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这一段时间在这边,女人感觉村子里的人比镇子上的人要纯朴老实热情,

  镇子上的人又强于城里的。

  越是有钱的地方。。。人际关系感觉越是冷漠。。。

  女人对刚才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羞耻。。。三个多小时的山路。。。自己竟然那么想对方!

  连忙也扬起手,快步迎上去。。。

  “找来了找来了!你看这个女孩。。。是你要找的那个人的大侄女!。。。

  (转头对女孩说)

  你大伯去什么地方了?什么时候能回来?”

  女孩警惕的打量着女人,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快了吧。。。”

  中年妇女:“我们进村子吧。男人们都下田干活去了,现在村子里没什么人。。。我们去他家等他。”

  女人:“哦。。。好。。。谢谢。。。”

  三个女人向村子里走去,

  房屋破旧,但绿树成荫,四处还算干净,显得自然平和。。。和镇子上的脏乱比这里让人感到舒服。。。

  天气异常晴朗,一片云都没有,蓝得发亮。。。

  小姑娘黑黑瘦瘦,紧跟在后面,中年妇女领路,

  女人感到心里舒服很多。。。

  突然又想到:“既然那个卖鸵鸟肉的家里有亲戚有名有姓,那他就不大可能是那个什么吃人狂魔。。。

  对了。。。

  怀疑他的人。。。是那个被抓起来的香港刘先生。。。”

  警察抓人后互相议论的话又出现在女人脑海中。。。

  一种可怕的可能性慢慢浮现出来:“警察的话明显在暗示那个刘廷可能才是真正的吃人魔。。。

  自己的女儿和他儿子在一起。。。也许是他儿子和他一起合计诓骗自己的。。。女儿。。。”

  会不会是这样?!女人突然感到自己冷汗直冒。。。

  这种可能性很大。。。

  刘廷之前一直告诉自己卖鸵鸟肉的这个人有问题。。。也许根本目的。。。就是在误导自己。。。防止自己怀疑他。。。

  一会见到卖鸵鸟肉的人。。。只要看到他没有嫌疑。。。自己要赶快回去镇里。。。

  到警局举报这个香港人。。。刘廷如果是真凶的话。。。

  他一定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哪里。。。

  但是已经过了半个月了。。。还来得及么。。。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女人听到中年妇女关心的询问,连忙掩饰的笑了笑:“没事。。。”

  “到了!”

  前面出现了一个院子。。。里面还算整洁,左边是猪圈,右边是一个小屋,

  正中间一个三排的标准布局的农家房。。。中间厨房,两边起居室。。。

  墙面有些开裂,房子也很破旧,

  这么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那个人可能穷一些。。。但不可能在这杀人吃人吧?

  女人更加相信刚才自己的推测。。。更加坐卧不安。。。

  “我们进去等。”

  女人犹豫一下:“。。。要不我们先回镇里吧。。。我突然想起来有点事情要回去。。。”

  “啊?。。。进去吧。。。到了最少也要喝口水。。。”

  “不了不了。。。”女人有些不好意思,但决定坚持自己意见。。。

  中年妇女拉住女人,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正在犹豫时,

  突然那个小女孩在后面说道:“进去吧。。。我大叔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说完,在女人身后很用力很用力有点过分的推她,

  女人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这样吧。。。”中年妇女突然提出自己的方案,“我们就进去等一会,天也确实不早了。。。过个几分钟你大伯还不回来,我们就走。。。

  (舔舌头,不好意思地笑)

  你看我也口干舌燥的了。。。走了几个小时山路。。。让我喝口水总行吧?。。。”

  女人更加不好意思,立即说:“那好。。。抱歉没想到你也渴了。”

  中年妇女笑了一下,三个人向屋子里走进去。。。

  “啧啧啧。。。这个屋子收拾得满干净的。。。”

  中年妇女一进屋子就夸奖,“比我当年离开时候好多了!你大伯还挺会过日子。。。”

  女人也走进去,

  里面摆设全都破旧穷酸,主人一定很穷。。。

  女人刚想说一句好听的,

  突然眼前一黑!

  一阵迷惑。。。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被人用麻袋套住了!

  同时几个人大力的突然把女人按倒在地上!。。。

  同时女人听到那个小姑娘的声音:“太好了!终于找到人了!”一边兴奋得说,一边拍手鼓掌。。。

  女人立即想要挣扎,

  却突然咚得一声闷响。。。

  自己的额头立即传来钻心剧痛。。。

  同时感到自己开始眩晕。。。

  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的手和脚,被几个人慌乱的捆绑起来。。。

  中年妇女的声音:“不要打!不要打!打坏了怎么办?!。。。”

  “老死太太。。。你给骗来的。。。你舍不得了!”

  之后自己渐渐丧失了触觉。。。听觉。。。头越来越昏。。。越来越沉。。。

  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

  那个卖鸵鸟肉的人呢?

  如果他们设套算计自己。。。那是不是自己对刘廷的推断。。。是错的?!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廷坐在箱式警车的后车厢里,头发发根还传来刚才被撕扯的疼痛。

  两个坐在身边的警察一边抽烟,一边警惕的充满敌意的看着刘廷。。。、

  “你们为什么抓我?”

  “老实点!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现在去哪?”

  “我们刑侦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