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第二天,一天平静无事,

  伙食没有变化,

  但看守警察也没有为难刘廷。

  也没有突击的再次测试或者提审。。。

  这是个好信号。。。

  越南应该已经放弃继续关押自己的努力了,

  否则在这种关键时刻,他们不会这么平静。。。

  刘廷给自己鼓劲。。。

  赶快出去,

  自己的儿子。。。

  自己唯一的希望。。。

  自己是不是真是凶手。。。

  这个问题还在折磨着自己。

  第三天.。。

  刘廷吃早饭时,

  突然房门被推开,

  看守警察走进来。。。

  手里拿着个袋子。。。

  就在刘廷面前大声喊道:“刘廷!”

  刘廷不想惹麻烦,立即起身:“到。”

  看守把袋子递给刘廷:“吃完饭准备一下,把衣服换上!”

  刘廷愣了一下,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袋子里,是自己进来时候穿的衣服。。。

  “吃完饭换衣服!听到没有!?”

  “是。。。”刘廷声音有些颤抖。。。

  等到了。。。自己等到了。。。

  对方不耐烦的皱眉头,

  转身出去。。。

  熬到头了!

  刘廷一阵振奋,

  饭菜都好像瞬间味道好起来。。。

  连忙吃了两口,

  然后洗脸,

  面无血色,脸颊瘪下去,脖子上青筋暴起。。。

  头发杂乱,用手仔细的梳了梳。。。

  换衣服,

  感到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

  控制情绪。。。

  出去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赶快和私家侦探联系。。。

  这个人办事也不可靠。。。

  这么长时间,一点回音也没有。。。

  如果联系不上,找黄雨泽的妈妈。。。

  她怎么样了?。。。

  一个女人在外面寻找。。。可能会有危险。

  也要尽快找到她。

  出去先吃顿好的。。。然后还要买烟。。。

  鞋子也换上了。。。

  刘廷感觉自己有点坐卧不安,

  但是外面没有动静。。。

  只能耐心等待。

  等到中午。。。门开了。。。

  午饭。。。

  “什么时候让我出去?”

  看守警察想了想。。。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没有心思吃午饭,

  更加坐卧不安,

  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又有变数?

  正这个时候,

  突然房门被打开。。。

  三四个警察一起进来,

  包括看守所所长,

  所长看了看刘廷:“把手铐给他铐上,脚镣就不用了。。。那边要是愿意给他铐,就那边自己想办法。。。”

  一个人照办。。。

  “刘廷。。。恭喜你离开这里。。。”

  “不是要释放我么?”

  “没等着急吧?

  接你的车子有些耽误了。。。

  (手铐铐好)

  带他去办手续,把他的东西都带好。。。”

  “带我去哪?”

  所长不耐烦皱眉头,对旁边人说道:“快点。”

  然后就离开了。。。

  别的人。。。没有人回答刘廷的问题。

  监狱?没经过审判。。。就是在越南也不可能就这么把自己投入监狱。。。

  或者劳改营?

  那里可以不经审判。。。

  但自己这种重罪,也不可能。。。

  对了。。。

  刘廷突然明白过来。。。

  心内说不上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

  自己之前怎么没想到。。。

  只有大陆施加压力自己才可能被释放。。。

  但就算释放,越南也不大可能继续让自己在这里继续自由活动。。。

  那太容易引起新的事端,甚至是外交事件。

  而且越南政府为了找回面子又不得不屈服于大陆的压力,最有可能的处置方式就是。。。释放后立即驱逐出境。。。

  或者仍然以嫌疑人重犯的身份,把自己交给国内警方。。。

  所以衣服可以换,手续必须办理,

  但手铐不能离开,而且还要派车押送。。。

  那之后如果自己真的无法入境。。。

  怎么继续寻找就是个难题。。。



  手续很快办好,

  确实是离开看守所的手续。。。

  没有问题。

  被抓时候随身的东西经刘廷一一过目签字后,都给刘廷装到一个口袋里,

  被一个警察拿着,

  两个看守警察一左一右押着刘廷走过长长的走廊,

  中门,小广场,

  停车场,

  一辆四周都围着铁栏杆,外面写着看守所字样,上面带着报警顶灯的破金杯面包车没有熄火,

  拿兜子的警察上去把车门拉开,

  刘廷被押着上了后车厢,

  门锁好,

  司机发动,

  看守所前面大门在电机驱使下慢慢打开。。。

  车子向外走去,

  宽阔的柏油马路,

  行人。。。

  仿佛又回到人间。。。

  和前几天完全不同的。。。自由世界。。。

  自己回来了。。。

  刘廷的眼泪。。。

  这次没有忍住。

  自己只被关押了二十多天。。。感觉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

  自己的女友呢?

  无休止的折磨,生下孩子。。。

  那种痛苦。。。完全不可想象。。。

  她可曾在痛苦的夜里期盼自己突然出现。。。把她救出来。。。

  但是无能的自己。。。没有办到。。。

  旁边的警察看着刘廷流泪,

  表情凝重。。。把头都转向了一边。。。



  车子开出市区,

  沿着国道一直向东北方向开去。。。

  “那边还有城市么?有大使馆还是领事馆?

  还是你们要和内地警察在边界交接?”

  看押警察皱了皱眉头:“到了你就知道了。。。耐心等吧。不远了。”