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这时候。。。突然听到对方喊道:“。。。地上找个结实点的树枝!我要别住链条!”

  声音从车子附近传来。。。那个人完全没有跟自己过来,没有要抓住自己的迹象。。。

  换句话说,他似乎对自己毫无防备。。。

  成彦伟犹豫一下。。。要不要现在离开?

  只要跑到黑暗的地方躲起来。。。

  那个人把唯一的光源。。。手机交给了自己。。。

  他绝对抓不到自己。。。

  那么也就是说。。。他根本不担心自己逃跑。。。

  因为他。。。不是那个折磨自己母亲的。。。吃人恶魔。。。

  成彦伟从地上捡起一个树枝,

  犹豫一下。。。

  向车子方向走了回去。。。

  那个人接过树枝,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低头专心研究车链:“给我照亮下面。。。”

  用树枝插进链条里弄了很久,始终无法把链条推回去,

  满头大汗。。。

  成彦伟忍不住去看后车厢。。。

  那个人偶女孩突然发出呜呜的哭声。。。

  然后不知道在说什么话。。。

  完全听不清楚。。。

  在里面似乎还在动弹身体,车子轻微摇晃。。。

  成彦伟心脏狂跳。。。

  一回头,发现那个人也在仔细听那个女孩声音。。。

  表情很不好。。。

  静止了一会,女孩又安静下来了。。。

  那个人仍然趴在车下,一动不动。。。

  然后突然继续开始弄链条。。。

  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显然也害怕了。。。

  链条弄了足有半个小时。。。

  人偶开始经常发出幽幽的声音。。。

  在黑暗的森林里,高大的树木遮住天空。。。

  只有眼前一点光亮让四周更黑暗。。。

  走了不知道多久。。。那个人突然停下来了。。。

  回头时候,满脸是汗。。。呼吸有些急促。。。“好像有点不对劲。。。”

  成彦伟这时候已经不再怀疑这个人身份。。。

  他要是吃人犯。。。怎么可能这么害怕。。。

  但紧张地问道:“哪里不对劲?”

  那个人擦汗,咽吐沫:“我们走了能有接近四个小时了。。。

  按照时间我们应该在20分钟前。。。就应该进入云平镇了?!”

  成彦伟也立即紧张起来:“我们迷路了?”

  “天黑后四周景物太像。。。也可能是我们鬼撞墙了。。。”

  成彦伟毛孔感觉都立起来:“鬼撞墙?”

  “树林里面深夜有鬼游荡。。。这些鬼会被阴气重的东西吸引。。。

  鬼就会改变这里面的道路。。。把我们留下来。。。”

  那个人说到这里,向后车厢指了一下。。。“会被那个人偶。。。吸引。。。

  她在里面摇晃。。。说话越来越多。。。

  可能是麻药的药效过了。。。

  也可能是在和这些鬼交谈。。。”

  成彦伟刚想说话。。。突然车灯灭了!

  后车厢又开始摇晃。。。

  两个人都感到汗毛直竖!

  这次两个人都听清楚了。。。

  那个人偶在说:“我的胳膊。。。求求你。。。不要割我的胳膊。。。”

  成彦伟:“鬼来了?”

  “不一定。。。可能是没电了。。。”

  “你不是说还有两块电池么?”

  “在后车厢里。。。”

  那个人犹豫一下,下车。。。

  成彦伟不敢回头,

  听着他把后车门打开的声音。。。

  车厢又是一阵颤动。。。那个人在拿电池?

  下车的声音。。。

  四周安静下来。。。

  那个人黑影能看到提着两块电池。。。一块递给刘廷:“你拿着。。。她安静了。”

  “她安静了?”

  “我刚才。。。拜了两下她。。。

  说你是好心人。。。是为了救她才把她弄到这里。。。

  请她看在你的好心份上。。。放过我们。。。

  我说完后。。。她就安静下来了。。。”

  “。。。对啊。。。她不应该害我们。。。你其实也是好心为了救她。。。”

  那个人听了后没有说话,默默把电池换好,

  拿着钥匙犹豫一下,突然一拧!

  车灯又亮了!

  车子向前滑行出去。。。

  成彦伟刚刚松了一口气。。。

  就似乎听到那个人嘟囔了一句什么不知道有没有听错:“。。。我不是。。。只有你是。”

  他说自己不是在救这个女孩?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条路一直向前最后进入了一个村子。。。

  那个人经过辨认。。。确定了自己走错了岔路。。。

  两个人向回绕。。。那个女孩人偶奇怪的真的再也没有说话或者活动自己身体。。。

  凌晨四点时。。。两个人终于进入了云平镇。。。

  成彦伟这时候彻底松了一口气。。。

  他要是那个疯子。。。怎么可能真的进入镇里面?!

  那个人显然对镇子很熟悉。。。

  穿过几条岔路再向前走,

  突然在一个大院的院门口停了下来。。。

  “这是哪里?”

  “云平镇收容所。。。”

  “收容所?我们不是去医院么?”

  “医院在镇子另一边。。。天都开始亮了。。。被人发现这个人偶我就脱不了干系了。。。

  扔在这也一样。。。收容所本来就是做这个的。。。”

  说着。。。那个人下车吧后车厢打开,把那个女孩小心的背出来。。。

  放到门口。。。

  然后两个人重新上车,掉头向来路开去。。。

  “现在我们去哪?”

  “先离开这里。。。”

  “我想问问那个女孩知不知道我妈妈的下落。。。”

  那个人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车子出了镇子,迅速进入了密林。。。

  成彦伟又说道:“你在这里把我放下就行了。。。我白天要回去想办法打听消息。。。”

  那个人车子毫不减速,回答道:“你对刚才那个收容所熟悉么?”

  “那个收容所?没什么印象?我没去过那里。”

  “你应该有印象。。。那个地方。。。是你当年刚生下来时候。。。被人遗弃的地方。。。

  不过那时候你可能年龄还小。。。所以毫无印象。。。

  之后你才被收容所那个老太太。。。送到了海防市。。。”

  “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你每年都能接到两封信。。。

  你盼望着能和父母团圆。。。

  你也很让我吃惊。。。

  你居然能从孤儿院逃出来。。。

  能找到我那里。。。

  我很喜欢你。。。

  你叫什么名字?”

  成彦伟这时候浑身颤抖。。。“。。。成彦伟。。。”

  “谁给你起的名字?是不是那个特别喜欢你的收容所老太太。。。”

  成彦伟悄悄握住刀把。。。眼泪已经流出来:“是。。。”

  “你不应该姓成。。。应该姓刘。。。

  因为你的爸爸。。。(声音阴沉起来)叫做刘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