。”

  “那我们睡在哪?”

  “野外。。。住宾馆不安全。。。也会很奇怪。。。你能捱住么?”

  成彦伟眼神坚定,黄雨泽有点犹豫,但还是点头。。。

  他们到达那个路口后,先是在隐蔽处悄悄观察来往的三轮车,盯了十几天,

  但黄雨泽始终没有发现那辆车,

  后来随着时间推移,因为看过太多三轮车,黄雨泽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好多不同三轮车的形象混合到一起造成混乱。。。

  黄雨泽忍耐了几天,忍不住告诉了成彦伟。

  成彦伟立即发怒骂了黄雨泽一句,黄雨泽立即哭了:“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成彦伟立即后悔,哄她:“我错了。。。你别哭了。。。”

  同时心里感到沮丧,还有一点绝望。。。

  当天夜里下雨。。。他们一直靠雨水和树汁解渴,

  但下雨后不能躺在地上大雨衣上睡觉,只能爬到小树上穿着雨衣坐着睡。

  成彦伟感到凄苦和绝望。。。

  自己留在床上的照片和信不知道老太太能不能收到?

  那个人说自己的亲生父亲很快也要到这里了。。。他真的会来么?

  那个人会不会把自己的父亲也。。。

  (当时刘廷刚刚到达越南。)

  成彦伟不敢往下深想。

  第二天,雨过天晴,天空晴朗到可怕。。。

  黄雨泽一边吃饼干,一边小心地问成彦伟:“我们还在这盯三轮车么?”

  “不。。。我们沿着这条路向里面走。。。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寻找。。。”



  他俩又回了一趟云平镇,买了一张镇地图,

  那条路向里面一共23个村庄。。。

  还有别的交叉路引向别的方向。。。

  也就是说那个人走这里完全可能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故意绕行,而不在里面那些村庄里居住。。。

  成彦伟有些沮丧。但母亲的惨状让他愤怒,同时不停的鼓励自己要咬牙坚持。。。

  母亲可能现在遭受的痛苦让他无法放松。。。

  他做到了一个九岁小男孩的极限。。。

  黄雨泽经过连日野外痛苦的摧残,头发乱蓬蓬,脸也脏兮兮,显得特别可怜,紧跟在成彦伟后面。

  成彦伟心疼她,找了一家五金商店进去,

  出来后带着兴奋表情:“快跟我走。。。”

  黄雨泽紧张起来,紧跟在后面。。。

  块走出镇子的时候黄雨泽问:“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

  “你看这是什么?”成彦伟从口袋里掏出两样东西。。。

  一块小香皂,几片小包装的洗头膏。。。“女孩还是应该漂亮点。。。我偷的。。。哈哈。”

  黄雨泽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和成彦伟兴奋的向前疾跑,像过节一样。



  接下来就是一段痛苦的日子,

  两个人在密林里平行着大路向前艰难行进,

  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半夜时候偷偷进去一家一家看有没有异样。。。

  大概用了二十多天搜了十几个村子后,

  成彦伟突然悟出来一个道理,

  如果那个人杀人,或者囚禁人的话,

  他必然要远离其它住家,否则长时间下去很难不被发现。。。

  因此集中的住户没有必要搜查。。。只要注意那些和其它家相隔很远很背静的农院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