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反射的刘廷的光。

  空气中突然出现了臊臭味,

  淡淡的,

  刘廷慢慢走了过去,

  是一扇门,

  打开了,

  里面仍然是黑暗,

  更加潮湿,

  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黑暗中四面摆放着魔术道具,

  都很大,

  地上好像有一个血点,

  刘廷伏下身子,

  摸了一下,

  已经干了,有些发粘,

  味道有一点点腥臭,不是血迹,

  刘廷再照向地面,

  前面还有一个红色的血点,

  再往前,是一个巨大的棺材道具,

  刻满骷髅骨架拼接的图案,

  顶层一个巨大的十字架,

  无脸人休息的地方么?。。。

  刘廷脑海中跳出这个念头,

  深吸了一口气,

  呼吸的回声出乎意料的大。。。

  刘廷连忙四面看看,

  四周都一片漆黑,

  自己仿佛站在黑暗空间的正中心,

  只有这具棺材,

  刘廷伏下身子,

  用力推动棺盖!

  不动!

  再用力,

  突然力度突破了某个极限,

  木头巨大的可怕的摩擦声!

  让刘廷烦躁恐惧,

  心脏狂跳,

  推开了一条缝隙,

  里面黑暗中借着微光,

  是空的。

  刘廷再推,

  推开更大的缝隙,

  突然棺盖失去平衡,

  扭向一边,

  着地,

  咚!

  沉重的闷响,

  如同雷声一样,

  刘廷立即回头看去,

  一种可怕的恐惧,

  会不会惊醒什么可怕的怪物复活?!

  黑暗的空间,好像另一个世界!

  灰尘四处扬起,

  剧烈的心跳声,

  一动不敢动弹。。。

  一切慢慢回复平静,

  棺材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也没有那个液体。。。

  刘廷有些失望,

  低下头用光照棺材内,

  摸了一下,

  红木棺材底部,

  和盖子和四周材质不同。

  奇怪。。。



  刘廷用手敲了一下棺材,

  有回声,

  下面是空的!

  棺材下面的地面被人挖空了。。。

  刘廷心脏狂跳,

  自己能清楚听到声音,

  刘廷仔细四处去看,

  棺木底板接缝有空隙,

  把手伸进去,

  用力翻动,

  底板掀开了,

  里面出现了一个深坑,

  深坑的景象,让刘廷不由自主地发抖。。。

  林延恩。。。

  林延恩!!!!!

  难道自己之前的猜测,

  全都是错误的么!!!!



  刘廷快跑冲出了大楼,

  陈平刚下车子,

  “刘廷怎么了?”

  “我们快去表演现场。。。到那里要多长时间?”

  “大概20分钟。。。你有什么发现?”

  “那个表演要立即终止!。。。有人要杀掉林延恩。。。”

  陈平脸色微变:“根据呢?”

  刘廷说了自己在棺材底部见到的东西。。。

  “你确定是他留下的?”

  “快命令他们停止!。。。妈的!。。。快打电话!”

  车子已经冲出工厂,

  四周黑云密布,

  一道闪电瞬间划破天际,

  就在路的正前方!

  “我必须先请示上级!”

  “你做不了主?!”

  陈平有些尴尬。。。



  “根据太少!不能这么终止,你们立即赶到现场,看林延恩是否有危险。”

  “可长官,他表演的是炼钢炉炼人!如果有什么意外,他真变成炭棒怎么办?”

  “这么终止魔术表演,我们警方要承受多大压力?再说证据是谁提供的?”

  “刘廷。。。长官。。。”

  “刘廷?”

  声音轻蔑。

  “你赶到现场,看看环境再说。。。不要大惊小怪!”

  “。。。是,长官。”



  挂了电话后,

  陈平转头看刘廷脸色铁青。

  “凶手你觉得是谁?”

  “不知道。。。但肯定不是林延恩。。。凶手是要把所有黑暗魔术家族的人都杀掉。。。”

  刘廷举起手指。。。

  撤掉纱布,

  上面伤口立即开始分泌脓液,

  “坑里这样的粘液留下的字,除了林延恩,不会有第二个人。。。救救我。。。林延恩怎么去的表演现场?”

