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彦纬再次醒来对,四周昏暗的灯光,不知道过去)多少时间,一个人坐在他的旁边
  拿着一把扇子1
  屋内空三四势,
  慢慢骚动扇子,给刘秀伟9u热。
  是自己的文盲么?对自己这么好?:
  chro湿腐败的气味,是地下室,自己头痛欲裂,省力还没有过)
  "位醒了?"
  声音和善充鞋关怀,视线仍然模糊,
  渐渐看清了。
  心里绝望起来。。。
  是。。。那根男人。。。
  刘彦伟立即挣扎。。。身体被困帮着。。。四肢固定到床脚。。。
  无法动弹。。。
  “既然醒了。。。我们开始吧。。。”那个人站起身子,把散子放到刘彦伟脑袋旁边。。。“都快中午了,我还要出去赶晚集。。。”
  仍然头昏昏沉沉“你。。。要干什么?”
  那个人冷笑,从旁边柜子往外那东西。
  刘彦伟恐惧的拼命转头去看,但角度不够看不到。。。
  只能听到玻璃瓶子,金属器械碰撞的声音。。。好像医院护士在做注射前准备的声音。。。
  哗啦哗啦金属小推车的声音,上面放满医用脱脂面,止血钳,肾型托盘,巨大的一捆纱布,酒精瓶,各种药品。。。
  还有一把刀刃已经生锈,上面有红色血渍的。。。木工锯。。。
  那个人坐下。。。点着一根烟抽了一口。。。
  “你要把我做成人偶?”
  那个人用嘴叼住烟,小心拿起木工锯,
  烟雾薰到眼睛里眯起来偏头,欣赏心爱东西一样小心抚摸木工锯。。。
  “你的妈妈也用过这把钜。。。”说完似乎有很多感慨叹了口气。。。“真应该带你去我另一个住处去看看。。。你就是在那里出生的。。。除了你妈妈,别人我都没带去过那里。。。都在这宰的。。。”
  “我想去看看。。。带我去好么?”
  那个人嘿嘿笑了一下,又抽了一口烟,狠狠摔在地上。。。
  “想去可以。。。不过你太能跑了。。。这么去不安全。。。”
  说着站起来拿起木工锯,开始卷刘彦伟右腿的裤腿,
  刘彦伟肾上腺素疯狂分泌,腿不住颤抖。。。眼睛死盯住那把锯。。。
  “可能会很疼,这里隔音好,你尽情叫没关系。。。
  不过按照我经验,你很快会昏过去,再醒来时候就结束了。。。
  晚上我给你煮猪脚汤。。。用你自己的脚。。。”
  “不。。。求求你。。不要。。。不要。。。”
  刘彦伟拼命挣扎,但毫不起作用。。。
  锯向自己的小腿靠过来。。。
  那个人专注神经质的抽顶脸颊。。。
  锯齿碰到了腿上。。。粗糙的金属触感。。。
  刘彦伟彻底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右脚。。彻底绝望。。。
  爸爸你在哪。。。你快来救我!
  求求你爸爸。。。你快来救我。。。
  那个人咽了口唾沫,额头出汗,
  锯子仍停留在腿上,脑袋四周看。。。
  突然站直了。。。“水壶哪去了?”
  似乎在回想。。
  自言自语“扔车里了。。。”
  开始犹豫是不是要上去取。。。口干舌燥。。。
  突然又把锯子拿起来。。。对准小腿。。。
  “你去拿水壶吧。。。我也渴。。。给我也喝点水求求你。。。”
  那个人摇了摇头:“好吧。”
  把锯子小心放好,用手仔细拽床上绳子看结不结实。。。
  “等我。。。马上回来。”
  说完,快步向楼梯上面跑去。
  咚!沉重的地窖铁门关门声。。。
  刘彦伟犹豫一下。。。立即行动起来,
  最后的逃命机会。。。拼命尝试用最近的左手够移动小车上面的东西。。。绳子被拉长了一点。。。
  距离止血钳只有不到二十厘米。。。
  再往前用力。。。又近了一两厘米。。。
  但绳子到极限了。。。再无法伸长。。。
  刘彦伟手上血管勒紧。。。手开始发红。。。但一点作用也没有。。。
  一点作用也没有。。。
  刘彦伟又开始慌乱的扫视四周。。。
  墙上巨大的人偶形状血印。。。上次那个被救的女孩就挂在哪里。。。血印形状有大有小。。。
  绝对不只那个女孩被做成人偶。。。
  突然看到床上自己被固定四肢的几个位置深厚的被清洗的大片血迹。。。
  绝望恐惧的感觉再次涌起。。。
  突然再努力向止血钳伸手。。。
  但不论自己怎么努力。。。也绝不可能。。。碰到。。。
  刘彦伟躺回到床的中央,
  头顶天花板布满霉斑。。。
  心情灰暗起来。
  自己没有希望了。。。
  绝对没有希望了。。。
  不对。。。
  自己仍有希望。。。
  这里就是自己之前找到的那个地方。。。
  黄雨泽知道这个地方。。。那个人还不知道黄雨泽的存在。。。
  她也许能找到人。。。把自己救出来。。。
  黄雨泽。。。你现在在哪里?
  那个人把地窖门关上。。。
  外面太阳酷热0。。。
  走到自己三轮车旁边,车灯斜挂在车头。。。
  那个人把车门打开,水壶不在。。。
  自己记错了?
  又翻了一下确实没有。。。
  车门关上转身走回院子,进屋,厨房炤台上水壶放在哪里。。。
  拿起来喝了一口,冰凉水入口还有点甜味。。。
  自己汗如雨下。。。
  赶快回去,别让刘廷的儿子耍什么花样。。。
  转身刚准背离开,突然听到厨房门后似乎有呼吸声。。。
  有人进来了?
  那个人一阵慌乱,
  连忙四处看看,身后地上有砍柴的斧子。。。
  会不会是那个刘廷?
  那个人小心把斧子握住,装作自然的向外走去。。。
  走到门口时突然猛拉大门,一个人果然躲在后面立即一声惨叫!
  那个人斧子已经劈下去但到一半时候突然停住了。。。
  “怎么是你!?”
  一分钟后,刘彦伟仍躺在床上听到上面地窖突然打开。。
  那个人气喘吁吁的走下来。。。胳膊弯曲下面夹了一个人。。。
  刘彦伟一看到眼泪立即流出来。。。
  所有希望全部破灭。。。那个人。。。
  是黄雨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