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怎么会这样?!

  屋子小得可怜,里面似乎是空的!?没有人!?

  私家侦探立即拿出手机,点亮闪光灯照屋内,

  屋子里有床,床上被子凌乱,地上有用过丢弃的手纸,

  地上有解开的麻绳,

  有似乎用来堵嘴的破布,

  有便盆,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应该不久前还有人在里面。。。

  但现在为什么没有人。。。

  这肯定是囚禁黄雨泽妈妈的地方,

  是不是那个女人已经跑了?!

  年轻人说黄雨泽的妈妈有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如果她跑走的话,下一步该怎么办?

  可是年轻人之前反复说过,这个村子距离其他地方太远,只有一条山路只能步行从来也没有任何女人能逃走。。。

  黄雨泽的妈妈能成功?!

  而且如果那个女人真的跑走了,年轻人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自己?反倒反复强调那个女人有问题。。。

  这不合逻辑!?

  那个女人,还在这家?

  。。。也许真是情况是那个女人曾经闹过自杀,或者自残,或者什么更激烈的反抗。。。

  或者曾经差点逃跑成功。。。

  所以那家人不敢再把女人关到小黑屋里,

  而是关到什么看守更加严密的地方。。。比如地窖,或者密闭的小屋里。。。

  这个院子里有地窖么?

  如果真被关到地窖里加强看守。。。

  那自己能怎么救人?

  或者先回到镇子里报警?!

  正这个时候,突然私家侦探听到前院有开门的声音!

  心脏狂跳一下,

  立即把手电关掉!

  蹲下来躲到墙后,,听到一个人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

  脚步声没有加快,应该是没发现自己。。。

  脚步声横穿院子,

  然后又突然打开一个木门,再关上,

  安静了一阵后,传来尿尿的声音,

  然后又安静下来,那个人似乎站起来,提裤子,然后再开门,

  男人没有必要这么多步骤消耗这么多时间,

  是那个老太太起夜?

  突然私家侦探想到一种可能性。。。

  会不会现在起夜上厕所的女人。。。就是黄雨泽的妈妈?!

  她已经获得了行动的自由?!

  私家侦探立即就对自己的推断感到可笑。。。

  才被抓起来几天?怎么可能就被洗脑顺从了?

  就算她真的愿意听话不再逃跑,

  那家人就能信任她?

  而且这个女人的女儿还失踪着。。。

  她怎么可能不管女儿死活突然在这个地方安心过日子?!

  私家侦探下意识的冷笑了一下。。。

  突然听到院子右边卧室那边传来一声喊叫:“婆娘!婆娘你哪去了!婆娘你哪去了!?”

  声音粗壮的中年男人。。。但口齿含糊不清说话很不利落,

  声音里带着担心的哭腔。。。是个智障!

  就这么一个白痴也买女人!?也要强奸女人留下后代!?

  私家侦探心中一阵剧烈翻腾。。。

  强烈的愤怒感瞬间涌出。。。

  这时候。。。他突然听到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阿宝。。。别担心。。。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年轻女人的声音?!!!

  难道是黄雨泽的妈妈!!!

  “婆娘你干什么去了!?”声音带着哭腔却转悲为喜。。。

  “我上个厕所。。。走吧回屋回屋。”

  不可能!这个女人不会就这么顺从的!

  一定是另外一个女人。。。

  一定是另外的女人!

  “别人跟我说买来的媳妇都看不住。。。都会自己跑掉。。。

  我看不到你。。。以为你和我过了几天看我傻。。。跑掉了不要我了。。。”

  买来的媳妇!

  过了几天!?

  这就是黄雨泽的妈妈!

  这就是黄雨泽的妈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吧别喊了。。。回屋。”女人轻声安慰那个傻子的声音,

  “嗯。。。”

  “下次别这样了。。。半夜声音大了把你妈妈吵醒怎么办?!”

  “好。。。回屋时侯我要搂着你睡。”

  “。。。那多热啊。。。”

  “嘿嘿嘿。。。让我搂。。。”

  两个人说着进屋了。。。

  四周再次安静下来。。。

  私家侦探呆呆蹲在原地。。。

  完全搞不清楚这一切。。。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难道这个世界。。。已经彻底疯了么?!



  第二天早上。。。私家侦探起床后,

  架不住年轻人一家的热情,吃了不少早餐,

  年轻人完全没有提到任何和黄雨泽妈妈有关的事情。。。

  就好像昨天的对话没有发生一样。。。

  很正常的和他聊了一些关于足球和香烟的话题,

  私家侦探想要引导到女人问题上直接开口询问,

  年轻人都回避完全不接话,

  吃完饭后年轻人收拾东西:“祝寿结束了,我要回胡志明市继续打工。”

  出门时候私家侦探也说要出去转转跟上去。。。

  年轻人走到村口时回头:“你今天离开么?”

  “不。。。我想再住几天。。。”

  年轻人定定的看着他:“不死心?!”

  私家侦探摇头笑。。。

  年轻人突然表情阴沉下来,慢慢地摇头,然后幽幽地说道:“。。。不要死在这里。。。”

  私家侦探感到一股阴气在自己四周弥漫。。。

  沉默。。。

  年轻人又摇了摇头。。。转身再不回头直接离开了。。。

  私家侦探发现自己在闷热的天气里,感到浑身发凉。。。

  回到村子私家侦探好像四处随意溜达一样走了几步,

  走到购买黄雨泽妈妈那家门口斜对着的小卖部门口,要了一杯凉茶水,

  坐到路边树旁的阴凉里面,假装乘凉,观察那家的动静,

  心里盘算下一步怎么能了解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

  正这个时候,

  突然那家院子大门被打开了。。。

  黄雨泽的妈妈出现在门口,

  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脸色苍白,但有些姿色。。。

  拿了一个菜筐。。。

  后面跟出来那个老太太,拄着拐杖,又瘦又小,

  在后面和女人说了几句话,

  然后回身进院,把门关上了。。。

  对黄雨泽的母亲完全没有防备。。。

  真的完全没有防备。。。

  黄雨泽的妈妈向私家侦探这边。。。径直走了过来。。。

  自己这时候。。。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