  “我没看到他?!”

  “有什么人形的道具?”

  “一个铁板,上面有人形的一个金属壳。”

  “干什么的?”

  “扔到钢水里融化的道具。。。”

  “林延恩应该已经被控制起来了,就在那个壳里。。。然后被人扔到钢炉里,被人炼掉。。。在所有人面前。。。这就是这个魔术表演真正的意义!”

  陈平脸色变了:“林延恩用这个粘液留下的字是什么?”

  “他写的是救救我,他们要烧死我。”

  “他们?凶手不是一个人?”

  “对,凶手不只一个人。”

  “他们到底是谁?”

  “你知道有什么人身高是167厘米?”

  “陈若棋!”

  “除了她?!!!不是她听懂了么?除了她还有谁!!!?”

  刘廷脸部肌肉颤动,状若癫狂。。。

  “。。。还有别人。。。我记得还有别人。。。”

  “是谁?”

  “我记得是。。。潭镇海?”

  “你他妈开玩笑么?。。。我们查的,是杀死那个老变态的凶手!”

  外面又是一个炸雷!

  大地似乎都在颤抖。。。

  陈平拿起电话,

  播到了总部:“立即帮我查所有案件有关人员的档案,看哪一个人身高是167。”



  十五分钟后,

  车子到达炼钢厂外面,

  大批记者围在外围,

  里面不远就是表演现场,

  能听到观众的尖叫声。

  警车灯光闪烁,

  天空仍然黑压压山雨欲来,

  气氛显得狂乱而无秩序,

  让人兴奋,

  又有强烈不安感。

  刘廷不等车子停好,

  打开车门向现场跑去,

  挤开记者,

  有人已经认出刘廷和陈平,

  现场闪光灯闪成一片,

  有人兴奋高喊询问是否案情有进展?

  天空再次电闪雷鸣,

  突然暴雨狂泻而下,

  刘廷粗暴推开人群挤到前面,

  已经听到屋内疯狂尖叫声,

  已经开始表演了么?



  巨大的音乐轰鸣,

  刘廷进到大厅里面,

  异常闷热,

  前面直径20米钢炉仿佛科幻电影中一般,

  里面岩浆一样沸腾钢水,

  半空中悬吊一个半面人形雕刻铁板,

  “是那个铁板么?”刘廷用尽最大声音喊道。

  观众好多都已经站起来,

  抬头望向天空,

  陈平点了点头。

  “最后机会,你他妈赶快让表演停下来!”

  刘廷向陈平咆哮。

  陈平面露难色,

  刘廷愤怒推开陈平,

  沿着过道向舞台方向跑去,

  现场观众有人发现刘廷异常举动,

  冲到舞台边上,向上爬去,

  有保安过来拦住刘廷,

  突然天空光线暗下来,

  屋内灯光全灭,

  音乐停止,

  巨大的心跳声制造紧张感,

  钢炉内通红钢水照亮整个屋顶,

  燃烧声。。。

  刘廷奋力挣扎,

  被保安几个人按到地上,

  陈平跑过来和保安拉扯,

  突然音响里传来声音:“10。。。9。。。8。。。7。。。”

  现场观众全部站起来,

  望向天空,

  刘廷看到铁板背面人形壳体突然下面护板脱落下来,

  下坠50米,

  垂直掉入钢炉,

  钢水飞溅一轮,

  立即消失不见。

  观众一片紧张惊呼,

  铁板上面四个粗壮钢丝悬吊起来,

  护板掉落后,

  有人腿在不停挣扎,

  是林延恩!

  一定是林延恩!

  刘廷被按到地上,

  动弹不得,

  林延恩完蛋了!

  “3。。。”

  “2。。。”

  “1。。。!”

  突然舞台声音全部消失,

  整个大厅静得可怕,

  又是一道闪电,

  大厅翻出白光,

  四道钢丝突然松掉,

  有观众尖叫!

  铁板好像在空中漂浮一瞬,

  开始慢慢加速下落,

  突然翻滚一圈,

  又翻滚一圈,

  下落,

  50米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