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不。。。哦如果不是。。。如果你不赶时间的话。。。

  我这还有点东西,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对方客气的完全没有必要。。。

  刘廷没有说话,

  对方从口袋里拿出一份文件夹,打开在刘廷面前,

  是一些选择测试题,没有标明测试的目的,但刘廷在某些案件里面见过,是心理鉴定测试,测试人杀人潜力可能性。。。

  只是见过,刘廷不知道其中的心理学原理,也不知道选择哪些答案,可以掩盖自己真实心理状态,

  “这个测试你不要有抵触情绪,

  隐瞒是无效的,

  你在这里做这个测试,我去和他们沟通,看看方不方便在这里给你安排24小时监控(在牢房里没有摄像头),还有作催眠测试。。。”

  ”为什么要做这些?“

  “如果你有解离症的话,通过常规检查或者测试我们无法确诊,

  只能监控你日常状态,或者通过催眠等待另一个人格出现。。。”

  “解离症?”

  “。。。哦抱歉。。。这是人格分裂的医学术语。”

  “为什么不能把我弄回香港或者内地后在做这些?”

  “这个是。。。”刚说到这里,对方电话突然响了,

  很柔美的古典音乐铃声,对方摆手:“抱歉。。。”

  说完从公文包里拿出电话,

  低头看了一眼却不接电话,

  而是立即起身同时按那个应急召唤遥控器,

  走到门口,

  铃声仍然继续,对方仍然不接,

  站在门口耐心等,

  又过了几秒忍不住敲铁门。。。

  然后带着微笑回头看了一眼:“我马上就回来,你开始测试吧。”

  这时候大门终于打开,那个人立即出去,同时按下接听键:“你好。”

  对方声音从话筒里飘出来很微弱,但似乎很愤怒:“。。。*博士。。。你。。。搞心。。。”

  外面开门警察警惕的看了刘廷一眼,

  大门咚的一声关上。。。

  屋内立即安静下来。。。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

  在测试最上面写下自己名字,年龄。。。

  看第一题的时候,

  刘廷突然愣住了。。。

  之后再也没有写一个字。。。

  五分钟后,

  那个人回来。。。

  看到刘廷看自己的眼神突然锐利起来,

  吃了一惊,

  低头看测试纸,笔放在一旁没有答一道题。

  疑惑的眼神瞬间消失,恢复了笑脸,但比刚才明显带了防备:“。。。刘先生。。。

  为什么没有做测试?我不是说了这对你有好处。。。你应该。。。”

  “你姓*。。。是个博士?”

  “哦。。。”对方愣了一下,“听到电话了是么?。。。博士是别人的尊称。”

  “什么专业的?”

  “。。。”

  “怎么这个问题还要思考后才能回答么?”

  “不。。。”

  打断:“还是不能把你专业告诉我?”

  “你要说什么?”

  对方立即通过反问想要抢到谈话主导权,

  “电话我就听到几个字。。。‘你。。。搞心’。。。说这三个字时候对方很不客气,用的是讥讽的口吻,

  我猜来猜去,讥讽的一个固定模式是你们搞什么什么的怎么怎么样。。。

  那你搞得专业应该带一个心字。

  解离症。。。很专业又很难记对的专业名词,人格分裂就通用多了,小说电视电影到处都在用都用烂了。。。

  你记得这么牢,你的专业就是。。。”

  “对。。。心理学。。。”

  “主动承认,可以打击我的气势是么?”

  “我没有说我的专业,是怕你多想。。。”

  “那在心理学上我也懂一点,就是一个人如果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或者弱点时,

  那往往是因为。。。他想用示弱终结对方的攻势,借此隐瞒自己更大的问题。。。”

  “我还隐瞒了什么?”

  刘廷拿起那张名片。。。“背面没有字。”

  “这很少见么?”

  “比较少见。。。正面印刷不错。。。

  但上面很浓的油墨味道。。。

  为了今天刚刚弄好的吧?

  心理学博士担任你说的这个社会活动的职位。。。

  这种职位一般都是商界或者内地宣传系统的公务员能做,

  你真不如直接进来时候就说自己是内地派来的心理专家。。。

  那样更能取得我的信任。。。

  但你撒慌。。。

  那么原因就只有一个。。。

  你不是内地派来的。。。

  你是这里的警方安排的心理专家。。。

  这么晚突然来见我这么匆忙的原因是什么?”

  “你说我信息只有越南警方的来源。。。

  那最重要的香港心理医生资料来自于哪?

  你觉得越南警方能弄到么?

  这是证明我是内地来帮助你的最好证据。。。”

  刘廷犹豫了一下。。。

  这是一个疑点。。。

  越南警方怎么可能弄到香港资料?

  “半夜连夜来弄这些。。。原因也很简单。。。”

  “什么原因?”

  “那就是大陆在几个小时前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已经对我的事情发声明了。。。大陆那边要把我弄回去。。。

  你们也有政治稳定的需要,这么一个恶性杀人凶手,在这里杀了吃了这么多人,就这么被大陆要回去,

  你们政府怎么平息舆论?

  那些已经死掉孩子的家属们你们怎么保持他们稳定?

  实际上你们审了我这么多天。。。把我弄得半死不活的,

  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捞到。。。

  我不知道我是精神病还是人格分裂。。。还是正常人。。。

  但至少在现在我的脑袋里。。。

  你们什么都找不到。。。

  把我鉴定成精神病人。。。

  用这个理由把我继续关押。。。

  对你们。。。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对不对?

  精神病人什么都交待不出。。。但却可以定罪。。。

  这就是精神病院的一个用处!司法的黑色地带。。。”

  对方冷笑讥讽道:“就和你弄回这里的那个阮令文一样。。。”

  “你们不怕大陆的声明么?我现在知道你们的目的了。。。你们休想把我弄成精神病人!”

  “大陆的声明?”对方冷笑。。。

  “我说的不对么?”

  “刘廷。。。你太天真了。。。”

  “声明确实发了!你也确实是越南这边的人。。。

  但你休想就这么搞死我。。。

  我回到大陆后。。。还会回来。。。

  还会回来!”

  对方按下了遥控器:“刘廷。。。我没有授权。。。不能对你说更多的事情。。。

  但你。。。真的太天真了。。。

  你是一个。。。可怜的人。。。

  我很。。。同情你。。。”

  “你这话什么意思?”

  对方摇了摇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很快你就会明白。。。

  也许我们很快。。。也还会见面。。。”

  这时候,铁门突然被打开,

  两个警察快步走了进来,

  一边一个猛地把刘廷拽了起来,

  对方一直紧紧盯着刘廷,

  眼神里是那种一切还都在掌控的神情。。。

  自己的猜测不对么?

  自己说对方是越南派来的精神鉴定专家对方从来没有否认,

  那么香港那边的资料怎么来的?

  他为什么说自己天真?

  难道关于自己的声明真的没有发出?

  那么他们半夜着急突然对自己作精神鉴定。。。到底是为什么?



  刘廷离开后,

  精神专家慢慢的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最后拿起那张刘廷签了名字却什么都没有写的测试表格,

  想要撕掉,

  旁边的副队长看了一眼,

  精神专家皱了皱眉头,骂了一句:“真他妈恶心。”

  副队长也皱了皱眉头,把目光错开,

  精神专家把那张纸折叠好,

  收到了自己公文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