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回应黑暗魔术师林延恩无能质疑,警方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

  今日上午,著名有争议黑暗魔术师林延恩先生在最新魔术造市记者会上炮轰警方办案不力一事,警方紧急安排相关部门召开记者招待会回应,挽回警方形象。

  负责侦办近期与黑暗魔术团有关系列凶案警官陈平,及警方公关部门高层负责人出席记者会。

  警方首先宣布一项声明如下:

  针对近期凶案,目前警方仍在抓紧调查,陈若棋是否为凶手目前还未能证实,正在收集更多证据,最新进展警方将适时公布。

  虚心接受林延恩先生批评意见,但案件至今仍未侦破,主要原因为案情复杂,警方已经安排大量警力加入侦破,希望魔术团及相关人员给与理解与支持。

  案件目前死者均有内在联系关系,并未出现滥杀无辜无序作案情况,所谓“无脸人”相信亦为真人,并非幽灵鬼魂或者死尸复活,市民不必恐慌。

  警方将在林延恩先生下一魔术表演期间安排适当警力,务求保证表演安全,

  林延恩先生宣布退役,并非警方施加压力,警方之前并不知情,警方亦尊重林延恩先生个人决定,

  如若因为林延恩顾忌个人安全宣布退役,警方只能表示遗憾,并希望再次强调,案件目前仍然处于可控范围,案件侦破亦已经有重大进展,相信很快便能抓获真凶,请林延恩先生,及广大市民保持对警方信心。

  警方声明发布后,有记者提问希望警方回答,问题包括“是否林延恩也是警方怀疑凶犯嫌疑人?”“警方将如何加强下一场表演警力避免再出死亡事件?”“警方侦破期间继续有人死亡,警方却说案件‘仍然在可控范围’,是否在讽刺自己?”

  警方对上述问题均未给予回答。

  背景资料:

  “炼钢炉炼人术”:

  黑暗魔术继承人林延恩在今年3月表演“墓地灵魂漂浮术”时,第一次提到将要表演“炼人术”,目前表演细节均未知晓,

  只是近期魔术团连发惨案加上林延恩大骂警方,以及突然宣布引退,使得该表演引起巨大关注。

  我社记者目前尝试在网络及电话订票,发现所有门票已经销售一空,而林延恩已经宣布该表演不会进行录像,所有观众也将必须签署保密协议,并不准携带摄象机、手机等一切录制设备,加上表演很可能只进行一场,使得该魔术将观众胃口吊至空前高涨。

  黑暗魔术经历死亡大清洗后,目前唯一幸存者只有林延恩一人,

  后日该表演结束后,是否意味以色情恐怖血腥感官刺激为最大卖点的黑暗魔术,就此告别人间?

  以及警方案件侦破下一步动向?

  本社记者将继续进行跟踪报道。



  刘廷看完报道,心里冷笑,

  陈平他们会闹到这么被动,

  让刘廷心里产生快感,

  突然房门被敲响,

  刘廷突然感到压抑,

  莫名其妙的第六感,

  敲门声音很轻。。。

  “谁?!”

  “林延恩。。。”

  刘廷脸部肌肉抽搐一下,

  打开房门,

  林延恩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戴着黑色墨镜,

  看不到表情,

  “你来干什么?”

  “给你送票。”

  白底黑字,

  没有任何图案,

  刘廷伸手抓住,

  向回拽时,

  林延恩却并不松手,

  纸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你的手指溃烂严重了。。。”

  “不用你管!”

  “陈若棋死得真够惨的,我也看现场了,一堆肉馅。。。”

  刘廷手颤抖起来。。。

  “不过你应该习惯了吧?这种场面。。。至少看到三次了。。。其中两个心爱的女人。。。你可真是可怜。。。”

  票一下子被撕开了,

  刘廷一把顶住林延恩的领口,

  “你是来挑衅的么?”

  “陈若棋。。。我的亲生妹妹。。。居然会为你背叛我。。。”

  “她早就恨你,她一直在偷偷吃避孕药。。。你就这么老实做你父亲的试验品?。。。你每天看着你自己那个没眼球的小怪物儿子时,是不是感觉爽呆了?”

  “不用你管!!!。。。那个小怪物,我会想办法处理的。”

  “把自己亲生儿子也弄死?”

  “我和你说过了,没有一个人是我杀死的!”

  “你还记得那个心理测试么?”

  “怎么?!”

  “那个测试显示你渴望得到帮助。。。你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告诉我!”

  “。。。我确实需要帮助。。。但能帮助我的人。。。只有我自己。。。”

  “什么意思?”

  “你不会懂。。。你永远不会懂!。。。死亡的另一半。。。死亡的另一半。。。你永远不知道那种永远在黑暗中的感觉。。。”

  “无脸人是谁?!告诉我!”

  “不是陈若棋么?!”

  “你闭嘴?!”

  林延恩突然笑了起来。。。

  “票撕坏了也不要紧,”

  林延恩松手,

  半截纸片落到了地上。。。

  “我会特意吩咐门卫,让你可以拿着这两截票入场,你一定要去。。。其实我不希望你解开谜团。。。但人就是这样。。。喜欢冒点风险,特别是这么精彩的布局。。。如果答案真的永远让人猜不出来,那么设题的人会多不满足?。。。你永远想象不到。。。”

  “你在挑战我?”

  “还有个提示。。。听说警方估算出了杀死我父亲的凶手,身高是167。。。我可以告诉你。。。凶手的身高,就是167。。。”

  “是不是陈若棋?!”

  “陈若棋也是167么?好有趣。。。至于真正的答案是什么呢?。。。啊。。。我好着急啊!。。。哈哈哈哈哈!”

  刘廷感到浑身都在颤抖。

  林延恩抓住刘廷的手,

  一下子掰开来,

  “。。。别让我失望。。。刘廷。。。想替你可爱的陈若棋洗刷清白么?。。。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别让我看扁你?。。。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