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铁板开始燃烧,

  在空中瞬间变红,

  咚!

  变得很软,好像巧克力被吞掉。。。

  钢水翻滚的声音,

  全场鸦雀无声。

  刘廷也静止下来,

  观众有些茫然,

  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林延恩完蛋了。。。活活烧死!。。。都他妈怪你。。。”

  “这他妈是魔术表演你不知道啊?操!”

  一个保安狠狠按住刘廷,脸上带着嘲讽的表情,

  “那个钢板里面的就是林延恩!?他已经被人控制起来了!魔术表演。。。你看到他在舞台上自由活动了么?”

  “。。。表演开始的时候,他出来讲过几句话。。。你是不是精神不正常?以为真有人烧死了?”

  刘廷迷惑起来。。。

  “这怎么可能?你亲眼看到的?”

  保安冷笑一声,手上加力,要把刘廷拽起来。

  陈平过来交涉,

  刚拿出警官证,

  舞台上突然响起剧烈的爆炸声!

  刘廷立即回头,

  一块下面被架空的钢板,

  上面铺着白布,

  突然开始蠕动起来,

  一个人慢慢站起,

  突然白布揭开!

  林延恩站在舞台上!

  观众疯了一样疯狂拍手!

  “看到了么?!林先生什么事情都没有。。。你这次麻烦大了!”

  刘廷目瞪口呆。

  陈平也疑惑的看着舞台上。

  林延恩一边摆手向观众示意,

  脸上带着得意的微笑!



  这时候陈平电话突然响了,

  陈平慌忙拿起电话,

  “是总部来的?”



  刘廷看着陈平,突然心中一动。。。

  杀死潭镇海的凶手。。。

  会不会是。。。

  他们的身份,会不会是?!!!



  潭镇海,

  1950年出生于广州佛山,

  1960年移居美国,

  1967年开始在拉斯维加斯表演,

  外号黑暗魔术之王,

  代表魔术:锯人成二分之一(刚才视频中的魔术),硫酸池生存,断头术等等。。。

  潭镇海同门出师兄弟一共三人,其余两人却只是普通魔术师,并不表演黑暗魔术。

  刘廷回想起在见到龙山时,龙山曾经说过一句话,

  每一代,只有一个人可以成为真正的黑暗魔术师,

  才能获得黑暗魔术的真传,

  一方面是因为黑暗魔术的规矩,

  另一方面,则是客观的原因,

  因为黑暗魔术师,会有一个特质,和普通人完全不同!

  那就是死亡的另一部分!。。。



  陈平挂了电话,

  舞台上林延恩似乎已经看到刘廷和陈平,

  墨镜后面的表情看不清楚,

  但嘴角微微下沉,

  轻蔑。。。

  “是不是167厘米身高的事情?!”

  陈平点了点头。

  “没有查到任何人是167厘米,除了陈若棋和潭镇海。”

  “我已经知道杀人凶手是谁了!刚才我们。。。犯了个大错。。。你能要求封锁现场么?”

  “我刚才请示过上级,没有合适理由,恐怕不行!”

  “那就把那个大锅保留下来!。。。这也做不到!?”

  “你要做什么?”

  “你有录音笔么?”

  “有!”

  “给我。。。给我五分钟,我要到后台去,会会林延恩。。。还有这个案子真正的杀人凶手!”



  三分钟后,

  后台,

  外面一片嘈杂,观众正在退场,

  林延恩带着墨镜,

  脸上画着油彩。。。

  “你来做什么?”

  “来和你说几句话。”

  “表演精彩么?”

  “没看到美女。。。秦佩佩,陈若棋、赵娜。。。都已经被你杀了。。。你三个亲生姐妹。。。”

  林延恩脸上肌肉紧绷,

  愤怒!

  “我很好奇,为什么黑暗家族里面,只有你这个具有纯正血统的人能活下来?”

  “我也要隐退。。。”

  “怕受到追杀么?被迫停止?还是你不具备条件,根本不能再演下去?!”

  “你什么意思?”

  “为什么不摘掉墨镜?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这时候突然后面门打开了。。。

  一个人走了出来,

  刘廷感到后背一凉,

  回头看去,

  无脸人!

  一把枪,顶在刘廷的后背上!

  “你也来了?”

  “你知道我是谁么?”

  “也许。。。应该叫你潭镇海?!”

  “呵呵呵呵呵呵。。。”

  笑的声音好像呼吸不畅,

  刺耳毛骨悚然。。。

  “后面有一条密道,既然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你和我们走一趟吧。”

  “警察已经把这里包围了。。。”

  “又能怎么样?!他们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

  “他这么消失警察会起疑心!”

  “他不能活下来。。。要不然你动手?”

  林延恩犹豫一下,

  没有说话。

  “走!”

  潭镇海命令到,

  枪在身后向前顶了一下。

  刘廷转身,

  “把那个小门打开!”

  刘廷去推那个门,

  “你们两个,好像也不团结。。。”

  “不用你管!”

  角落里一个换气孔,

  “你们永远生活在阴暗里,就通过这种东西来回走?”

  潭镇海刚想说话,

  突然脑袋震动了一下,

  表情凝固不动,

  脖子接缝的地方,流出鲜血。。。

  然后突然倒了下去!

  身后站着的是林延恩。

  大口喘着气,

  手里拿着一个铁棍。

  “这是你父亲!你疯了!”

  林延恩擦汗。

  脸色发白,

  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